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玄幽劫

第五章 凌云子窥测天机

玄幽劫 尘昕 4928 2016-07-16 16:35:49

    太虚宫初试,林默然自从败阵下来在床上养伤数月有余,这一日,忽地起身往宁神殿走去。

  

  宁神殿内,玉阳真人看到林默然走了进来,也不搭理自顾品茶。

  

  “弟子给师父请安。”林默然低着头拱手行了一礼。

  

  玉阳真人眼看林默然面色有几分苍白,道:“比试至今已过去一个月了,你的伤好了吗?”

  

  林默然抬头望了云华真人一眼,低声道:“多谢师父关心!弟子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玉阳真人注视着这个亲手教导的弟子,叹息一声,道:“想当初!你十五岁修为一举突破化神之境,那时连为师也自叹不如,可如今你十年修为未进一寸,将来如何掌管膳宗?”

  

  林默然面带惭愧双膝跪了下去,涩道:“弟子万死难以报答师父的教导之恩!是弟子无能辜负了师父的期望。”

  

  玉阳真人起身将林默然扶了起来,道:“算了!有很多事非人力可以强求,你下去吧。”

  

  “弟子告退。”林默然躬身行了一礼,移步退出了宁神殿;很快穿过一条长廊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怔怔出神。

  

  也许是自从大败以来心力太过于交瘁,不知不觉就进入睡梦。

  

  这一梦,仿佛过了千百年。。。

  

  在一条幽深的古道上,一个身披盔甲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怀中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狼狈不堪地向前奔跑。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河,阻断了去路。

  

  “咚咚咚”身后无数骑着战马的士兵冲了上来将这男子团团围住,只见为首的将官道:“枭龙!如果你愿意交出手中钦犯,我可以在寒王面前保你不死,并且坐享荣华。”

  

  “我呸!你们卖主求荣不得好死,我枭龙宁死不当叛臣。”那个叫枭龙的男子咬牙切齿的怒视眼前的追兵。

  

  忽地,只听“扑通”一声,枭龙就这样抱着婴儿跳进了河里。

  

  “啊!”随着林默然一声惨叫立马翻身坐起,汗流浃背,喘息不止,嘴角呢喃一声:“怎么又做这怪梦了?”

  

  林默然眼看四周已经开始泛黑,睡意全无,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脖子上佩戴的晶石。

  

  忽然,在林默然不经意间,晶石微微泛起一道紫色光芒,一闪而过。

  

  黑夜,是那么深邃!

  

  “吱呀”一声,林默然轻轻推开房门往外面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缓过神才发现自己又走到了礼宗居所,思索一会,转身往回走,刚走几步,忽然感觉黑暗中仿佛一道黑影闪过,心中一动跟了上去。

  

  黑影在前面快步疾跑,林默然在后紧追不舍。

  

  前方,那个魂牵梦绕的人就静静的站在那里。林默然心中惊喜交集,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女子身后,低声道:“张师妹,一月不见你还好吗?”

  

  张欣妍回首望着林默然轻笑一声,转过身来,道:“我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林师兄怎么会在这里?”

  

  林默然道:“我也是睡不着。”

  

  “我上次出手太重了,林师兄心里可还怪我?”张欣妍双眸扫了林默然一眼,头慢慢的低了下去。

  

  “张师妹严重了!胜败乃是常事我怎么会怪你呢。”林默然面带几分激动,摇头解释。

  

  张欣妍神色忽带几许黯然,苦笑一声,道:“对啊!胜败是常事。”

  

  “张师妹!你可是因败给了孟皓轩而伤神?”林默然说完头也不自觉的低了下去。

  

  张欣妍听到孟皓轩这个名字,黯淡的神色似乎多了一分红润,道:“孟师兄修为高深输给他我无悔,只是辜负了师父的期望。”

  

  林默然轻笑一声,道:“成败天定!这世间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张欣妍道:“我想去后山走走。”

  

  “好!”林默然点头应了一声,二人移步往后山走去。

  

  美丽的月光照耀在空峒山上,树木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好像刚刚沐浴过一样,洗去了尘埃。

  

  路旁,一朵小花儿在夜风中轻颤,有晶莹露珠,附在粉白花瓣之上,玲珑剔透;张欣研轻轻蹲下身,挥手摘下放到鼻前深深闻了一下。绝世的容颜,在月光的照射下更显得楚楚动人。

  

  林默然目不暇接地望着眼前的美人,心神一阵激荡,多希望这一刻就是永恒!

  

  张欣研起身朝着前面一颗紫色大树走去,一边走一边指着大树,道:“那是相思树,是当年我们礼宗前辈移栽过来的,传说有情人在树下盟誓就会得到月下老人的眷顾。”

  

  二人静静的来到相思树下,张欣妍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树干,心中似有所思。

  

  林默然望着身旁的女子怔怔出神,心中一阵恍惚,忽然间生出了一种如果就这般永远在一起,该多好的感觉!

  

  “你喜欢我吗?”林默然面色刹那间红了下去。

  

  张欣妍怔了一下,道:“若不喜欢,怎么会和你来这里?”林默然心中仿佛放落了一副千斤担子般轻快,脸上的喜悦始终无法掩盖。

  

  忽然,前面一个山洞里青光闪闪。

  

  张欣妍伸手指着闪光处,道:“林师兄,我们过去看看吧。”林默然心中不禁又想起了上次遇到的青鸾,低声道:“张师妹,这后山有很多珍奇异兽,不可乱闯。”

  

  张欣妍嗔道:“你不去就待在这里,我一个人进去。”话毕,纵身一跳大步跑了上去。林默然刚想阻拦,人却已走得远了,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张欣妍回头一看,大喊道:“林师兄,你快点啊!”林默然轻笑一声,加快脚步追了上来。

  

  二人很快来到了洞边,张欣妍拉着林默然就往洞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林师兄,听说孟皓轩师兄也躲在洞里修炼,我们进去看看是不是他。”

  

  空峒山的天空,仿佛在那个片刻阴沉了几分!

  

  林默然站在那里,像是突然僵住了,低着头,一动不动。

  

  张欣研走了两步,发觉身后的人没了动静,转过头却见林默然呆呆地站在那里,讶道:“林师兄,你怎么不走了?”

  

  林默然缓缓抬头,脸上慢慢的、慢慢的露出一丝微笑,只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嘴唇却似在隐约的颤抖。随后,低声道:“张师妹,万一里面是我们从未见过的凶兽就麻烦了,况且夜已经很深了不如下次再来好吗?”

  

  “我才不管那么多!”张欣妍说完就大步往深处走去。林默然双眸将四周环视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洞内没有月光的照射,显得昏暗了许多,林默然与张欣研刚走一会就听到“呼。。。”的声音。

  

  林默然微微一惊,低声道:“好像是什么东西在睡觉。”

  

  “我倒要看看里面是个什么东西。”张欣妍说完风驰电掣般往里面走去,林默然紧追其后。

  

  越走越近,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在最深处,黑暗里泛起两团红色光芒。

  

  “张师妹!这是什么东西?”林默然一脸惊讶的望着红芒。

  

  “这,这是那怪兽的眼睛。”张欣研此刻脸色发白,声音也有些许颤抖。

  

  忽然,一个庞大的身躯出现在二人眼前。只见此兽:尾巴像皮鞭,蹄子似马掌,头生双角金灿灿,全身鳞片亮堂堂。

  

  那怪兽被眼前两人打扰好梦,一双大眼中似有丝丝怒意,大嘴一张喷出一团火球,望着两人直射而来。

  

  张欣研与林默然看到怪物突然发难,二人身子俱是往后一退,由于都未曾带兵器只得四下闪躲。

  

  良久。

  

  张欣妍额头渐渐有细微汗珠冒了出来,大声道:“这是什么怪物?怎么从来没见过。”

  

  “我也不清楚,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林默然说完拉着张欣妍就往洞口跑去。

  

  「犴嗷」身后如雷鸣般的叫声响起,那怪兽狂追不舍。两人一直奔跑,不知跑了多久,忽然林默然一个踉跄被脚下藤蔓绊倒了。

  

  张欣妍躬身扶起林默然,道:“林师兄,你没事吧?”

  

  林默然呼吸带有几分急促,摇头道:“我没事。”话毕,回首往身后望了望看到空无一物,又道:“跑了这么远,那怪兽应该没有追来,我们先在这里歇一会吧。”

  

  张欣妍轻轻点了一下头,拉着林默然找了块大青石坐了下来。

  

  二人刚坐没多久,林默然就感觉到身后有丝丝凉气,后背也不知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回过头惊得他全身直冒冷汗,面色苍白。

  

  “张,张师妹!”林默然嘴里渐渐哆嗦起来。

  

  张欣研撇了林默然一眼,道:“怎。。。”话还没说完,整个身子惊得立刻站了起来。

  

  那怪兽不知什么时候追上来了,火球般的双目直直地瞪着眼前两人。

  

  林默然眼看逃无可逃,深吸一口气挡在了张欣妍身前,道:“张师妹你快走,我来对付它。”话毕,指着那怪兽,大叫道:“要吃就吃我不要为难张师妹。”双眼紧闭,如付死地勇士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谁要你为我牺牲了?趁现在,你快走我还能抵挡一阵。”张欣研说完用力把林默然推到一边。

  

  良久,那怪兽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只是用鼻子在张欣研身上闻了闻,随后又在林默然身上蹭了蹭,忽然对林默然脖子上的晶石颇感兴趣,每每想触碰又不敢接近,似有忌惮。

  

  林默然此刻被怪兽蹭得浑身不自在,又不好发作;就在这时青光疾闪,一道身影缓缓现身半空,随后落在了张欣妍与林默然身前。

  

  “孟师兄!”张欣研面色立刻红了几分,大叫一声。

  

  来人修为如此高深,不是孟皓轩又是何人。但见他:年龄约莫十八九,身着淡黄云罗衫;容貌俊朗似冠玉,英姿焕发非常人。

  

  孟皓轩回首望了身后二人一眼,道:“林师兄、张师妹,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与张师妹正在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林默然脸上的笑容有些许僵硬,声音也压低了几分。

  

  张欣研双眸似秋水般明澈,怔怔的望着身旁的孟皓轩,低声道:“才不是呢!孟师兄我听说你在后山修炼,特意来看你的。”

  

  “张师妹有心了!”孟皓轩轻笑一声,声音异常的温柔。

  

  林默然脸上连僵硬的笑容也骤然消失不见,慢慢低下头去,一言不发;旁边二人聊得正欢,似乎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犴嗷」那怪兽眼见三人把自个撂在一旁,不禁大怒,一声吼叫震得三人耳目发麻。

  

  孟皓轩忽然转过身望着异兽,双手结印,随着咒语吟唱,怪兽头也不回地往刚才的山洞走去。

  

  张欣妍笑道:“孟师兄,这怪兽究竟是什么来路啊,这么厉害?”

  

  “这可不是什么怪兽,它乃是镇守空峒山的神兽麒麟。”孟皓轩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柔和。

  

  林默然道:“以前听师父提起过这只麒麟,只是前几次来怎么没见到?”

  

  “这只麒麟一般居于深洞之内,不知今日为何会被你们二人撞见?”孟皓轩面带疑惑的望着身前二人,双眸似乎在寻找什么答案。

  

  张欣妍深情的望着眼前男子,轻笑一声,道:“先不管那只麒麟了,对了!我还要恭喜孟师兄执掌玉清殿呢。”

  

  林默然站在一旁眉头紧皱,双眼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两人。

  

  孟皓轩轻轻咳嗽一声,俊美的脸上此刻更显得潇洒不拘,道:“张师妹太客气了,上次还要多谢你承让。”

  

  “孟师兄修为那么高深,我哪敢让啊!”张欣妍怔怔的望着孟皓轩,声音似有几分撒娇。

  

  “张师妹,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林默然的呼吸似乎渐渐的急促起来了。

  

  “现在还早呢!要不然你先回去休息吧。”张欣研此刻却是有点不情愿,声音也很强硬。

  

  孟皓轩探头扫了四周一眼,道:“张师妹这后山还有很多未知异兽,我看你还是听林师兄的先回去吧。”

  

  “好!”张欣妍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点头应了一声,随后和林默然缓缓离开。

  

  翌日。

  

  太清殿内一眼望去: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三清神像,栩栩如生。神像之下摆放一张四四方方的檀木桌,桌上香炉内烟雾缭绕。

  

  凌云子端起桌上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正色道:“各位,青罗门近日发来传书说:北方玄辟之门有轻微松动的痕迹。”

  

  四大宗主闻言,面面相觑,有恐惧,有担忧。

  

  良久。

  

  “掌门师兄的意思是魔族要出来了?”玉阳真人面色凝重,声音也很低沉。

  

  凌云子叹息一声,道:“我以先天神卦推测天下不久会有浩劫降临,如今玄辟之门又蠢蠢欲动,不可不防。”

  

  此言一出,四大宗主神色骤变。

  

  凌云子右手摆了一下,又道:“寒浞自从统治天下以来连连对外用兵,国力耗损巨大,若浩劫降临恐怕难以抗衡。”

  

  张正常思虑片刻之后,道:“掌门师兄,有何高见?”

  

  凌云子道:“我夜观天象发现西北有帝星升起,我料寒浞气数将近,如今必须在浩劫来临之前找到一个心怀天下之人。”

  

  羽化尘咳嗽一声,低声道:“掌门师兄,心中可有人选?”

  

  凌云子道:“有!此人名曰姒少康,大禹之后,居豫州虞城。”

  

  玉阳真人轻笑一声,道:“虞城正好在西北方,可见这姒少康乃是天意所属。”

  

  “掌门师兄,单凭推算怎能确定真会有浩劫,万一失算了我们不是徒劳无功。”琼华元君摆了摆手手中拂尘,声音也带了几分冰冷。

  

  凌云子双目扫了琼华元君一眼,面色也有些许僵硬。

  

  羽化尘眼看气氛有点不对,干笑一声,道:“师姐此言差矣!掌门师兄的先天神卦从未失过手,况且这种事还是另可信其有为好。”话毕,转头望向张正常,似乎在等他表态。

  

  张正常道:“我也觉得还是要谨慎一点,倘若千年前的灾难重演,这人间恐怕又会遭受灭顶之灾。”话毕,望了玉阳真人一眼,又道:“玉阳师弟有什么看法?”

  

  玉阳真人未做答语,只是点了一下头。凌云子笑道:“既然诸位无人反对,那我将顺天意而行,以六大派之力扶助少康登位,以待时变。”

  

  “师兄高见!”众人拱手行了一礼,齐声表示同意。

  

  凌云子双眸撇了张正常一眼,正色道:“张师弟,你立刻以太虚名义发书其余五派,诚邀一月之后虞城相会,共商大业。”

  

  “谨遵掌门师兄吩咐!”张正常拱手行了一礼,声音也带了三分肃然。

  

  凌云子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吧!”话毕,几位宗主起身退了下去。

  

  诗曰:

  

  华夏后主姒太康 沉迷享乐有谁强

  

  百日狩猎不归国 引发后羿起兵夺

  

  后羿掌权更嚣张 大权旁落信寒浞

  

  忠臣良将尽扫去 天下已归大寒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