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倩女不幽魂

第6章 重新追求

倩女不幽魂 月移影动 3332 2016-07-14 21:41:24

  这一惊非同小可,小倩猛地站起来往旁边闪,一不小心碰翻了手边的水杯。看着滴滴答答往下落的水滴,她甚是尴尬。

宁子臣默默地拿过毛巾擦干了桌上的水渍,又找来拖把拖净了地板,抬头看着小倩问:“我很可怕吗?”

那种受伤的眼神让小倩无所适从,想分辩却不知说什么好。明明是他唐突,怎么心虚的却是自己?

所以当宁子臣拉开车门请她上去的时候她没有拒绝,还破天荒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沉默良久,宁子臣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实在有太多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小倩如今对他的态度比对陌生人还不如,说真的,他有些受伤。

“挺好的!”公式化的回答,小倩无意多说。

“工作不要太拼命了,身体重要!”就像今天,他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落下了肩膀疼的毛病?真是太不懂得照顾自己了。

“没事,只是坐太久了,活动活动就好了!”明白他说什么,小倩笑笑,“不过你捶背的技术很不错!”

“我捶背的技术一直都很不错,你不早就知道吗?”他们还是恋人的时候小倩就偶尔耍赖要他捶背,他会捶得很舒服,小倩觉得一天的疲惫都在他不疾不徐地拳头下烟消云散了。

可是现在明显不是回忆甜蜜时光的时候啊!意识到这话说得暧昧了,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小倩,我们还是朋友吗?”宁子臣说得小心翼翼。

“干嘛这么问?”小倩皱眉。

“我相信我们俩有缘而且缘分未尽!就算不在一起了,难道朋友也做不成吗?”

“你想多了!我们是同事,自然也是朋友。”

宁子臣苦涩地笑笑,没错,同事也是朋友。偌大个公司同事何止百十个?只要不是明显交恶的,不管见过几面恐怕都算得上朋友吧?这么一大群朋友里他的位置又在哪里?

小倩的话滴水不漏,但是她能这么说已经不错了,原是自己贪心。宁子臣自嘲地想,心里还是一片酸涩。

可是他并没有气馁,不是有句话说“机会是自己创造的”吗?小倩是躲他躲得厉害,但只要她不离开这个公司,他就有的是条件创造机会,不是吗?想到这里轻松了几分还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瞧在小倩眼里分外诡异。

“等等,这不是去我家的路!”小倩蓦地发现不对劲。

“我知道啊!”宁子臣一脸的轻松。

小倩狐疑地看着他:“你搞什么鬼?”

“放心吧聂大小姐,不会把你卖了的!”

“那可不一定!”小倩哼哼道。

宁子臣哭笑不得:“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得力助手,卖了你谁替我干活?”

“那倒是,知道就好!”小倩毫不客气,露出了娇憨的一面。

此时此刻,两人仿佛回到了从前,嬉笑怒骂妙趣横生。真想在这一刻多停一会儿!宁子臣暗暗感叹。

车轮飞转,大约半个小时后停了下来。宁子臣绅士地拉开车门:“请吧,美丽的女士!”一边说一边还把手伸了过去。

小倩没有扶他自顾自地下了车,原来他们是在一家餐厅门口。“走吧,请你吃饭!”

小倩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哪里是“请”,分明是被挟持来了!

好在环境还不错,大厅里不仅有喷泉,还有舒缓的音乐流淌着。菜上来了,色香味俱全,她也真的饿了。算了算了,看在美食的份上原谅他的恶劣行径吧!却不知宁子臣看着她埋头苦吃笑得心满意足。

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从前:他温柔体贴,她娇俏可人;他深情凝视,她笑靥如花;他抬手轻拭,她脸如花猫。然而似水年华等闲过,好梦从来最匆匆。现如今只落得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宁子臣一声叹息,喃喃说:“我真怀念以前的时光,那时的我们多么开心,比现在开心得多!”

小倩不屑:“以前是开心,但是你不在的时候我更开心!”

宁子臣眉头一皱:“你非要这样吗?”

“哪样?”小倩直视着他,一瞬间有些咄咄逼人。

宁子臣软了下来:“算了,不说这个了!”顿了顿,郑重地大声说:“小倩,我想过了,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我决定重新追求你!”

刚喝了口红酒,一下子被呛住了,咳得直不起腰。小倩受了惊吓:“宁子臣,你、你发什么神经!”

“我是认真的!”

“认真?那你置你的妻子于何地?”小倩有些恼怒。

“她,已经不在了……”宁子臣苦涩地笑笑。这个就是小倩躲了他这么多年的理由。如果能够选择,他何尝愿意有过这么个“妻子”?

小倩怔住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虽然抱歉,可她不想安慰这个男人。当年信誓旦旦非她不娶,转眼间却跟别的女人永结同心。现在又回来找她,当她是什么,一块抹布吗?随他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丢?须知漫漫人生路,没有人会站在原地等你!

相对无言,气氛一时沉闷。在他们后面坐了一男一女,被高高的沙发椅背完全遮住。此时那男的正轻拍着女的手背:“想什么呢?”看女的没反应顺势又狠狠摸了两把。

不良的触感终于让她回了神,娇笑道:“没什么!在想怎么能让您这大老板多给我创造点业绩!”“真的?不是在想哪个小帅哥?”一双毛手仍不老实。

“瞧您说的,不信算了!”佯装生气抽回了自己的手,裴艳娜暗自嘀咕:刚听到的声音好熟悉,真是宁子臣和聂小倩吗?不会这么巧吧?

“我信、我信!娜娜美女说的话我哪能不信?要不咱这就回去再详细谈谈?”男的笑的一脸猥琐。

“这会儿知道着急了?刚刚谁说的今天只是吃饭不谈公事?”他打的什么主意裴艳娜一清二楚。只是还差一大截才能达成这个月的业绩,至于被占些小便宜也无所谓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娜娜美女,咱这就走吧?”

“着什么急呀,总得等我吃饱了吧?连着几天都没好好吃顿饭,您总不至于虐待我吧?”对着那张色脸,裴艳娜笑得风情万种。

“那是、那是。慢慢吃,吃饱了再谈正事。要不要再点些?”男的一脸讨好。裴艳娜笑笑示意不用。

她这边慢条斯理地吃着,那边宁子臣的电话响了起来。“哦,这样啊!去哪……行,我们一会就到!”

放下电话,他问小倩:“你还记得梅习富吗?”

“记得,你的朋友嘛,怎么了?”梅习富是宁子臣的同学兼至交好友,她自然是熟悉的。只是自从和宁子臣分手就再也没跟他联系过。

“他请我们去唱歌,离这挺近,一起去吧?”

小倩微微犹豫:“你们玩吧,我又不会唱去干吗?”

“你俩不也很久没见了吗?就去下呗,叙叙旧,又不是非得唱歌。”看小倩仍在犹豫又说,“放心,不会很晚,我们坐会儿就回去。”“那好吧!”

宁子臣很高兴地买了单带着小倩起身离开。看到了他们的脸,裴艳娜心想:果然是他们!这算不算一条花边新闻呢?还带着点爆炸性?他们对这一切却毫无所觉。

刚坐上宁子臣的车,周悦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坏了!小倩忙不迭地接起,还没等她道歉,周悦音的抱怨就一连串地在耳边响了起来。

“聂大小姐,你打算忙到什么时候?是不是打算饿死我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还要不要回来?”

“对不起啊音音,我忘记跟你说了。那个……我今天有点事,不回去吃饭了。你赶紧吃吧,我晚点回去。”

周悦音听得满腹狐疑:有点事,什么事啊?以往她有事不回家吃饭都会提前打电话告诉自己,而且会说明原因。像这样先斩后奏语焉不详不是她的风格啊!算了,等她回来再说吧!

“周悦音啊?你们感情可真好!”宁子臣说,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小倩笑笑:“还好吧。同事里能找到这样坦诚相待的朋友我很珍惜。”

“是值得珍惜。不过都说同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

“也许吧!不过我还是觉得说得太绝对了。”小倩微微有些不赞同。

说话间已经到了KTV,梅习富再次打来电话:“喂,子臣啊,你们到哪了?”

宁子臣微笑:“我们已经到了,刚停好车。”

“好咧!302包厢,赶紧上来啊!”

宁子臣扭头对小倩说:“走吧!”一边替她打开车门,一边眼明手快地拎起了她的包。

对他的小动作小倩很是不屑,哼了声径自往前走,宁子臣眉开眼笑地紧跟着。

推开302包厢的门,梅习富笑容满面地迎了过来,拉着宁子臣寒暄:“哎呦,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们盼来了!”又跟小倩握手,直嚷嚷着好久不见越变越漂亮了之类的话。

小倩莞尔,他还是这样,就算相隔再久,他也能一秒钟让彼此热络起来。梅习富带了三四个朋友,当下为双方一一介绍。

其中有个清瘦的男子颇为惹眼,英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浓黑的双眉。加上一身得体的西装,更是衬托得气质出众。

“这是我的朋友卓不凡!”梅习富介绍道。

“你好,我是聂小倩!”小倩友好地伸出了手,暗想他的名字跟人还真契合。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卓不凡轻握了下她的手旋即松开,脸上的微笑礼貌中带着点疏离。

寒暄已毕各自坐下,或点歌开唱或玩牌喝酒。初时还有些拘谨,几首歌过去彼此熟悉起来也就都放开了,一时热闹不已。

小倩没有参与,只偶尔跟别人聊几句,大部分时间都坐在角落里安静地听他们唱。除了她,卓不凡也静坐在一旁手里端着杯酒,似在专心看别人玩骰子,只是目光时不时会投到小倩这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