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机长嫁到

要删

机长嫁到 柠檬桔子树 3187 2015-10-29 19:45:01

  第三章:

卫子春显然也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这时灯光一亮,窗帘也相继打开,边上的她扯了扯薄小禾的衣袖,“小禾,以陆教员飞行员的工资,就算年薪百万的话,那一个亿,也需要一百年才能赚得到吧。这家伙也没这么老啊?哪来的钱?”

靳戬走在两个人的中间,很是骄傲的打了个响指,道,“说不定人家是个富二代。”

“不是说他自小便是个孤儿么?”卫子春更是疑惑了。

薄小禾没说话,她只是扭头看了看侧后方的陆离,这人的唇角正微微漾着令人目眩的笑,身材修长,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种优雅的气质。

薄小禾的视线瞥到他身边另一位说话的人,与他,完全就是冰火两重天的境界,这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长而微卷的睫毛轻轻颤动,即使是从侧面看去仍能看出其中熠熠闪烁的寒光,凭空添了一分冷漠。

大概是看得太入神,薄小禾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那位冷漠男人也正好盯着她。

“这人……总感觉……在哪里见过……”薄小禾盯着他,心里忽然有一个声音说。

那个男人的眼睛微微眯起,但目光却更加冷洌,他回过头,对着边上同样窥觑夜明珠的对手陆离说,“今天除了这颗夜明珠,我还有意外的收获啊!”

“看来,你是志在必得。”陆离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志在必得只是其中之一,两全其美才最好。”男人散发出来的那股冷傲气息仿佛拒人于千里。陆离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扭头,看着薄小禾的眼睛里微有笑意,像风掠过水面,却又波澜不惊。

薄小禾美从来都是精致类型的,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被看得不好意思的薄小禾低下头,无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可是她却忽略了这般的动作,经过众多官方与非官方的证实,都是女性魅力展示中最性感勾魂的动作。

--

薄小禾平时住在公司的员工公寓,虽然离家很近,但她却很少回家,娘在她满月的时候就死了,是薄成章一手将她拉扯大的。今天是他的生日,她特意绕了个远路,到北渚最好的蛋糕店订了个蛋糕,回去的路上突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天越来越黑,雨也越下越大,十月的热气虽然降了不少,但薄小禾毫无防备,被彻头彻尾的淋成个落汤鸡,前面不远处就是上次那家博物馆,她快跑几步跨到屋檐下,居然意外的发现博物馆的大门居然还洞开着,她朝里探了探,就发现有两名警卫倒在地上。

好心的薄小禾连忙进去试探了一下警卫的鼻息,应该只是晕倒了,她站起来看了看四周一时觉得这家博物馆静得可怕,没有其他人,就她孤零零一个,壮着胆子挪动脚步想往里看看情况,最终却被越来越诡异的气氛惊得心脏直打颤,慌忙拎着蛋糕逃跑了。

出于谨慎性考虑,她没有用自己的手机,而是用街角的公用电话报了警,从电话亭出来的薄小禾长长的吐了口气,一抬头就看到陆离正撑着伞站在雨中望着这家博物馆发呆。

“陆教员?”在薄小禾叫到第三声的时候,他终于有了一些反应,口气清清冷冷的样子,问她,“你怎么会在这?”

“路过。”

“回去吧。”他说着将手中的伞递给了薄小禾。“嗯。”她低低地应,犹豫了一下,终是接过伞,“你要去哪里?”

陆离微微笑了一下,“我有约……”

薄小禾白了一眼他转身离去的背影,恨不得朝这个风流人物踢两脚。这时天空中忽然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响,一条刺眼的闪光线在空中炸裂开来,薄小禾抖了抖身体,拎了拎贴在身上的衣裳,又看了看蛋糕,撑着伞,往家走。

回到龙腾小区101的家里,屋子里黑灯瞎火的,大概被雷劈中了线路,薄小禾只能点了几根蜡烛,又做了好几个菜,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都没有等到薄成章回来。她也并不感意外,这些年,薄成章都很少回家,却总是给她寄钱,她一个人生活慢慢成了一种习惯。

窗户边,薄小禾很是无聊的呵了口气,将手中一只纸折的飞机放飞了出去。窗外,风雨交加。那纸飞机在雨中低低的飞翔,最终被雨打落在不远处的一处水洼里。水洼后,是一株垂柳树,借着闪过的雷电,薄小禾看到一只小小的狗正在寒风中可怜兮兮的颤抖着,那微微抬起的头似乎朝向她的窗口,用微弱的声音呜咽……又像是在求救。

薄小禾好心的将它抱回来,它真的很小,两只手掌都能合抱着过来,给它洗过澡吹过风后,毛色雪白蓬松,眼睛乌黑发亮,像是闪着一点莹白的光,为了它,薄小禾连着回家了好几天,一来二去就混得熟悉了,这小东西很亲她,吃饭睡觉都跟着。最常趴的地方就是她的床头柜,蜷身而卧,用一副从上而下的姿势俯视着她。有时候薄小禾想凑近它打量它,这家伙就会抱着脑袋团成个球样,像团白白的雪。

“应该是茶杯狗吧,真好看。”薄小禾自言自语,然后在小区贴个告示,可过了好几天都人来认领,她便把它当宠物养着了,还给它起了一个烂大街的名字,叫笨笨。

这天薄小禾在家给笨笨洗过澡后,打算带着它到公司公寓里养着了,没想到这么寂静的夜里有人敲门,两名警察亮着证件,神色肃然的打量了她一下,问,“你是薄小禾?”

“正是……”她有些奇怪了。

“请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

回到警局后,薄小禾才知道,那颗在博物馆展出的镇馆之宝--夜明珠,于那天晚上风雨之夜在博物馆地底保险库里被盗了。

“这夜明珠被盗,跟我有关系吗?”薄小禾好不容易弄清了问题的所在。元警官喝了口茶,笑了笑,“你别紧张,只是来找你问问情况,毕竟你那天晚上进入过博物馆的内部,我们只是例行排查,你只需好好配合,自是不会冤枉好人的。”

薄小禾神色有些黯然,用指甲抓了抓桌子,不爽道,“元警官,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弱小女子,哪有进入保险库盗走稀世珍宝的能力!”

元彻可不这么认为,“有时候弱小只是一种假象,绝不能小瞧……说起来,这保险库里设有各种警报,就是根针落在地上,都会触发地板上的压力警报,还有探测人体体温的温度警报,如果碰到了夜明珠,会有各种各样的警报响起,直接连接到我们的警局里,但那天晚上,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报警,而事后以保险库里的监控录像来看,你这天晚上的确到过博物馆,还在那里有过逗留。”

听到这里,薄小禾眨了眨眼,有些高兴了,“也就是说,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那颗夜明珠是我所盗?”

“暂时没有。”

薄小禾巧笑如嫣,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于是很自觉的将那天的情况说了一遍,末了还不忘替自己邀功,“我当时还打了110报警电话和医院急救,像我这种好市民,觉对做不出盗窃这种丑事来的。”

元彻警官用笔在纸上重重的划了一下,“可你的嫌疑依然很重,你是那天晚上唯一一个进入过博物馆的人。”

“那,你们要拘捕我?”薄小禾眉头皱成一团,元彻很是应景的点着头,“至少可以扣留!!”

薄小禾瞪着眼,以为自己这一回是死定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就被陆离不知道采取了什么方法,准以保释了出来,出来后卫子春用水拍着她的额头说是去邪气,然后自己却十分邪气的用报纸捅着她的头,“小禾,你看看,你看看,扑天盖地的新闻啊,什么飞行员摇身一变成大盗,什么世外高手为了金钱甘愿折下小蛮腰……啧啧啧,小禾,你现在也算是我们北渚市的名人了,咱们飞扬公司也跟着沾了光,如此好事,咱出去庆祝庆祝?”

“子春,你就别损我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薄小禾向着暖洋洋的太阳伸了个懒腰,不远处,陆离交了保释金出来,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拿着一张单子,薄小禾见到这个鹤立鸡群的人刚想躲,就被他叫住,接着便是将手中的单子往她脸上一拍,“呐,随时听传……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另外,你自己好好算算,加上这笔保释金,你已经欠我多少钱了?”

“陆教员,咱能不谈钱的事吗?”薄小禾从脸上抹下单子,笑了笑,一脸讨好的样子。

“那好,不谈钱的事儿,谈谈明天的理论考试吧,你有把握了?”陆离说完,看着她原本松松垮垮的站着,一听考试的事儿整个身子都变得直挺僵硬了,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我……我书……还没看完……”

“哦……那就是没有了?看来……你是嫌惩罚还不够重,想要……”

薄小禾一手抓着单据,一手抓着卫子春,闪着一双晶亮炫黑如猫眼的眸子,“哎呀呀,陆教员……我要去看书了,对,看书,这样才能不辜负您的期望,不辜负公司对我们的栽培,才能对得起广大乘客对我们的信任……”

对于逃得比兔子还快的薄小禾,陆离只是笑笑,看书能看得这般高调,还搞出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她薄小禾也是挺“能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