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江山离歌

第十九章

江山离歌 王小丛 1451 2016-07-15 17:44:14

  第二天一早,沈玉初很早就起来了,轻手轻脚的怕吵醒严亦祈,起来后就去了东宫里的小厨房。

严亦祈醒来后没看见沈玉初,就起来在屋里找。正找着,沈玉初从外面进来了,手里端着盘子,看见严亦祈光着脚穿着里衣在屋子里乱转就责备道:“你干嘛呢?怎么也不穿衣服穿鞋啊?冻着怎么办?”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把严亦祈推到衣架旁给他穿鞋穿衣服。

严亦祈笑着看着沈玉初一举一动,沈玉初不经意的抬头,对上严亦祈含笑的目子,害羞的避开视线:“你笑什么?我给你穿衣服就这么好笑?”待沈玉初给严亦祈穿好衣服要收回手时,严亦祈一把抓住沈玉初的手。沈玉初一惊:“你干嘛,快松开,一会被人看见不好。”严亦祈全然不理会:“起这么为我做早膳去了?怎么这么好,还帮我穿衣服,这么关心我?再说这哪有人?”

沈玉初使劲把手抽出来,转身往桌子走,边走边说:“谁关心你了?我这不过是感谢你昨晚的萤火虫罢了。”严亦祈一直笑着看着沈玉初。沈玉初走到桌前坐下,开始摆饭菜。“赶紧过来吃啊,一会该凉了。”严亦祈高兴的应了句就过去吃饭了。

猜测刘云皓和白沐辰的关系的钟夏若去找钟秋烟,想套套钟秋烟的话,看能不能知道点什么。而林楚凡一大早就不知道上哪去了,钟夏若也没在意。

钟夏若一早就来到钟秋烟的屋里了,一直看着钟秋烟干这干那的,想说有说不出口,好不尴尬。钟秋烟看钟夏若这样就坐到钟夏若面前,自己边倒水边说:“姐,你找我什么事,赶紧说,我实在看不下去你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了。”

钟夏若尴尬的开口:“那什么,秋烟啊,你知道刘云皓除了卖一些昨天看见的干货,还卖别的吗?”“别的?只要是临安城里没有的他都卖啊。干嘛,你要找他买货?我可提前说好了,就算你是我姐姐也不能太便宜了。”钟夏若用手打了下钟秋烟的脑袋:“你这孩子还没嫁出去呢就胳膊肘往外拐。我有说我要买东西吗?我就是想知道他还干什么买卖?”钟秋烟吓得往后一靠:“姐你不会也要干那种不干净的买卖吧,不对,你也不会。不会是林大哥要。。。”钟夏若又打了一下钟秋烟的脑袋:“想什么呢?我就是问一下而已。我就明说了吧他除了开店做生意,还干什么?”钟秋烟一时语塞,只是说不能告诉钟夏若,反正就是做不好的事。

钟夏若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一想到自己猜的十有八九是对的也就不再多问钟秋烟了,就离开回自己房里了。

中午时分还是不见林楚凡回来。用过午膳后钟夏若就回到自己房间,刚关好门一转身,林楚凡就出现在钟夏若面前,把钟夏若吓了一跳。待看清是林楚凡之后,钟夏若推开林楚凡往凳子上一坐抱怨道:“你要吓死我啊,整天神出鬼没的,下次能不能不用这种方式出来啊。”林楚凡陪笑道:“不好意思啊,习惯了。”钟夏若倒了杯水问道:“你今天白天干什么去了?”林楚凡赶紧坐到钟夏若旁边说自己去查刘云皓了。

钟夏若就赶紧问查到什么了,林楚凡说他跟踪刘云皓一上午,跟他到了一个小巷子看见他和一个红衣女子交谈什么,看那红衣女子的身形像是上回跟他交手的红衣女杀手。钟夏若又把从钟秋烟那问到的东西说了,二人现在基本确定刘云皓就是白沐辰的手下了。

钟夏若就问林楚凡下一步干什么,林楚凡回答:“还能干嘛,等着呗,反正那个刘云皓又不会伤害你们。这叫静观其变。”钟夏若点头表示同意,林楚凡就端起钟夏若倒好的水要喝,钟夏若一把抢过来:“要喝自己倒,喝我的干嘛。”钟夏若喝水,林楚凡自己拿起杯子开始倒水。

刘云皓去找炎是因为他知道上回炎去刺杀钟夏若,就跟她吵了一架。炎最后劝他还是听主人的话离钟家人远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刘云皓不理会炎说自己有分寸。刘云皓想着明天去看看钟秋烟提醒提醒她保护好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