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千亿隐婚:总裁,雨露均沾

你很干净

千亿隐婚:总裁,雨露均沾 康熙儿 856 2016-07-14 20:26:39

  啧啧,这身材这大小,真是跟他往日bao养的性感女星没法比,她这是发育不良吧?他忍不住嘲讽的想。

  不再多说什么,韩琛泽蓦地俯下身去,毫不客气地将谢伊始压在了身下。

  她痛苦地嘤咛一声,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的似乎无法喘息,还没来得及开口,唇被突如其来的炙热狠狠堵住。

  “唔……”

  韩琛泽明显感觉到了小女人身上的一阵颤抖,但这对他来说,更是刺激了他一直隐忍的欲~望。

  纵使内心深处无数的抗拒,可身体的现实还是很快教会了她在他娴熟的wen技中迷失了自我。

  此时此刻,身体周围蹿起的莫名火苗让她几乎无法思考,她只知道下意识的迎合着那肆意掠夺的霸道。

  女人所谓的哀求在他听来不过是一种变相的shenyin,相反,只会更加刺激他的兴奋不已。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点,小女人吓得早已惨白的脸顿时埋进了柔软的白色枕头中,她紧紧咬住唇,努力不再让自己发出声来,保留着她最后的尊严,不愿让身上的男人看到她的狼狈。

  终于,随着韩琛泽力度一点点的加大,她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嗯哼出声,一张小脸却依然痛的紧扭起来,双手死命的抓紧了雪白的床单,紫色的指甲深深陷了进去,泛白的指节诚实的透露着她此时的恐惧。

  韩琛泽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不经意间睨到了她这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心里泛起一丝怜惜之心,然而,只是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痛就别忍着,只管叫出来,没人会听见。”也许是她这模样太过楚楚可怜,教他于心不忍,他终究还是好心的劝了一句,身下的动作却并没有停,而是变本加厉了起来。

  他的话像是鼓舞了她,很快,谢伊始再也忍不住了,竟真的大声的叫出声音来,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论是哪个男人听了都受不了她这我见犹怜的姿态。

  但对方是韩琛泽,向来在风流清场中跌打滚爬的过来的,他经手过多少女人?在他床上初经人事而吃痛出声的女人,谢伊始不是第一个,更不是第二个。

  这些“凄厉”的叫声,他早就习惯了。

  一个晚上过去了,谢伊始已经痛的麻木没有知觉,韩琛泽却毫不怜香惜玉,不断变换着姿势向她索取了五次。

  *

  事后,小女人有气无力的倒在床上。

  “你很干净。”韩琛泽眯眼看着床单上的一抹艳丽,心情突然特别好。

  *

  凌晨3点半,谢伊始再次从梦中痛醒,脑海中是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噩耗。

  毫无睡意的她努力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被身旁熟睡着的韩琛泽紧紧搂住了。

  她看了一眼在身旁紧抱着自己的韩琛泽,安静地感受着他均匀的呼吸,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

  很明显这个男人睡的很熟。

  一想到刚才的事,她就恨不得一刀砍死他,她也想快点离开这儿,可是……却又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留恋的情愫,

  不可能!

  自己一定是疯了,不但不厌恶这一切居然还会留恋什么!谢伊始马上否定了潜意识,继而狠狠掐了一把自己。

  但始终无法适应自己就这样被他搂着,酥酥的,很敏感的痒。但她又害怕一不小心把他弄醒了,又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来继续折磨自己。

  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谢伊始总算不动声色挣脱了他的怀抱。

  仍然一动就痛,

  谢伊始忍着痛不动声色的捡起。自己洒落了一地的衣服,但始终没有找到她的高跟鞋。

  苦涩的笑了笑,穿上衣服后,她最后看了眼床上的男人,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帮他盖好了被子,看着韩琛泽熟睡中邪魅冷俊的脸庞,内心有说不出的情绪。

  这辈子应该不会再见了吧。

  谢伊始光着脚轻轻推门而去。

  没有留下任何有关她的一切——她觉得这一夜简直是耻辱。

  但连谢伊始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离去时,颈脖间依然遗留着男人身上陌生而又熟悉的古龙水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