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请你许我盛世明颜

chapter 17

请你许我盛世明颜 南城的歌 2067 2015-11-04 15:14:04

  (也不晓得多少人喜欢,可只要有人看,南城还是会开心,谢谢看文的小伙伴们,嗯,谢谢!)

“终于舍得回来了?我怎么听说你最近很忙,忙到电话都少有。”刚进门,就听见母亲大人的微怒的声音。明言感到头疼,是的,他的电话很少,不仅如此,还让经纪人也帮着瞒,打哈哈,不是就怕通话多了,被母亲知道什么麽,然后感情还没开始,就被夭折了。

“妈~~我真的比较忙,你看,我今天不就回来了么?别生气啊,容易老。”明言无奈的走过去,心里想着,嗯,给你找儿媳妇儿真的很忙。

“哼,还知道我是你妈就好。”斜睨着儿子,其实已经不生气了。明言知道他安全了,伸手帮母亲捏捏肩膀,讨好着。对于母亲,是敬爱的。

“今天没展览?”明母是一位画家,闲时画画,忙的时候也会四处走,办办展览,看看风景,找灵感。

“没有。”明母没好气,翻着手中的书。

“那妈,我和你说一件事儿呗。”明言继续捏着,琢磨着怎么说才好。

“嗯,什么事。”明母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按摩。

“嗯,我想给你见一个人。”明言手下的力道轻了一些,又郑重的加了一句:“我想结婚的人。”

明母惊着了,眼睛一下子睁开,很是欣喜:“真、真的?!”她总觉得儿子的年龄可以结婚了,周围差不多年龄的朋友,早就生儿育女了。她真的羡慕,想抱孙子。

“嗯,我想过几天给你见见。”明言一想到盛夏,就不自觉的笑得温柔,“她不是我一个圈子的人,很普通。”

明母听了就皱眉了,不是一个圈子的?那如此,怎么遇见的,配得上她儿子么?“这姑娘怎么样啊,各个条件配得上你么?”语气中很怀疑。

“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妈,一个圈子的人不一定那么好,不然我也---她是我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明言摇摇头,反之,他心里总担心盛夏嫌弃他的年龄和工作,还有,更担心,眼前的妈。

“---那我必须见见了。”明母不是没有意外明言的温柔,她的儿子她自然熟悉,这样的他,不得不让她重视。

“谢谢妈,那我过几天就带她来。”明言心稍稍安定,还好目前母亲不是很反感。

“我是你妈。”明母依旧没好气,“行了,中午吃什么,妈给你做。”

“嗯---随便吧,我都喜欢吃。”明言本想拒绝,但是又怕她不开心,还是吃完饭再走吧。

明母自然高兴,难得能在一起吃饭,做了好多菜。看着儿子瘦削的脸,很心疼,谁让他走的是演艺这条路呢。

差不多时间,明言坐不住了,想回去,心里还是担心的,虽然来之前不知道能不能说服母亲,所以也没定个时间,哪里知道那么顺利,能赶回去,自然挺好。

“怎么了,有事?”到底是亲妈,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就能感觉到明言并不像原来那么淡定。

“嗯,没事,就是我想回去了。”明言想了想,还是老实说了。

“回去?那么急?睡一晚吧。”明母惊讶。

“嗯,她一个人在家,我不太放心。”难得的,明言在母亲面前有些窘迫,好像小孩子第一次谈恋爱一样。

“呵呵,担心什么?你还怕她跑掉啊?”明母忍不住笑了,打趣道,真的,有多久没见到这样的儿子了,好像还是能围着她撒娇的孩子。

“来之前,为了不让我担心,急急赶回去,她也这么说。”眉目间的温柔,让明母有些恍惚,明言,看来,真的,很喜欢那个姑娘。

“小言,你真的很喜欢那个姑娘么?”忍不住问道。

“喜欢?妈,我,爱她。你知道麽,和之前,不一样。”明言想了想,忽然笑了,认真的回答,眼神那么坚定,“妈,这些年,经历的不算少,看了那么多,早已经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所谓的门当户对,所谓的般配,都是给别人看的,名利什么都不重要。”

明母沉默,她是比较固执,还是希望儿子能找个相配的女人。可是,现在的明言,明显是不想听得,罢了,还是见到那女孩再说吧,又 或者,不久,明言也会自己想明白。

“唉,去吧去吧,真是的,看把你担心的,不留你了,晚上小心点啊!”明母显然很“嫌弃”。

“是,妈,那我走了啊,你自己小心照顾自己,到时候带回来给你过目。”明言笑了,不用花什么心思解释了。

明言和来时一样匆匆走了,只是明显的,心情轻松了一些。

看着日渐近的家,明言内心有些复杂,谁能料到,今天的他,会这样?有一个日夜牵挂的人,一个在外总是记着的家,一种归宿感,自己的住所早已不去了,于他,有盛夏的地方才是他在的地方。

站在门外,他竟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进去会是怎样的场景,那次的事情历历在目,忘不掉,一辈子都忘不掉。钥匙轻轻转动。

一盏小小的灯开着,房门关着,往常,这个点盛夏已经睡觉了。明言打开门,那刻,心里只有庆幸。你有没有那种感觉,在你努力赶回来时,最珍爱的人好好待在哪里,没有任何意外,就那样好好的呆在那里。

明言就是如此,静静地看着。盛夏很安静的睡在床上,长长的卷发散落着,床头一盏小灯,依稀看得见她的脸庞。明言悄悄走过去,轻轻撩开她的头发,没有皱眉,没有眼泪,他的女孩儿,是安稳的,真好。

明言稍稍冲了一下澡,去了身上的寒气,终于,心满意足的抱着他的女孩儿了。

盛夏的睡眠过去很不好,只是近年有了明言,又因为治疗,才好了很多。隐隐感觉有人抱她,还没睁开眼,就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心底升起的恐惧霎时间烟消云散。

“明言?”满是困意的呢喃,明言回来了?

“乖,睡觉吧,好累。”明言放轻了动作,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声音低沉的犹如大提琴,盛夏恍恍惚惚陷入沉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