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若悲在那个地方等你

第6章 这座城市,我为你而来,你为谁而来?

若悲在那个地方等你 苏媞夙愿 2821 2015-10-28 15:39:28

  天气越发闷热起来,枝头的知了不停地叫着,似在控诉这个炎热的夏天。

若悲站在礼堂大厅的大榜前,眼眸流转着明亮的光芒。

大榜上方的樱林国际大学下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是:

洛千寻。

若悲。

今年阳城高中唯一两个考入樱林国际大学的人,只不过,洛千寻是直接保送的。蓝颜色的“洛千寻”和红颜色的“若悲”真的有些刺眼。

若悲找遍了大榜所有地方,才在最下方右下角找到木宁的名字,她无声地叹了口气,空气中都充满了叹息。

之后,在明媚炙热的夏天里,若悲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去樱林国际大学所在地的火车,这一次的她,依旧孑然一身。

也许是靠海的缘故,樱城的夏天远比阳城凉爽的多。

若悲永远都不会忘,那天黄昏,那片海,那个夕阳,以及那个逆着光的少年。

像是被特定安排的一样,沙滩上若悲光着脚丫,提着篮子,抬头便看到了前方的洛千寻,依旧是高大,挺拔的样子。

夕阳被他挡在身后,像一块黑幕周围散发的橙黄光芒一样。

洛千寻走过来,站定在她面前,俊美的脸表情有些冷然,又有些讶异。

空气中漂散着海水的味道,霞光在他们身后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两个人都陷入到一种沉默之中。

“这些,都是你捡的?”洛千寻看着她篮子里五颜六色的贝壳,似疑非疑地问道,俊美的面庞说不出的迷人。

若悲收起心中千万种不知名的情绪,微微点头,不自觉地说道:“这里的海边很广阔,有很多贝壳,而且也很漂亮。”

“嗯。”洛千寻并排走在若悲身旁,低低地应声。继而又淡淡开口:“真的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这么早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晚霞大片大片地铺在天空中,海水一波又一波朝沙滩上涌来,又退却。

若悲看着前方,声音清脆,“为了适应环境啊。”

原来是适应环境。洛千寻心中升起的一个五色气泡似在瞬间破灭。

“是。。。。。。一个人吗?一个人在樱城吗?”洛千寻问。

“嗯。”若悲回答,又看了看洛千寻,笑了笑说:“现在也不算是。”

洛千寻转头有些疑惑地望着她。

若悲拿起一个蓝色的贝壳,专注地望着,又问道:“洛千寻你,也是一个人吗?”若悲暗自咬咬牙,又说:“洛千寻,其实我想说。。。。。。”

“----千寻。”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若悲心里一颤,住了口,与洛千寻同时停住脚步,转身, 看到由远及近的人,那是佟清凡。

若悲又望了一眼洛千寻,看见他脸上温柔的笑容,黑眸里漾着柔和的光芒,像暗夜里最闪烁的星辰。

洛千寻,你知道么?其实我想说我喜欢你啊。

若悲忽然无声地笑了,笑自己问的问题好白痴。

洛千寻与佟清凡明明是男女朋友,怎么会在大好的假期分开呢?

“千寻,原来你在这里,害得我好找!”佟清凡微喘着气,精致的脸上带着圣洁的光芒,若悲却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

洛千寻宠溺地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佟清凡很自然地拉着他的手,一双水眸莹莹地望着若悲。

“你好。”若悲笑着对佟清凡点了一下头,眼里有不易察觉的忧伤。

佟清凡深深地望着若悲,回应:“你好。”然后又指着篮子里的贝壳,“好漂亮的贝壳。”

“如果喜欢,那就挑几个去吧。”

佟清凡轻轻摇头,慢慢地说:“不用了,前几天,千寻送了我很多了呢。”

若悲抬眼望着洛千寻,眼眸里一片受伤,睫毛被风吹得颤动。

洛千寻,你真的如此爱她。

微凉的风吹动着若悲的长发,她的眼底一片黯然,为她自己,也为洛千寻。

她就一直站在那里,直到夜幕降临,直到华灯初上。

洛千寻,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让我听到那些伤人的话呢?

我以为,你与他们是不一样的,但是为什么呢?

若悲不会忘记他们刚刚离去的时候说的话,竟如此伤人。足以击溃她所有的防线,让她遍体鳞伤,千疮百孔。

“千寻,刚刚那女生叫什么名字?”

“一个很不好听的名字。你不用知道。”

“很不好听?”

“嗯,很难听。”

洛千寻,你竟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知不觉,若悲泪流满面,蜷缩着身子蹲下,任凉风把她包围。洛千寻,我真是没办法了,还是喜欢你。

“喂,女人,你怎么了?”

面前传来一个不客气的声音,若悲抬头看见一个挺拔的人在她面前,她不理,又把头埋进臂弯。

“喂,你失恋了吗?”他看见她颤抖的双肩说。

若悲再一次混混沌沌地抬头,因为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她把视线投向广阔的海面,眼里布满落寞,她失什么恋呢?根本恋都没恋过。

洛千寻根本就不喜欢她呢。

时光在飞逝,转眼间就到了九月。

若悲早早去了学校,瘦削的身子拖着一个大的行李箱,只是当她在宿舍内把一切都整理好的时候,在宿舍楼下的那棵银杏树下站定,望着自己宿舍所在的哪一间,她呆愣了很久,忽然心里一阵难受,立马冲上去把收拾好的东西又一股脑地往行李箱里塞,同寝室的一个女生看到她的行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若悲正埋头拉行李箱的拉链,抬头便对上一双疑惑的眼睛,若悲无奈地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大概,她一定是把她当做神经病了。若悲拉了行李箱出了宿舍,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是神经病。

出校门的时候,校工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若悲垂下眸子,她知道,今早她刚到这里领校卡,他们一定是不明白为什么她拖着行李箱进来,却又拖回去。连她自己也不明白。

早早地来了果饮店做兼职,尽管还未到上班时间。迎面而来的味道有些熟悉,若悲呆怔了一会,等回头时,那种味道早已消散。

果饮店也只有下午和晚上才热闹,不过过晚上人还是相对少一点,若悲今天提早下了班。

夜幕降临,天空布满星辰。

单薄的样子融入城市的夜色中,一步又一步朝前走,路上行人渐多,但大多数是情侣。看到他们相互依偎的样子,若悲柔美的脸上扬起微笑,然后便抬头看夜空,直到仰望到脖子酸痛。

经过一个饰品店的时候,若悲又一次停下脚步,不自觉向里看去,橱窗内静静地躺着一个贝壳,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有大片的蓝色和星星点点的白色,但是每次她忍不住停下来看着它。

这一次,若悲又站了好久好久,最后,她用耳朵贴在玻璃上,以为这样便能听到贝壳里的声音,她摸出兜里的手机,滑动着上面的字幕,在洛千寻那三个字前滑上滑下,她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终于字幕在无数次上下间,若悲按下它。洛千寻不一定会用这个号码呢。毕竟这里高中时代她无意从木宁笔记本上抄下来的。

若悲又转身看着那个蓝色贝壳,一动不动,柔软的长发在风中飞扬。

洛千寻,我突然好想听到你的声音。

许久之后,若悲以为电话要打不通的时候,却被接通了。

“喂。。。。。”

若悲的心没来由地漏了一拍,是洛千寻的声音。

“是我,若悲。”若悲低低地回答。

“我知道。”洛千寻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有些沙哑,看来是在睡觉。

若悲却惊在了原地,下意识地问出:“为什么?”

洛千寻顿了顿,“在阳城的时候,看见了你的报名册。”

“这样啊。”

双方都陷入一种沉默当中。良久,若悲出声,“我吵到洛千寻你睡觉了吗?”

“你有什么事吗?”

若悲无声地笑了,莹莹的眼眸中盛满光芒,“没有。”若悲又把头靠向橱窗,耳朵贴在玻璃上,“我说我只是突然有点想洛千寻你呢。”

只是电话那端的洛千寻似乎已进入一种睡眠状态,没有把女孩的话听进去耳朵里,若悲握着电话直到脚和手都传来酸痛的感觉,她才直起身,挂断了电话。洛千寻,我似乎听到你浅浅又安静的呼吸了。

天上的星辰依旧灿烂。若悲没哭,可眼泪流了下来,而且是泪流满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