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以夫为纲

page 4

以夫为纲 艾罂 2580 2016-07-12 15:54:11

  他这话明着是指责慕容重出言无状,可慕容重何等身分,就算冲撞,也是颜慕林冲撞慕容重,怎能说是慕容重冲撞了颜慕林呢?

  颜慕林再年轻,也在朝堂之上混迹了三年,揣测这是帝王心中不悦,就算心中再愤恨万分,又不能将真相公之于众,只得强压下胸腔里那团烈火,硬是忍气跪倒在地,“臣……臣……”

  建明帝也知这少年清廉骄傲,不过点到为止。

  散朝之后,文武群臣陆续走出干元殿,颜慕林慢吞吞落在最后,准备前往都察院,却被个小太监拦住,“颜大人,太后召见。”

  颜慕林心中咯噔一下,又想起群臣之间一则传闻,太后极疼这位睿王殿下,想来是真的。

  事实果然不出她所料,到得慈安宫,她并未被传召,而是被罚跪在了殿前半个时辰,才被太后召进去训话,诸如,“好好的读书人,整天做些搬弄口舌之事,也不知道当初一肚子书读到哪里去了?”又“若这般有血性,何不弃笔从戎?”之类。

  最后幸得建明帝前来向太后请安,才算替她解了围。

  颜慕林从慈安宫出来,在宫内缓缓行走,虽说已过去了三天,但身体并未曾全好,这两日又生了病,今日险些爬不起来。

  又加之朝堂之上的一番争斗,更觉心力交瘁,双腿发软,恨不得此刻便坐下来歇息一回,只是她乃外廷臣子,引路的小太监又怎会容她坐下歇息一时再走。

  正在行走间,转过一处假山,却见得慕容重笑微微立在花树一侧,“你先回去吧,我来带颜大人出宫。”

  那小太监同情的瞥一眼颜慕林,一溜烟的跑了。

  颜慕林本来腿脚发软,可是不知为何,见到慕容重便又增添了几分斗志,脊梁绷直,面无表情行过礼,便要绕过慕容重出宫去。

  慕容重在她被太后宫中太监传召走以后,已亲去御书房请了建明帝前去解围。

  建明帝已知此事古怪,忍不住调笑,“莫非是你真欺负了颜慕林,才会觉得他被太后召去训斥有些可怜,良心发现了所以才来请朕解围?”

  慕容重嬉皮笑脸道:“颜大人除了嘴巴硬了一点,性子倔了一点之外,还算是个好人,皇叔要是再不肯去救她一救,怕是要被皇祖母好生训导一番了!”

  建明帝又好气又好笑,“祸是你闯出来的,怎不见你前往慈安宫求情?”

  “皇叔有所不知,要是让皇祖母瞧见了我,恐怕对颜御史更没好脸色看。”

  他本来想着一片好心请了建明帝解围,但自己偏偏说不出口,又见颜慕林这副样子,只得气哼哼道:“站住!”

  颜慕林站住,回过身瞧他一眼,“想不到王爷堂堂一男子,欺负了人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请长辈来拉偏架。”

  慕容重几时受过这种讽刺?真是平生第一遭,况他自幼在太后身边长大,虽然对太后溺爱自己这种行为无可奈何,岂能容得旁人多说,当下气哼哼道:“想来颜大人还是没办法管好自己的嘴,既然如此……”他本不过是出言吓唬一下颜慕林,哪知道颜慕林却一下弹出老远,如兔子一般撒腿跑了,徒留惊叹不已的他呆呆立在原地,良久,才爆发出一阵响亮的笑声。

  居然……居然也有教她吓破了胆子的时候……

  颜慕林惊魂未定,私下里已然不敢再与慕容重单独相处,只是她牢牢记着这笔帐,总要寻几桩他的错处来弹劾。

  从前强抢民女之事,若说只为公心,被抢的民女父母寻上门来,那这些日子的处心积虑便只能是挟私报复了。

  比如慕容重辖下将士私自进城醉酒,或者***此乃统军者治军不严,诸如此类的事情,本朝都察看院专司纠察百僚,纲维庶政,想要寻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在朝堂上来弹劾,本就不难。

  于是这段时间建明帝数次在朝堂之上,领略过了监察御史颜慕林与睿王慕容重之间的唇枪舌战。

  起先他也抱着调停的态度,连群臣也是带着诧异好奇的心情,不明白睿王是怎么惹上了这位少年郎,竟然弄得他见天盯着睿王的错处弹劾。

  只是时间久些,日子长些,建明帝与朝臣们也瞧出了趣味来,睿王漫不经心,颜慕林义正言辞,少年郎热血,那一番热闹,好好的朝堂,倒因着这两个人,凭添几分欢乐。

  这也是因着近日朝堂无事,方才有些乐事,再过半月,却听得西南缅州官员奏报,近日西南出现大批土匪危害祸乱一方百姓,清剿了几次皆是无功而返,缅州官员急请朝廷派军镇压。

  此事在朝堂之上掀起轩然大波,众臣议论不休,最后慕容重越众而出,自愿请缨前往缅州剿匪。

  建明帝对此大是欣慰,群臣亦是颂扬不止。

  在一众称颂声里,慕容重又道:“臣前往缅州剿匪,还要向陛下讨要一个人。”

  众臣面面相窥,排在队末的颜慕林心头一跳,只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耳边已听得慕容重道:“监察御史颜大人清正廉明,向来办事又严谨细心,臣想奏请陛下同意颜大人随军,同地方官员协理一应琐事。”

  颜慕林:“……”这只不怀好意的禽兽!

  正在腹诽,头顶已响起建明帝的声音:“颜御史意下如何?”

  她哪里敢有异议?只得硬着头皮赶紧出列,“臣……愿听王爷调遣!”

  “那就三日后出发,你二人务必协同共事!”

  “臣遵旨!”

  “臣谨遵圣谕!”

  剿匪之事就此定下。

  散朝的进候,颜慕林让开道路,等众人出去了,她才缓缓踱出干元殿,就见慕容重站在殿外与一众臣子谈笑风声,有赞他英勇的,有赞他谋略过人的,只不过瞧在颜慕林眼中,尤为可恶。

  慕容重见她出来,一张小脸上满是不屑,心中暗笑,已对众人道:“本王有事要同颜大人商议,又生怕颜大人拘于成见,不肯同本王回府商谈,还要恳请各位老大人出面帮本王请上一请。”

  哪里还有颜慕林反驳的余地?

  出得宫门,睿王府的马车就停在宫门口,颜慕林在一众老大人殷切的眼神之下,只得硬着头皮万分不情愿的坐上了睿王的车驾。

  慕容重与众人一一道别,也钻进马车,见她缩着个身子坐得老远,一脸的警惕戒备之意,只觉心里痒得厉害。

  他这些日子压抑着性子才未曾冲进颜家,将这丫头捉回王府去,只每日在朝堂之上见她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心中又极是好笑,总忍不住在朝堂之上逗她。

  可是愈这样在朝堂之上逗她,隔着几十人领略她眉眼间的风采,回到府中就越是忍不住痒,只觉得这样牙尖嘴利的丫头,合该放在睿王府,每日里拿来斗斗嘴,厮缠厮缠,日子才不会无趣。

  更何况,她的身子又极是销魂……光是这样想着,已教他热血朝身下涌去,眼瞧着便要在她面前现形,索性往她身边坐了过去,在她如兔子般惊跳起来之时,就势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颜大人,哪里去?”

  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真正唬住了颜慕林,这些日子睿王的步步退让令她减低了警惕,只当他已有反省,当下吱唔:“太挤,下官往旁边坐坐,省得挤着王爷。”若非必要,她情愿再看不到这张脸。

  但下一刻,她已被慕容重拦腰抱住,耳边是他的阳刚气息,“本王就喜欢与颜大人一起挤挤。”说着将她圈在自己怀里,但后者刚好被强压着坐到他怀里,又欲惊跳起来,马车里虽不若外面光亮,但到底能瞧得见她充血的耳珠,已然红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