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第三十九章

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三庚梦寒蔓草 1218 2015-12-18 18:00:57

  祈于殿内,“从今日起,禁止贩卖任何药材给姜周,也禁止任何祈于官吏以及百姓收藏佩戴姜周的玉石,有违者祈处于最高极刑!”即墨刚落座便正色的宣布。群臣跪成一片,“君上为何突然下次禁令!”“君上,如此丝毫不利于我祈于发展啊!”“君上三思!”“玉石只是装饰之物而已,可药材却是生活必需品。他姜周令我祈于的王后不痛快,那本王便要让整个姜周都不痛快!”

即墨起身拂袖而去……即墨并非是不识大体的昏君,相反他一直都是明君。如此决定也是他思量了许久的,携玉说的对帝王之位本就应该是更有能力的人来坐!即墨的心思本就不在这朝堂之上。只是父君拼命打下来的大好河山即便是即墨不想坐,也不可能会拱手让给匡扈那个野心勃勃的人去坐。即墨在逼姜周王,逼孟异。逼得他们出兵,以姜周目前吞并了三国的实力相比,祈于应对起来自然是吃力的紧。到时便可请昌阮王宦桑相助,名正言顺的让贤后带着携玉去寻便天下良方,越快越好!即墨断了同姜周所有的往来倾向昌阮……

姜周宫内,匡扈:“他即墨君不识抬举,本王本想一统后留着他把祈于封给他专门为百姓制药,现如今可倒好偏向昌阮那边去也就罢了,还断了所有同我姜周的往来!真是自找灭亡!”朝内的大臣开口:“听闻那祈于的准王后本是那冯楚的亡国公主。冯楚的王后妹申又是昌阮王的亲妹妹,依照辈分祈于国君当叫昌阮王一声舅舅,有这层关系靠向昌阮也是情理之中的!”另一位大臣附和:“如今想是昌阮与祈于已连成一线要与我姜周抗衡了,所以才断了同我姜周所有的往来!老臣以为应当在两方同盟更牢靠之前出兵攻打祈于然后收服昌阮!”其他大臣开口:“所言甚是,祈于盛产药材,一旦祈于禁止贩卖任何药材给我姜周恐怕……”欲言又止。匡扈看向议政大臣:“议政大臣以为如何?”议政大臣慢慢道来:“老臣以为我姜周一统是早晚的事,攻下祈于不过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的事情!既然祈于这么不懂事,不如早早的收服了他,得祈于便得到了药材,也省下了一大笔开支,可以用来补充军需与昌阮一战!”匡扈点了点头,那就请孟将军出兵去遂了即墨君的愿吧!即墨收到战书反倒笑了笑,只是事情并未像即墨所预想的那般发展……接到战书即墨便让使者带着信件与妹申和携玉的信物快马加鞭的去了昌阮……

携玉的居殿内,携玉躺在支在院内的靠塌上,初夏的阳光照在携玉的身上,微微有些热意,阳光下原本苍白的脸显得更加苍白……有些无力的问了问旁边的小宫娥:“君上这几日在忙些什么?”不问还好一问小宫娥神色有些害怕回复:“祈于殿内的姐姐们说姜周向祈于下了战书!听闻姜周的护国征野大将军已经出兵了马上就要开战了,公主我怕!”听到这话,靠着的携玉觉得五脏六腑顿时一紧毒性有些发作痛的难受,吐出一口血来。殷红的血挂在携玉泛白的唇上,滴在携玉素白的衣裙上格外刺眼。小宫娥慌乱了,携玉轻笑了一下擦了擦嘴上的血安慰道:“有君上在,不用怕!”小宫娥胡乱点头回答:“公主,我去叫君上,去叫药师过来!”被携玉拦了下来:“不要去烦君上了!”想了好一会才淡淡的开口:“扶我去趟药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