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城质子妃

墨玉

倾城质子妃 蝶翼s 3212 2016-06-09 19:08:05

  。北国质子妃《墨玉》

  夜很冷在这阴寒的山洞中更冷,南依蓝本就中了寒毒,如今又被绑在这寒冷的石头上更是冻的发抖。

  北宫陌尘发现南依蓝的嘴唇发白,身体抖动,怕她寒毒发作便对两个黑衣人说,“你们把我和蓝儿绑在一起。”

  其中一个黑衣人“嘿嘿”一笑,“怎么,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北宫陌尘眼神似冰般的冷,看的人心里发颤,“不想死的的话就将我们绑在一起,否则我保证你们一个子也拿不到。”

  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北宫陌尘的话的确威胁到了他们,为了顺利拿到黄金他们不介意将他们两人绑在一起,“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

  说完其中一个黑衣人将刀架在南依蓝的脖子上,另一个黑衣人解开他们二人身上的绳子,随后用长剑顶住北宫陌尘的后脑。

  北宫陌尘没有一丝害怕与恐慌,他很镇定的站起来走到依蓝的旁边,让依蓝坐在他的身上,双手怀抱着她。

  黑衣人又是黑黑一笑,“没想到,冰冷孤傲的北国质子还挺怜香惜玉的嘛!”说完就将二人又把绑在了大石头上。

  依蓝靠着北宫陌尘这才感觉有些温暖,北宫陌尘搂着依蓝的身体,感觉到她身上的冰冷,心疼吻住依蓝脖子上的伤口,低语,“别担心,我们一定能活着离开。”

  依蓝将头歪在北宫陌尘的胸膛上,即使真的死了她也知足了,至少知道北宫陌尘心里是爱着她的。

  “蓝儿,别再离开我了。”北宫陌尘好怕,怕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太短暂,怕一不小心就会失去。

  依蓝不知不觉眼泪又流了出来,“如果活着,我们会更痛苦。”

  北宫陌尘不懂为什么依蓝会这样说,“为什么,如果你真的介意柳湘与那孩子,我就带你离开,从此隐姓埋名再也不管朝廷中事。”

  南依蓝摇摇头,“我们不能丢下一切不管,我不可以丢下皇祖母,你知不知道四皇子他……”说到这里南依蓝停顿不语,如果北宫陌尘知道了,北宫陌锦定不会放过他。

  “他有疯病,你怕他对父皇他们下手。”北宫陌尘说出南依蓝的顾虑。

  “你怎么知道?”南依蓝不解为什么北宫陌尘会知道,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夜里你寒毒发作,温池里发生的事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北宫陌尘没有隐瞒,他相信南依蓝,他不在乎北宫陌锦对南依蓝做了什么,只要南依蓝现在在他身边就好。

  依蓝没有解释什么,她心里清楚不需要解释北宫陌尘不会误会她,“我们怎么办,四皇子好像已经开始动手了。”

  北宫陌尘没有说话,他紧紧拥着南依蓝用自己的体温给她温暖,南依蓝见他不说话便又说,“如果四皇子出事了,我也会死。”

  北宫陌尘听到这里心里发沉,噬心的疼,“因为你体内的寒毒。”

  “嗯。”南依蓝点头,“只有吴大夫的解药才能压制,吴大夫对四皇子很忠心恐怕没有他的授意,吴大夫不会给我解药的。”

  “蓝儿。”北宫陌尘再次红了眼眶,如果他自私的将南依蓝留在身边那依蓝就会永远的离开自己,如果真是那样他宁可依蓝离他远一点。

  三天眼看就要过去了,北宫陌煜还未将黄金运回来,北宫陌北急得直拍桌子,“早知道陌煜这么没用,我就去了,真是没用。”

  太后拿着绑匪着送过来的地址手不停的颤抖,“这天都快黑了,金子还没有运回来,我的依儿啊!”太后都有些绝望了。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君皇下令派人先潜伏在约定的地点,等一有机会就动手,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也只能怪依蓝命薄了。

  陌煜在路上急的恨不得飞回佛华寺,可运着这么多的黄金着实走不快。

  就在北宫陌煜着急之时,十几个黑衣人蜂蛹而出将运金车给团团围住,北宫陌煜警戒的看着黑衣人的首领,“是你。”他认出了来人正是劫走南依蓝的那些个黑衣人。

  黑衣人冷冷一笑,“当然是我,乖乖把黄金留下。”

  “哼。”北宫陌煜冷哼一声,“要黄金可以,将公主放了。”

  “我拿了黄金自会放人。”黑衣人早就知道北国的君皇不会乖乖的交出黄金,所以故布疑阵,一边命人往佛华寺送去交金子的地址,一边带着人来这边劫走金子。

  “好一个声东击西,你如此做法让我怎么相信你。”北宫陌煜也不是傻的,万一把金子给他他不放人怎么办。

  黑衣人早就料到不会那么容易,“不想那个小美人死的话,就赶紧乖乖的交出黄金,否则你们只有收尸的份。”

  少年轻狂北宫陌煜哈哈大笑两声,那天因为他们掳走南依蓝所以他没有机会出手,可现在不一样依蓝不在绑匪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将那匪徒的首领抓了就不怕他们不放依蓝。

  北宫陌煜二话不说,拿起手里的长枪就朝黑衣首领刺了过去,黑衣首领眼明手快拿起手里的大刀挡在胸前,“好小子,好一个出其不意。”

  “少废话。”北宫陌煜根本就不给黑衣人首领喘息的机会,反手又朝黑衣首领的双腿刺去,黑衣首领武艺极高出乎北宫陌煜的预料,连连几招都被他躲开了。

  瞬间官兵与黑衣人打成了一团,这群黑衣组织绝对受过高等训练个个武艺精通,身手极好,大战了几个回合之后北宫陌煜才发现自己莽撞大意了,“你们是南疆第一杀手门的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还算你小子有点见识。”

  两人武功不分上下难分胜负,黑衣首领觉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虽然很想得到黄金可眼下不是那么容易了,现在又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相信佛华寺的君皇很快就会得到消息,比起黄金命还是最重要的,更何况等援兵一到他们就算赢了也无法运走这么多的黄金。

  想到这里,黑衣首领立刻下令速速离开,趁着北宫陌煜没注意放一个烟雾弹,黑衣人毫无痕迹的逃脱了。

  等烟雾散去已经看不见黑衣人的人影了,“可恶。”北宫陌煜傲恼自己不该大意出手,这会依蓝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真是可惜那么美得人儿,他也不敢多耽搁赶紧赶回佛华寺禀告。

  树林里,一个黑衣人一脸不满的看着首领,“头,难道这八十万两黄金我们就不要了。”

  黑衣首领也觉得颇为可惜,可无奈的摇头,“还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我们拿到黄金也运不出去。”

  本来想着在半路上劫走黄金直接离开北国,还有可能带着黄金逃走,这也是他为何故布疑阵的道理,可没有想到北宫陌煜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这般厉害,武艺竟然和他不分上下,假以时日那小子定会名扬天下。

  那黑衣人脸头头都没有办法了气的直跺脚,到手的金子飞了怎能不气,“赶紧赶回去,杀了那个女人,不然我们就白跑一趟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你们难道不想要十万两金子了。”

  黑衣人闻声齐齐戒备的朝声音的方向看去,看见两个男人背手而立,一个男人温润如玉,一个男人冷无感情。

  “你们是谁?”黑衣首领问,那天他劫走南依蓝时并未看见北宫陌锦他们所以并不知道他们是谁。

  北宫陌锦大步走近,“北国八珠锦亲王北宫陌锦。”心思细腻的北宫陌锦早就猜出匪徒会来这招,所以早早的来到北宫陌煜运黄金的路上,看到刚刚那一幕,接着又随着黑衣来此。

  黑衣人一听他报上的名号手里的大刀蠢蠢欲动,“你是来杀我们的?”

  北宫陌锦如玉的脸上挂出淡淡的笑,“放心,我只要依儿,你们的命本王没有兴趣。”

  黑衣首领一听冷冷的笑了,“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留那女人一命。”

  北宫陌锦不急不恼伸出手,夜鹰将厚厚的一打金票放在北宫陌锦的手上。

  北宫陌锦接过金票在手里晃了晃,“八十万两南疆四海票庄的金票,我相信这可比运黄金方便多了。”

  黑衣人不敢相信,“南疆的金票,你只是北国的皇子怎么可能有我们南疆国那么多的金票,我怎么相信你们手里的金票是不是真的?”

  北宫陌锦早就料到他们会怀疑,早就将怀里的玉佩拿出来丢给黑衣人,“看看这个再说相不相信我这金票是真是假。”

  黑衣首领拿起玉佩反复看了看玉佩,大吃一惊,只要是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那玉佩是南疆第一首富家传墨玉,只有传人才能有,可这怎么会在北宫陌锦的手里,他是北国么皇子,可与南疆第一首富有什么关系。

  就在黑衣首领的脸色一变再变之时,北宫陌锦拿回墨玉,“这下你相信我手里的金票是真的了。”

  黑衣人人点头,这是自然,四海票庄不过是南疆第一首富洛家众多票庄的其中一家而,既然你拿了洛家的家传墨玉,那这区区八十万两黄金不过是九牛一毛,定是真的。”

  “既然确定是真的,就赶紧带我去见南依蓝,只要她安然无事我立刻奉上金票。”

  黑衣首领见北宫陌锦干脆,索性自己也不啰嗦,“请。”只说一个请字,就带着他们朝那最隐秘的山洞走去,此刻心里还是很雀跃的,本以为到手的金子飞了,没想到竟来了一个更大馅饼,根本不需要费力就能得到八十万两黄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