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再世明珠

第二章 孰轻孰重

再世明珠 蘖枝 2074 2016-06-09 19:04:12

  沈清华又露出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她端着毒酒,一步一步向她靠近,一边笑着说:“你也不必感到害怕,黄泉路上会有你的亲人陪伴着你。如今,你的大哥私通敌国皇子,叛国之事已定,明日午时便会在午门斩首示众。而琴姨娘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个孩子,大夫说这是个男孩,你也就不用害怕相府以后无人继承……至于父亲,他现在恐怕已经自顾不暇了。”

“哦,对了,还有你的相府夫人,你放心,她也会在你离开之后不久在黄泉路上追上你。我做了她这么多年的冒牌女儿,早就做腻味了,是时候把真相告诉她了。你想想,女儿死了,而自己,也是害死她的间接凶手,会怎样?她本来身体就不好。哦,忘了告诉你了,这么多年,夫人也替我做了不少陷害你的好事,你应该也想到了吧!”

沈清华又狠狠地拽过铁链,让沈灼华直视她的双眼,沈清华那双眼睛灿若星辰,似有着流光易转。

“乖,喝了这杯酒,安安静静地上路,一切烦恼都会没有的。”沈清华软的声音诱惑到。

“不!你不能这么做?难道她对你不好吗?这么多年她的维护,你都看不到吗?”沈灼华急急的出声道,身子极力地向前爬去,引得铁链发出铮铮的响声。

沈清华看着她这副狼狈,卑微的模样,一丝满足从她的眼底闪过。

“要是她知道了,该多么满足啊,自己如此对待女儿,女儿却在临死之前如此替她着想。”沈清华扶了扶鬓角的孔雀宝石簪子,笑道:“你这样做实在是强人所难,若是事情败露,我的下场会比你好到哪里?”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她吧!你不能这么对待娘亲,她也疼爱过你很多年啊!”

沈清华却毫不犹豫的拒绝:“做梦!”

沈灼华的眼底浮现出一丝灰暗的绝望,她看着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的沈清华,突然古怪的一笑。

沈清华意识到不妥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腿在下一刻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她“啊”的一声惊叫出声,那声惨叫久久地回荡在宫殿的上空。

血液喷涌而出,瞬间便染红了那条洁白的裙子。

沈清华捂住腿,狠狠的看向沈灼华,只见她满脸鲜血,那眼里是如同地狱恶魔般的凶狠,翻滚着夺命摄魄的波浪,她的嘴里咬着一块血淋淋的皮肉,是她的。

沈清华的心里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丝恐惧,但很快被仇恨所压垮。

原本她的那声尖叫已经将守在宫殿外的婢女们引了进来,他们哪里见过这个阵仗,都吓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沈清华再也无法保持往日大家闺秀的安稳沉静,气急败坏的指着沈灼华,阴冷地喊到:“快我要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

“妹妹?”上座传来一道柔和的声音。

沈灼华一下子从回忆中醒过神来,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丝怯懦和天真,问道:“姐姐刚刚在说什么?我还在想六街的桂花糕呢!”那副样子真的好像一个贪吃的小孩子一般,沈清华将那丝疑压制心头,心道,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秦氏嫌弃地骂道:“你果真一无是处,只知道吃,真是个废物。”

沈卓华的小脸皱了起来,似乎有几分不高兴。

沈清华一看,那仅剩的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

随后她便温柔的笑笑,说道:“妹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姐姐还有些事情要和娘亲说,你就出去玩吧。好吗?”

“好!”但随后,沈灼华像是忌惮什么一般,偷偷的拿眼看了一下秦氏,秦氏才像挥苍蝇一般不耐烦的说道:“滚吧!”

沈灼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到了门外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般,一边欢呼一边跑远了。

沈清华在室内听到那几声笑,脸上温柔的神情也渐渐如云消雨散一般褪去了。

“娘,如今我已经十二岁了,我想是时候了。”她的语气坚持,绝不容置疑,这根本就不是寻问意见,而是命令了。

可秦氏的脸上是一脸谄媚,小心翼翼地望着沈清华,赔笑道:“当然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娘听你的。”

“既然如此,去到相府之后,你便不能意气用事,到了相府一切要听我的安排。若你坏了我的大事,回头有你好看的。到时候,即使你是我的亲娘,我也不会放过。可明白了?”沈清华双狐狸眼上挑,带着几分轻蔑的看着秦氏。

秦氏的内心如同打碎了糖醋罐,五味杂陈。

一方面她为了自己生出这么一个聪慧过人的女儿而骄傲,另一方面也为女儿眼底的轻蔑心伤。

她知道自己不聪慧,二十年前她便要依靠别人,才能与那人一夜春宵怀上清华,这么多年一直要仰仗女儿才能过的如此舒心。

女儿早慧,从五岁时便已显露出无人能比的心计,到了八岁得知自己的身世和一切之后,便开始筹谋要成为相府的嫡小姐。

如今也是时候了,不过,不管女儿想要什么自己都会全力支持!

想到此,秦氏温柔的一笑,手轻轻抚摸着沈清华的鬓角,说道:“华儿,你真是娘的骄傲!”

谁知沈清华却毫不领情,一下子拍掉了秦氏的手,有些嫌弃的说道:“谁允许你碰我了,你是多么低贱的人也敢碰我?称你一声娘,也只不过是看在你给了我这身皮的份上。”

“我过来是要警告你,如果你想得寸进尺,休怪我不客气!”

随后,沈清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只是谁也没有看见,在迂回的长廊深处,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那里用冰冷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切。

沈清华恐怕你也没有想到吧,你在人前冷静自持,却在秦氏的面前,无法控制情绪。

只有对真正亲近的人,真正放在心里的人才会不加掩饰。上一世你对我说你没有弱点,若是自己身处困境便会放弃秦氏,这一世,我倒要看看你能否真正做到?

十二岁了?十二岁了,真好。

那种天真的笑又重新回到她的脸上,她提起裙子,蹦蹦跳跳的朝着自己院落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