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和我的八十年代

第38章 人比人,比死人

你和我的八十年代 燕小陌 1068 2017-03-15 15:00:00

  直到太阳下山,程素才从地里荡回了齐家的篱笆院,齐家小妹和齐父正蹲在井边忙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齐凤萍抬起头,看到她就大叫:“你这是去哪野了,天都快黑齐了,这晚饭还没煮呢,做媳妇的到时到点不回来张罗晚饭,是要谁伺候你呢?”

  程素沉下脸,不管她名声如何,名义上她是齐凤萍的大嫂,她不敬着她不怪她,可她却没有权利去训斥自己,尤其她还说这么诛心的话。

  “凤萍,浑说什么?那是你大嫂,不准没大没小的。”没等程素斥责,齐父就先开口训导。

  齐凤萍撇撇嘴:“爸,要我敬着她,她倒是先有个大嫂的样子才行啊!”

  什么大嫂,往日因为程素爱吃醋闹出的闹剧,她在暗地里可被人取笑了不少回呢,丢脸死了!

  “有没样子,我也是你大嫂,小姑你可别招了人诟病,说你对嫂子不尊重没礼貌,那对你没好处。”程素淡淡地道。

  “你,呸,你才没礼貌!”齐凤萍气不过。

  “凤萍!”齐父板起脸。

  齐凤萍见老爸怒了,嘴一扁,扔下手中的刀,道:“这鱼我不杀了,让我那好嫂子杀吧!”

  话说完,她蹬蹬的跑进了屋。

  程素这才看到一盘的鱼,不由问:“爸,哪来的鱼啊?”

  “你二叔家的塘子今天抽水换水,这鱼养得肥了,给了咱几斤。我怕这养不活,干脆杀几条晒了鱼干。”齐父憨憨地笑。

  他口中的二叔,就是他的亲弟弟,齐泰国的亲二叔,同一个房头的。

  “这天太热了,这整不好,只怕会坏会生虫呢。”程素皱了一下眉道,晒鱼干腊肉这些,一般都在秋冬做的,大夏天的,一不小心,就晒成了臭鱼了。

  “没事,搁多点盐就行。”

  程素听了也不好再说啥,看了看,问:“婆婆还没回呢?”

  “可不是,估摸也快回了。”齐父头也不抬,道:“你去烧饭吧,今晚烧一条鱼尝尝鲜。”

  “哎,好。我给爸你整一道红烧鱼,你今晚饮两杯。”程素笑眯眯的说了句,就去了厨房。

  齐父抬起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微微一笑,继续埋首杀鱼。

  以前程素可没那么会说话,人也没那么勤快,而烧菜么,这个把月,尝过的新花样也多得很,都做得挺好吃的。

  看着儿媳比婚前要懂事,他心里觉得欣慰极了,尤其是经过大女儿难产这个事,他对程素的满意,那是上升了一个度不止。

  他一笑,心里的负罪感少了些。毕竟当年把儿子定给她,一家子都反对,尤其是泰国他,嘴上没说,但心里其实是怪自己的,没办法呀,那时候穷。

  后来,程素越大就越泼辣,又爱吃醋,自己心里或多或少都膈应着,尤其觉得亏欠了儿子。

  如今看着程素,倒是挺懂事明理的,他这就放点心了,感情嘛,都是处出来的,日子久了,也就好了。

  这么想着,齐父手上杀鱼的动作就利索了好些,嘴角也勾起笑容来,家和万事兴,以后齐家的日子都会好的。

  ……

  齐凤莲差点一尸两命的这个事,还是被齐母捅到了齐泰国那边,也不是她要闹事儿,而是看到凤莲的婆婆,连个鸡蛋都不太舍得给女儿多吃一个,这才恼火的。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呢,她家泰国,可是连长,张家人敢对她女儿不好?弄不死他!

  所以,齐泰国就从齐母那里听到了自己大姐差点一尸两命的故事版本,气得砸碎了一个玻璃杯。

  他是军人,不好随意请假,却也有休息的时候,清城离花县不算近,但也称不上太远,几个小时就到了。

  这不,他抽了个时间,和上司打了个招呼,又和别人调了个班,下午收队后就从部队离开,坐了汽车赶回花县。

  天气炎热,程素搬了张有靠背的凳子坐在院子里,一手摇着大葵扇,一手枕在脑后,看着满天星空,思绪有些飘远。

  农村里一片寂静,只有远处的狗吠声,还有水塘里传来的蛤蟆叫声,虫鸣声,交织在一块。

  也不知此时的二十一世纪是怎样呢?

  程素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起来。

  莫名其妙的穿到这,无依无靠的,她也不知是得罪了老天爷还是前辈子哪没做好,要她这样还债?

  汪汪汪!

  不远处,有狗大叫起来,又有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走来。

  像是走到齐家这个方向,程素的思绪被打断,有些紧张起来。

  现在年代不同了,人们日子过好了,可这做贼做坏人的,也渐渐的多起来,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她走到门边,视线随着脚步声的方向极目看去,果然有个高大的身影往这边来了。

  随着那人越走越近,程素的心也提了起来,下意识抓住了屋前的一根扁担。

  院子没有灯,只有昏黄的灯光从屋内透出一点来,待那人走近,程素觉得身影有些熟悉。

  “谁?”

  看那人站在了院子篱笆门前,程素不由大声地问。

  “程素?”

  这声音?

  程素丢下手中的扁担,大叫:“齐泰国,是你么?”

  齐泰国熟门熟路的推开院门,走了进来,程素跑了过去,借着灯光一看:“真是你,咋回来了?”

  齐泰国也没想到这钟数了,程素还没睡,便道:“妈给我打电话说大姐的事了,我就赶回来了。”

  “都这么晚了,你可以随时离开部队?”程素也知道现在的时间很晚了,问:“还没吃吧?要不要煮点什么你吃?”

  “嗯。”

  “谁啊?大晚上的谁在外头说话?”齐母他们的房亮了灯,齐母问了起来,一边从窗子边上看出来。

  “妈,是齐泰国回来了!”程素大声道。

  “泰国?”

  “妈,我回来了!”齐泰国也大声的唤了一声。

  “真是泰国,他爸,快起来,快起,泰国回来了,起来。”齐母十分欢喜,隔着窗子就问:“咋这么晚呢?你吃过饭没?叫你媳妇去做点吃的你,老大媳妇,老大媳妇?”

  “妈,我在呢,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做。”程素应了一句。

  “多做点,多拌点葱,打两鸡蛋。”齐母不忘吩咐。

  得,果然是儿子重要,平时她吃个蛋都被骂了个狗血临头呢,现在倒好,齐泰国一回,就说打双蛋。

  人比人,气死人!

  程素摇头,快步向厨房走去。

  整个齐家都重新亮起灯来,热闹打破了小村的宁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