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和我的八十年代

第28章 你们不是人

你和我的八十年代 燕小陌 1040 2017-03-12 10:00:00

  程素这名一签,护士就拿着责任书走了,直到产房门砰的重新关上,众人才反应过来,像是见了鬼似的看着程素。

  “你,你凭什么签名?姑娘,回来,保小,一定要保小。”张母第一个跳了起来,用手去捶产房的门。

  程素将她拉开,低吼道:“你给我闭嘴,里面正在做手术,你大吵大闹的干什么?”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你谁啊,谁给你的胆子给我们张家做主!”张母气得浑身发抖。

  “我不是东西,我是齐泰国的老婆,是你儿媳妇的弟媳,怎么着?你也没老到老眼昏花吧,上个月才来喝我喜酒呢!”程素眼一瞪,冷冷瞥向那傻了似的看着她的张计生,道:“还有你,也不记得了吗?要不要叫齐泰国来问问我是不是他老婆?”

  齐泰国三个字,让张计生打了个哆嗦,拉着自己要大骂的娘,说道:“娘,算了。”

  “算什么算,她现在签字了,她哪来的资格签字?”张母喝了回去,瞪着程素道:“就算你是弟媳,你凭啥替咱们签名?”

  “你们不是人,眼睁睁的要看着我大姐和孩子去死,我也不是人吗?”程素冷笑。

  “你,你骂谁!”

  “谁不是人就骂谁。”程素抱着胳膊道。

  “娘,算了,算了!”张计生拉着要大骂的张母劝。

  “算什么算?好,好。你们齐家有的是人,有的是能耐,那你们就看着办,是死是活你们自己看着办。计生,我们走!”张母气匆匆的拉过张计生,道:“回去拿户口本,要是我孙子没了,你马上和她离婚!”

  程素震惊了,看过坏的极品的,却没见过这么坏的,这实在是太奇葩极品了!

  “张计生,当初你跪在地上求我和你岳父把凤姐嫁给你,你就这么对她?她还在里面生死不知,你就说离婚?你还是不是人!”齐母也是满面震惊。

  “张计生你敢!”齐父气得身子发抖。

  “大姐嫁给你,真是瞎了眼!”齐凤萍捏着拳头冷道:“要是我大哥回来,一定打死你这个人渣!”

  张计生和张母都哆嗦了下。

  “我早就说了,要是保大就不管了,离婚,是你们自己做的好事!”张母嘴硬道:“都多少年了,云丫头都十岁了,她才怀了一个,好不容易是个男孙,要不是计生护着,早就该离婚了!”

  “孙子要是没了,还能再生,大人要是没了,怎么生?”程素气极,怎么会有人这么愚昧。

  “孙子是我们老张家的种,女人哪没有?”张母咕哝一句。

  “娘……”张计生拉了她一把,道:“不签都签了,再等等吧,说不定都好呢!”

  “要等你自己等,我才不等。”张母甩开他的手,抬脚就走。

  张计生追了上去,也不管老婆是不是在里面生死不知了!

  “作孽啊,后悔啊,真是后悔啊,当初就不该把凤姐嫁给他们老张家的。”齐母捶着胸口大嚎。

  齐凤萍道:“妈,要是他们真敢和我大姐离婚,让大哥打死他们,看他们敢不敢!”

  程素瞥她一眼,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话可真敢说!

  等待的过程总是那么漫长,程素也从齐母口中听到了大姑姐的故事。

  要说齐凤莲从二十岁嫁给张计生至今也有十一年了,嫁过去的第二年就生了大女儿张亚云,因为是个闺女,她婆婆张母就很不满。后来几年,也不知怎么回事,齐凤莲也没怀上过,直到亚云四岁,她才又怀上了,可五个月的时候,在农忙时流产了,落下来的时候都是个成年的男婴了。

  小产比生子更伤身体,齐凤莲自小产后,也没补好,身子一直就不太好,加上她婆婆是个嘴巴厉害的,天天骂,心情更抑郁,正正因为这样,好几年都没再怀上过。

  也就去年,终于怀上了一胎,到了四个月的时候,东托西托的塞了个大红包去医院照了个B超,知道是个男婴,这下子张家可都高兴坏了,对齐凤莲的肚子千金万贝的宝贝起来,就连她自己,也十分的紧张。

  这两天,田里的稻子熟了,张计生和他爹在田里干活,张母就让齐凤莲去送饭,偏偏齐凤莲就觉得身子不太舒服,她都八个月的身子了,不太想去,让张母叫妯娌王丽送去。

  王丽是张家小媳妇,自小就娇生惯养,又是个泼辣的,因为家里条件好些,张母就讨好她护得很,她一叫头晕,张母就由她了,对齐凤莲说多走走到时候也好生。

  齐凤莲只得去送饭,结果半路上就摔跤了,肚子痛要生,匆匆的抬回家找了产婆来接生,谁知道两个小时了,血流了不少,宫口都开不全,只得又拉去了县医院,说可能得剖,张家就不肯。

  齐母他们去到齐家,正要把凤莲抬去医院呢,来到医院,听说剖,死活不签字。

  而张家不肯剖,是觉得剖腹太贵,太费钱,在他们眼里认为,女人生子,这年头谁不是在家生了,一天就能走动了。

  可这剖腹,手术费贵不说,还得住几天院,那可都是钱啊,谁舍得?

  更重要的是,这样难产的,剖腹都要签个责任书,关键时刻保大保小要选个,张家就更不愿意了,保小自不在话下。

  保小,齐母又怎么肯,那可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这么闹了起来,张家就搁了重话,要是保大他们就不管了,离婚。

  嫌花钱多呢!

  所以,齐母她们才会这么气愤,不说她们,就是程素也愤怒,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也不知道你大姐能不能撑过去,要是……去,打电话给泰国,他们这是当我们齐家没人。”齐母红着眼,愤愤的对程素吩咐。

  齐泰国是家里的长子,让他回来坐阵也是撑腰,毕竟是军人,煞气够重,妖魔鬼怪都离得远点,二来也震一震张家。

  “再看看吧,泰国在部队里,哪能随便回来!”齐父沉声道,他想抽烟,又想起这里是医院。

  程素的火气蹭蹭的升,心道愚昧啊,可恨啊,要是自己不是赶了过来,那这责任书最终是不签,齐凤莲一尸两命?

  她想到那情景,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从前,听说过这样的新闻,也只觉得那是新闻,可眼下,真切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她觉得无比的心寒。

  最让她心寒的是齐凤莲的丈夫张计生,那个懦弱没有担当的男人,自己婆娘在里头频临生死线,他这边还在顺着他娘,说不签就不签。

  现在,他娘闹脾气要走,他不管老婆在产房里拼命,不在这守着,去追他娘?

  “真他妈的!”程素看着张计生他们离去的方向,爆了一句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