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盗墓之替进青铜

鬼打墙(二)

盗墓之替进青铜 拾年约 3832 2017-09-14 00:34:02

  吴月猛地顿在原地,缓缓垂眸。第一站,开始……没空思考任何状况。青铜门,绝对要进!

  手电照向前面,只见甬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石头墓门,门上飞檐和瓦当上都雕刻着云龙、草龙和双狮戏球的图案,门卷好像是金属的,左门上雕刻着一只羊,右门上雕刻着另一只不知名的东西。走近一看,石门关的紧紧的,门缝和门栓的地方都用铜浆封死了,但是左边的门上,羊的肚子上,给人炸开了一个脸盆大的破洞,冷风就是从这里面吹出来的。

  吴月缓缓向前,看着那大洞等着吴邪科普。较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眸,“这不是门。”吴邪推了推:“打不开的就不是门,这是封石,是用大块的黑石头垒砌,然后用铜水封死冻结成一个整体,做成门的样子,胖子说的没错,这条甬道是骡道,修的这么宽,是为了便于骡子拖动这些石头。”

  胖子蹲下来看了看墓门上的破洞:“墓道里有封石,看样子这条墓道应该挺重要,能通到地宫的中心,路算是没错,那标记看来真的是引路的。而且洞都开好了,他们已经进去了。”说着探入半个头,把手电伸进去,照里面的情形。

  吴月咬了咬牙,不。这不是给你们引路的,是……给他自己。吴月欲想抬手却硬生生止住了,止住了……不要再想了,后面的路。自己走吧!抬手摁住自己的面容,第一次……第一次,那么讨厌张起灵这张脸。第一次,那么讨厌……这往未来发展的痛苦。

  探进去的胖子道:“还是墓道,里面还有一道封石,看样子万奴皇帝从小缺少安全感。”吴邪接了句:“扯蛋,你家的门还三保险呢,封石最少也有三块,三千世界,你懂吗。”胖子没听到吴邪说了什么,他把手电往里面一放,缩身窜进了门上的洞里,到了封石的对面。很快听到他打了个磕巴,自言自语道:“我操,好冷。”

  吴月愣了愣,略过潘子把胖子踹了进去。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明显打了个寒颤。‘好冷!’作死穿一件黑色背心和黑色皮衣,根本就是二八天的形象。冷的几乎僵硬在原地,接近了啊……

  人陆续爬进来,吴邪注意到吴月的模样。没有说什么,吴月深呼吸几口气向里望去正前面还是一道封石,不过这一道就比较简陋,没有外面的飞檐。封石上同样给炸了一个洞,比刚才那个更大。

  不做停留,继续爬了过去,后面还是一样,墓道继续延续,面前又是封石,上面还有洞。

  “我操,他娘的还没完没了。”胖子嘀咕道。

  吴邪道:“这很正常,一般的封石都七八吨重,长一点的墓道会有六七重封石,这些算是好的,厚度可能只有一半。咱们的老祖宗没炸药,对于这种封石塞道的古墓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一行人持续往里走着穿过了最后一道封石,面前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另一条所在这条甬道垂直交叉的墓道从面前穿过,而这条交叉的墓道所在的甬道宽度还要宽一半,高度更是高的多。

  陆续走到十字路口中央,发现这一条墓道不是刚才的那种黑色,而是一片丹红,上面是大量鲜艳的壁画长卷,几乎连成一体,一直覆盖到手电照不到地方,连墓道的顶上也全是彩色的壁画。

  吴邪赞叹了一声,“这条肯定是主墓道了,直接通到椁殿的直道,整座地下玄宫的中轴线,不然不会修饰的如此华丽。”

  “别感慨了,咱们是贼,还是老问题,往哪里走?”胖子问道“快找找,附近还有引路的标记没有?”吴月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些壁画。整个人宛如断了线的娃娃,瞳孔失去了焦距。

  吴邪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吴月,交错的手电光线反射到吴月脸上是那么诡异。

  才找了一会,一边的潘子突然就“嗯”了一声,招呼两声过去。几人凑过去,果然又发现了一个符号,给雕刻在一边的墓道墙角。

  “这他娘的省事情了,碰到倒斗界的活雷峰同志了。”胖子道。“咱们一路顺着走就行了。”吴邪这时却摇了摇头,因为看发现,这一个符号,和以前看到的那几个,已经不同了。吴月微微扭头,看了看……不,这不是张起灵的。沉了沉声,却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打了个哈欠。

  潘子对吴邪道:“小三爷,咱们这里也就你有点洋文知识,连你也不认识,那就没法认识了,你要不把这几个英文字翻译成中文,咱们不知道整句话的意思,咱们也能猜啊?”

  吴月还在打哈欠,吴邪叹了口气。不打算给潘子去科普“说要猜的话,不如猜这符号是谁留下的,以及他留下来的目的,这样猜到意义的可能性还大一点。”吴邪缓缓说道

  胖子奇怪道:“谁留下的我们不知道,但是留下的目的我们还用猜吗?这肯定是给我们引路的啊?”

  吴邪摇头道:“我以前也这么想,但是现在就非也,如果真是为了我们留的,至少该写我们看的懂的符号,雕刻这些符号的人用的形式如此晦涩,现在看来目的并不是帮助我们,我们可能只是捡了个便宜,这符号是给别人看的。”

  潘子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又问道:“那别人是谁呢?”

  “阿宁他们人多,可能分批了,这符号可能是他们几个小队之间的暗号。”胖子道。

  吴邪点了点头“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这个现在猜也没用。”

  吴邪看向吴月文:“小月你知道吗?”

  吴月停下动作缓缓转头看向吴邪张口“不知道。”

  不,她当然知道。知道这里之后将会有什么……鬼打墙!宛如莫比乌斯环,永远的轮转。这个环就好像套在了吴月双手上一般,只能看着它不断轮转却做不了任何改变。永远……

  潘子听完突然说道:“也不对,我觉得这个符号表示的信息不可能有什么危险方面的提示,你想,墓道之中有没有危险,要走过才知道,没理由他们走过之后,再返回来刻这个符号,也就是说,这个符号是那人即将要进入这个墓道的时候刻的,表示自己走了这个方向了,告诉后来人自己的行走顺序,至于里面是什么,当时他刻的时候是并不知道的。这其实有讲究,叫做‘追踪语言’。”

  吴邪没听说过这东西,胖子问他:“什么叫追踪语言?”

  潘子道:“我打越南猴子之前,当兵的时候学文化课,因为是在丛林里服役,所以学过很多关于救险的东西,‘追踪’语言,就是一旦在丛林里遇险迷路,你在自己找出路的同时,必须标志你的行走路线,这种表示的方法是有特别的规律的,后来的救援队看到你的标识,就知道你在这一带做了什么事情,比如说食物充足的情况是一种标识,食物吃完了的情况又是一种表示,队伍中有人遇难了,又是一种标识,救援队跟着你的标识走,就可以一路知道你的近况,如果事情极度恶化,他们就可以用这个标记作为依据升级营救策略,这听说是老美打越南人的时候发明的东西。”

  吴月在一旁听着他们那边讨论,缓缓叹了口气。走到一旁闭上眼,感官一瞬间放大不少。

  ‘呐,知道前面吗?’

  ‘不知道。’

  ‘怨气重,鬼打墙。’

  ‘嗯。’

  ‘你倒是不怕,那个引路小子的爹可就死在里面’

  ‘和我,有关系吗?’

  ‘噗嗤,当然没有。不过你可别崩溃了啊。’

  ‘哼’

  远处吴邪唤了吴月一声,让其快点跟上。吴月看了人一眼踏着高跟跟了过去,高跟的声音有些刺耳在这看似空旷的空间里不断回荡,让人不舒服。有些丝发黏在一起,也没了刚来的柔顺黏在脖子上有着实有些不舒服。原本上翘的嘴角也平复成一条直线,原本清澈的眸子变得和张起灵那般深邃,抬手拿起口袋里的发带,把那有些湿漉的长发拢上去,随意的抓了抓然后用发带绑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了很多,也多了几分冷意,吴邪瞥了几眼吴月那越来越阴沉的脸不自觉的抖了抖。

  一路走的是极其小心,或许其实心中已经非常厌烦这一种走路都不得安宁的地方,但是有没有办法,既然来到这里了,总不能少了这一步骤,否则之前的千辛万苦,不就白费了。

  本以为会在这墓道中消耗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没想到的是,这一段墓道极短,不到二百米,便陡然变阔,尽头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玉门。

  吴月顿住脚步,瞅了大门一眼。却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驻足在门前磕着眼轻叹一口气,呐……还能回头吗?

  这是冥殿的大门,因为墓道口的墓门不会用如此好的石料。门的下半截已经给炸飞了,露出了很大一个空洞。显然已经有人进入过了,不知道是阿宁他们,还是其他人。

  心中暗喜,这么说还是走对了路了,门后面就是整个地宫的核心部分,吴邪脑子里马上浮现出很多经典陵墓的结构,这里虽然是东夏的皇陵,但是由汉人主持建造,想必和中原的墓葬不会有太大的区别,进入之后会看到什么呢?不禁有一些紧张,不知道万奴王的棺椁是什么样子,四周有没有陪葬的棺材。

  几个人俯下身子,鱼贯而入,进入了门后的墓室之中。胖子谨慎起见,打起了冷烟火,让照明力度加大,好一下就看清楚墓室里的布置。

  在冷烟火亮起的一瞬间,就看到一幅让人窒息的情景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如此的情景,几乎都冻立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这个墓室比刚才看到的葬酒室,高度和宽度都差了将近十倍,四根满是浮雕的巨形廊柱立在墓室的四个角落里,墓室的地面上到处堆着很多东西,冷烟火一亮,就能发现那是小山一样的金银器皿、宝石琉璃、珍珠美玉,用手电照上去,流光溢彩,简直让人不能正视。

  吴月抬手挡住了一部份反光,眯起双眸有些不适应的撇过头。真是刺眼啊,这些金银珠宝,但是有什么用,看得到带不走的物件。

  “我的爷爷——”胖子眼睛瞪的比牛还大,脸都扭曲了。

  吴邪也惊的够呛,几乎站立不住,潘子喃喃道:“我说什么来着,女真的国库,南宋的岁供,我他娘的没说错吧。”

  吴月坐到一旁伸了一个懒腰,一脸毫无兴趣而且疲惫的表情

  胖子想滚到金银器堆里去了,吴邪都有上去滚滚的冲动,但是心中还有一丝理智,拉住胖子让他不要得意忘形,很多墓葬的的金器上都喷着剧毒,滚到里面被毒死,太傻了,这些东西最好还是不要碰为好。

  可是吴邪拉住了胖子,却没拉住潘子,他已经冲进金器堆里,抓起了一大把金器,目瞪口呆的看着,反射出的金光照的他的脸都是金色的了,浑身都在发抖。接着他松开手,那些东西就从他的手指缝里摔落下去,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吴月打了个呵欠,看着他们那疯狂的样子不禁无奈。不过自己第一次见的时候也是这表情就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