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的“早恋”故事

第六章

我的“早恋”故事 沧海一声笑 1045 2007-01-25 21:26:58

    在我们县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看从小,马看蹄爪。这里的人认为一个人倘从小忧国忧民,日后必是政界要人或者诗坛巨匠,倘从小舞刀弄枪,日后必是将军大帅或者武林高手,倘早恋,则日后必是色狼或者流氓,其结局大多是蹲大狱或者吃枪子。这下你明白名声一臭对我的影响有多大了吧。没人愿意跟一个将蹲大狱或吃枪子的人有任何联系,所以在那四个月里,我成了一个四面楚歌众叛亲离万人唾骂的孤家寡人,连街头乞丐也不愿与我搭腔。

  我不知道那四个月我是怎样熬过来的。在家里,我不准看电视,不准听歌,不准看小说,日记三天公布一次,一进家门立即被锁进房里,除了吃饭拉屎外不准轻易出来。人人对我不理不睬,个个对我冷眼相看。在学校,胆小的同学为了不被多疑的班主任怀疑成我的同党,不与我说话,不同我玩耍,不借我东西,不与我有任何接触,不与我单独在一起,仿佛我是一个瘟疫病人。有几位爱子如命的家长为了防止我污染了他们孩子“纯洁的心灵”,甚至联名上书要求学校将我开除,最好送往派出所劳教,说这样“对所有人都有好处”。这件事最终在我爸爸五个红包的大礼下才得以解决。

  在那四个月里,孤独像空气一样包围着我,我默默地穿梭于学校厕所和家之间,行尸走肉一般。我过着囚犯一样的生活,嘴已基本丧失说话的功能。我每天唯一的渴望就是睡觉,进入梦乡,因为梦境远比现实要缤纷绚丽,梦中的生活远比现实生活要丰富多彩。而且我要提心吊胆地时刻绷紧神经作好防卫准备,因为在那段时间由于人们对我过于鄙视和厌恶,常有不明飞行物向我飞来,而学校承诺对于这类过激行为他们一般是不会追究其责任的。所以每天我至少有22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是呆在教室或者我的卧室内的,出门的时候我得戴上口罩或面具,尽量把自己打扮得与套中人接近,从而不让人认出我,以此来保证自身安全。

  相信大多数读者已经明白我为什么会成为中考状元了。不错,在那段时间里我唯一的朋友就是课本、笔及练习本,我不断地看书,不断地做练习,不断地背书,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忘记我的寂寞和孤独。初中三年的教科书被我在四个月内无一遗漏地复习了一遍,这里面还包括各种辅导书。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从没想过要成为什么中考状元,洗清臭名换来香名以表示自己已重新做人从而让人刮目相看,我只是想如何才能忘掉现实,打发掉这无聊的日子。

  但我却因此获得了中考的成功,从此上电视上报纸忙得不亦乐乎,一举成为了小县城里的少年名人,梦一样的。所以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我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看来关于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古谚,以及福祸相依的高论确实是有些道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