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的“早恋”故事

第五章

我的“早恋”故事 沧海一声笑 1208 2007-01-25 21:26:58

    这篇文章写到这的时候,向我约稿的那名编辑找到了我,并看了我所写的部分。他皱着眉头很失望地问,谁让你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是让你写你的中考成功经历的,比如说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捉萤为灯之类的,总之把那段经历写得越苦越好越难越妙。我很无奈地告诉他,这些经历我全没有。他说你不会编呀。我说这不骗人吗。他于是退而求其次,那你就写这种类型的故事吧:某位老师在中考将临的最后四个月不遗余力地帮你,使你深受感动从而发愤图强并获得成功。你把那位老师写得越善良越高尚越无私越好。我立即抱歉地告诉他,我没有遇到这样一位老师。他于是很失望地走掉了,并且告诉我这篇文章不用再写下去了。这时我想起了我那位很有小说阅读经验的同学的话,看来这家伙确有先见之明。

  但我不忍看这篇文章就这样有头无尾,先前所花的功夫全部付诸东流,我决定还是把我余下的部分写完。

  那天从老太太的办公室出来后我很高兴,因为好几节课都是平平静静的,我以为这事就这样被我用沉默摆平了。但是我错了,放学时我又被“请”到了办公室。我进去的时候,那里已经齐刷刷地坐了二十几个人。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从未一次性见到过这么多的官:正副校长、学年组长、教导主任、团委书记、党支部书记、政务处主任,就差工商联、税务局、市场管理所没出现了。还有我的家人:我爷爷我奶奶、我外公我外婆、我爸爸我妈妈、我姐姐我姐姐的男朋友,再加上我三个舅舅两个伯伯一个舅老表,我们家春节大团圆的时候也没聚得这么齐。

  我知道事情已经闹大了,而且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我很害怕,害怕到了双手发抖大汗淋漓小便失禁的地步,这程度绝不亚于我遇见兄弟会哥们儿时的。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等待着他们的审讯。最先发话的是校长,他说经过慎重考虑仔细研究,他们决定对我实行学校家庭联合教育法。接着他们就开始“教育”我,男的正面规劝,阐述利害,女的旁敲侧击,晓明大义。从语气上看,软的硬的,不软不硬的,温温吐吐的,立体交叉全方位。从方法上看,有的软语相劝,有的威逼恐吓,有的以利诱之,有的现身说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忙得不亦乐乎。这些方法我在老太太那儿已经全部领教过了,不过这样的阵容我是从未见过的,我只好拿出我的看家本领:以沉默应付一切,任他们说得天花乱坠感天动地口干舌燥,我总是一言不发。

  最先耐不住性子的是我爸爸,他大骂道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怎么不说话了?聋了?哑了?要死快埋了?说完就操起一个茶杯向我砸了过来。幸好我慈祥的敬爱的爱生如子的班主任老太太眼尖手快,她一个饿虎扑食抓住我往边上一推,不过自己没来得及躲过茶杯,所以被立即送进了医院。这样一来那些光荣的“教育者”们乱成了一锅粥,我因乱得利因祸得福得以重返教室。

  不过事情还是没有结束。下午到校的时候,学校到处都贴满了黄榜,广播里也说着我的事。原来那些“教育者”们经过再次的慎重考虑仔细研究,决定对我处以通报批评的惩罚。这样一来,我的事就人尽皆知了。这样一来,我的名声就彻底地臭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