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的“早恋”故事

第二章

我的“早恋”故事 沧海一声笑 1060 2007-01-25 21:26:58

    当我把这篇文章写到这的时候,我的一位很有小说阅读经验的同学看了它,并问我,你准备把它写成一篇小说吧?请问你这篇小说的主题是以颂扬为主吗?我说不是的。他于是很自信地告诉我,我已经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了。你会说你和许小梅在买书时产生了爱慕之情,随后坠入爱河,但你们并未因此沉沦,而是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你也从而一举成为了中考状元。这样一反传统,打破早恋会误学习的说法。说实话我很佩服这位老兄的小说天赋,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他就构思出了一篇小说,而且远比我这篇精彩。但我很坦率地告诉这位老兄,下面的情节和他说的完全不相同。他于是又很自信地告诉我,你这篇小说肯定没人要。

  我没理他,继续写下去。

  那天,当我和许小梅走进书店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邻居王嫂也在。她是我们小区出了名的长舌妇,造谣生事的本事百里闻名。我们选书的时候,她不停地用眼角瞟我,一副洞晓天机的样子。这让我很不自在,而且相当害怕。因为我知道,关于我和许小梅的风言风语必定会在三天内传遍整个小区。以这个长舌妇的特点,她一定会反复反复再反复地播送、制造出上百个不同版本。直到小区内五岁的小丫头见了我都是一副如临色狼畏而远之的表情。不过本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正义心理,我还是硬着头皮撑了下去。

  我的猜测没错。当我走进家门的时候,妈妈立刻质问我那个女孩是谁,同时以严厉得令人胆寒的眼光逼视着我。这个结果我已经提前预料到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看来我低估了长舌妇的本事。所以我一时显得很慌乱,我很委屈地问妈妈,您是不是听到什么谣言了?说完这话我立刻开始后悔了,因为在妈妈面前,凡她已经认定的事,不辩解远比辩解要好,因为一辩解就是狡辩,犯了错误还狡辩,罪加一等。果不其然,妈妈发火了,她声嘶力竭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书店的事说了一遍。这时的版本已经变成了我搂着许小梅的腰,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而且还在许小梅的脸上“吧唧”了一下子。天啦,看来我再次低估了长舌妇的本事。

  接着,妈妈开始发挥她吞天吐地的演讲特长,她滔滔不绝喋喋不休唾沫横飞地从油盐酱醋扯到了国际形势,最后越说越激动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然后以一番感天动地的煽情言辞作结尾。娃呀你是我们全家的希望,宝贝呀我们全家都靠你啦,乖儿子呀你一定要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与那小丫头彻底断了呀……好似有千万只苍蝇飞于耳畔嗡嗡嗡嗡刺耳无比,我头痛欲裂最后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耳朵以保护听觉神经。我的这一举动立刻引来了妈妈的强烈不满,她暴跳如雷地告诉我她将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班主任。

  还好,妈妈还算理智,没有大义灭亲把我送往派出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