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冰川之恋

冰川之恋

陈川

  • 短篇

    类型
  • 2007-01-14上架
  • 222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冰川之恋

冰川之恋 陈川 2228 2007-01-14 10:30:31

    (一)

  冰和川相识了。

  在一个水一样的世界,缥缈而又透明。

  荧屏上冰的头像开始闪动,川迫不急待地打开。

  在吗?

  等了好久了。

  冰和川如幽会般,在这样虚幻的世界,企盼,眺望。

  对,是幽会,一个令两人魂牵梦绕的幽会。

  冰,一个火一样的女孩,外表冷落,内心狂热。

  川,一条放任自流的河。

  我是一个很虚伪的人,我不了解我自己。有时奇怪,虚幻的世界比现时的世界要完美,陌生人甚至比朋友更安全。你有这种感觉吗?冰问。

  我也有,有时感觉这世界想一张陌生的脸,有着我看不清的表情。朋友是为了利用,恋人是为了取悦,平时在你面前甜言蜜语的人,往往是让你受伤的人。川说。

  冰看着如此失魂落魄的文字,她惊于川的变化,是变得成熟还是更不可理喻,冰不清楚。自己处心积虑要追回的明星难到是一块已陨落的怪石?

  你难到也怀疑亲情吗?冰忍痛拨动川心中最苦的弦。

  沉默,一如冰所料。但又远远超过了冰的预料,沉默得太久,冰怕川再次成为断了线的风筝,线头在自己手里,而风筝却沦落天崖。

  终于,川的头像开始闪动。

  我还有亲情吗?父母离异,我却成了他们的累赘,成了被他们踢来踢去的玩物,亲情已离我太远,遥不可及,我一无所有。文字,正如其人,流着愤怒的血。

  对不起,我提起了你的伤心事。冰道歉。

  不,不是你的错。川安慰到。

  你了解你自己吗?冰又问。

  我不知到梦是什么颜色,也许它自有它的颜色

  我不知到风要吹向哪里,也许它自有它的方向

  我不知到孤独是什么,也许它像小草一样

  我不知到自己是什么,也许我是天空中奔跑的迷鹿

  冰知到,这是川最喜欢的汪峰的迷鹿

  (二)

  今天你怎么这么沉默啊?冰担心地问。

  哦,没什么,只是今天是她的生日!川敲下这样的文字并带着一副伤心的表情。

  震惊,冰没有想到川还记得自己的生日!眼睛悄悄地湿了。

  你还爱着她吗?冰颤颤地问。

  不知道,也许吧,我忘不掉她。

  冰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她知道川没有骗她。两年了,自己苦苦追寻爱情,而结果有回到了原来的起点。川的头像有开始闪动。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川问。

  没,我只是在想在她生日的时候你们都怎么过?冰无意的回答。

  哦,那时我们都会在一个熟悉的酒吧,开一个单间,我们俩烛光晚餐。川开始回忆,涩涩的。

  冰楞了一会,川这简单的叙述,把冰带到了那遥远的回忆,拉也拉不回。

  是不是那一年酒吧啊?冰试探地问。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也常去,和你男友?川坏坏地问。

  是啊,每当这时他总是约我到那熟悉的酒吧,在那个房间里,他会事先放好百合,他说百合最适合我。冰喃喃地说,像是在自言自语。

  呵呵,你还真有眼光啊,他像我一样优秀!

  什么啊,那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冰狠狠地说。

  那时侯她会高兴地趴在那白色的花瓣前,久久不忍离去,她说她的连衣裙很像百合……川下意识地停下来了,他不想再次触动那还未结疤的伤。

  你是不是说她更像百合,说她是百合天使啊?冰像是在发难。

  你怎么知道啊?川吃惊地问。

  我猜的,你们男生都是这样花言巧语!冰再次狠狠地说。

  不是啊,她真的很像百合,她像百合一样单纯。她是百合天使,纯洁的天使!哎,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一切都过去了。川痴痴地说。

  冰看着这样的文字,她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也许今天说的伤了他的心。

  对不起,我今天不该提起你的往事!冰真诚地道歉。

  哪有啊,你没发现今天我说了很多了吗?我今天真的很高兴,是你让我回到从前,是你让我知道我的心还没有死!真的!我现在明白我以前活在了自己的影里,虽然我忘不掉她,但我还可以有新的开始!川真诚的说。

  冰看着如此真诚的话语,她的眼再次湿润了。是啊,一直以来,她努力地帮助他走出过去,帮助这条放任自流的河找到自己的岸。可是自己能不能做到,她不知道,但是现在她似乎看到了希望。

  对了,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川搭讪到。

  呵呵,说来很巧啊,我也是今天的生日啊!冰似乎要说些什么。

  啊,真是巧啊,那祝你生日快乐啊!

  冰脸红了,气呱呱地说道:你个傻瓜!

  (三)

  川感觉自己要有可以依靠的岸了。

  可自己找到了吗?川问自己,但又不置可否。

  你有过爱情吗?冰在试探。

  我们已经分手了。那天,她走了,那样决绝。我多想喊住她,可是我没有,我在爱情和自尊之间选择了后者。我期待着她会回心转意,可是奇迹没有出现。你呢?川问。

  我们也分手了。那天我走了。我转身的瞬间,我多么渴望他会抓住我,或者呼唤我的名字,我清楚只要他那样做,我会不顾一切的扑入他的怀抱。可是他没有,三年的爱情灰飞烟灭。我是不是和你女友相似啊?冰问。

  是,太像了。如果你是她就好了。发送了信息,川又后悔自己口无遮拦。

  冰窃喜。你恨她吗?

  我已分不清是爱还是恨,但忘记一个人的确需要一辈子。

  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基于相互理解和信任。感情越深,对对方的希冀也就越大。当对方稍有不对时,自己却有感觉的反差,伤害也就随之而来了。

  川看着这样的文字,震聋发馈。

  我们可以见面吗?川问。

  冰看着这短暂而又热情的文字,可以吗?她问自己。她相信时机以经成熟。

  那好吧。到公园龙虎泉旁的柳树下见面。冰答应了他。

  川惊诧了,那可是以前和女友常去的地方。

  好,我穿红色衬衫,手里拿一份报纸。

  我穿白色连衣裙,戴粉红皮制小跨包。

  川再次惊诧,他想不到冰和女友连穿着打扮都惊人地相似。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龙虎泉旁的柳树,郁郁葱葱,条条柳枝随风飘扬。

  川拿着一份报纸,向龙虎泉走来。

  川不知到自己是什么心情,是激动,是希冀,是恐惧,还是三者兼而有之?

  终于走近。

  他分明看到已分手三年的女友,穿着连衣裙,跨着粉红皮制小包,在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川不顾一切地飞奔过去,把冰搂在怀中。

  我中了你的圈套。川喃喃地,幸福地说。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