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迷茫的苍狼

第五章 莫名其妙

迷茫的苍狼 pqsh2000 1487 2006-10-28 22:02:49

    不可名状的那种感受,不可名状的那种心情,不可名状的那种意境,我已深深地遗忘在那黑黑的角落,竟然旁屑了路边的残枝败叶,风佴神韵,静梳内绪……

  心塔似乎是塌了,又一次遭遇滑铁卢,呵呵,似乎都已经成了惯例、魔咒了,从不相信佛,暑假时竟然不禁地走进了佛堂,心理有种朝圣的感觉,佛说我生性克妻,听后,我长嘁而笑,不可能,因为我不信佛……

  给个电话给家里,哥竟然停机。老爸的手机也停机,搞笑,那我该怎么办呢?东南西北哪处是我家,想起了一首歌《没有家的孩子》,一下子感觉到我跟那些在深山里的孩子有着惊然的相似,对都市生活的迷茫与疲倦,需要一个人独自闯,一个人独自磨,现在有突然想起曾经的那个人说过,她喜欢草原,现在想来,真的还是那种生活惬意,不想在这样疲倦下起了,想早点静下来,安顿下来,就这样每天跟淑芳一起去上自习,既而吃饭,既而睡觉,既而上自习,就这样了,静静地、周而复始的打磨日子……

  淑芳是只懒鬼,早上定要睡到七点四十的才肯起床的家伙,原本跟她在一起上自习可以不需要每天去图书馆占位置了,现在看来没指望,早上给她电话她关机,没办法吵醒她,她还振振有辞地说,我全寝室的人都是这样的,我能有什么办法,真跟她无雨……看来以后日子又要难过了……挨上了一个懒鬼女生真是没办法,不过给了她最后期限,24号以后给我乖乖地占位子去,要不我就撤。

  老乡就是老乡,做事帮忙也肯卖力,淑芳是,小芳也是,不说什么,就是因为是老乡,小芳不姓小,真姓姓王,我直呼她小芳足见我跟她关系的不一般,但我跟她认识仅三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跟淑芳同电话,叫她帮点忙,她说她不符合条件,就给我介绍了小芳,既而就给了她的电话给我,既而就这样认识了,当我叫她帮我跑业务时她正在帮人家做同样的业务,没说什么就停下来其他人的业务,急帮我搞,我也很客气给了她最高的报价,做事真的很卖力,业绩也不错,还时不时地给我电话,告诉我今天搞了多少,我说你以后若是病死的,最有可能病因就是“嘴癌”,她说话真是很快,很干脆的,速度快得惊人,普通话中夹杂着家乡话,令我这个十足的老乡也有时犯愁,有时就这样默默过去了。

  我们不是同一个中学出来的,一个都不是,我是余干中学的,他们有些是黄埔中学的,也有些是蓝天中学的,还有……,但操的都是一口正宗的余干话,也许就因为是这样,什么什么难解的结就很容易地解了,做生意时很正经,但平时我就是痞子,痞惯了,有时做什么事的时候也竟有点含糊了,帐本做得不细了,字也很草,衣服堆在桶里一堆一堆,内理也很少,幸好只有这些日子,要不然就会被寝室兄弟轰了出去了。

  我寝室不是很和偕,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家在寝室很少说话,我更是,经常洗完澡就上床睡觉,抑或看看书,很少搭趣,但寝室人却都是很好的,只是已经是大三了,考研的准备考研,考公务员的考公务员,忙考试的忙考试,有时间就去陪陪女朋友,跟老兄多聊聊,大三了,快毕业了,时间不多了真的要好好珍惜一下了。未来是什么样的,谁也不知道,也无法预知,真的要珍惜的只有现在了。

  我在老校区有些朋友,他们现在就要去实习了,面临的压力很大,他们经常长凄时间要慢的就好了,晃眼三年就这样过了,自己心理都没底了,出了社会自己该要干吗?找工作,成家立业……好多东西都不能由我们选择了。

  我的日子逝去是一个个崭新的面孔在我面前出现为标志的,一年就这样过了,不为什么,因为新生老了,这也是“老枝调零新枝占,一代新人换旧人了”,至于能不能领风骚三四年就要看奇迹了,我门都是沧海一粟,人途过客,能稍微留下一道刻痕就很不错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很喜欢听迈克尔杰克逊的《just beat it》,也许我们以后走在街上时,恐怕真的只能是 just beat it 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