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Boss,请节制

0034 不见棺材不掉泪

神秘Boss,请节制 亦随 2252 2016-10-28 12:00:00

  水珠的效果再神奇,也没有起死回生的效果。之前的努力,完全白费了。

  裴施语愤怒不已,眼睁睁的看着精心照顾的花,就这么死了,她心里非常的不好受,尤其是,就在今天之前她还在欣喜它能够活过来!

  这些植物也是有生命的,还充满了意义。为了不必要的争斗,去残害它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周明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算对我有意见,也别拿这些花置气啊!”

  周明珠慌忙为自己解释:“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不过是路过,这个疯女人就冲过来,说我撒药,想要害死这些花。”

  “老夫人,红姨,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卫小萌和裴施语是一伙的,救不了这株玫瑰,就想赖到我身上。”

  “哼,到现在你还想狡辩!昨天这株玫瑰已经开始好转,今天突然又死了,全都是因为你。”

  周明珠轻蔑道:“谁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目的是为了抓我这样的倒霉鬼给她顶罪。”

  卫小萌气鼓鼓的,她从花丛里将一个玩具小熊拿了出来。

  “这是个微型摄像头,我们看录像,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周明珠惊诧不已:“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卫小萌,你当这是什么地方!”

  这确实是她考虑不周了。

  裴施语一惊,忙转向宁老夫人,把责任都兜到了自己的头上:“老夫人,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非常抱歉没有提前跟您打招呼。”

  宁老夫人难得脸上没有带着笑容:“这是怎么回事?”

  “玫瑰花第一次枯败,我就在土地里闻到一股淡淡的除草剂味道。当时问了红姨,确定花园里是绝对不能放任这些东西存在,就在想是不是有人故意这么做。”

  裴施语的目光冷冷地扫过了周明珠。

  “你看着我干嘛!当时红姨说了根本没有除草剂,都是你故弄玄虚。”

  周明珠咬死了不肯松口,要把红姨也拉进来。

  “我也怀疑过自己的判断,就先把这事放下,努力去救治这株玫瑰。很幸运,这株玫瑰渐渐好转。这时,我开始有些担忧,之前的事会不会重蹈覆辙。”

  顿了顿,她微笑望向卫小萌。

  “小萌知道后,很热心的帮忙,就有了这个小熊。如果有冒犯,都是我的错,还请老夫人不要责怪小萌。”

  “老夫人,这都是我想的主意!你要是生气,就骂我吧。”卫小萌连忙道。

  “不过这之前我们先看看录像内容好不好?我刚才亲眼看到周明珠对着玫瑰撒药,结果没一会就给枯死了,里面都记录了。”

  周明珠浑身一冷,脸色刷白。

  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个深坑等着自己跳,她刚才也看到这只小熊,只是没当一回事。

  她本来以为就算被卫小萌抓到,也拿她没办法,反正死无对证,只要她咬定了是她污蔑就行,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个后手。

  宁老夫人的目光投向她,整个人顿时头重脚轻。

  “老,老夫人,我,我确实撒了东西,可绝对不是什么除草剂,而是从花鸟市场买来治疗植物疾病的。”

  周明珠脸上尽是冷汗,慌慌张张的解释:“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都是那些小贩忽悠我!对,都是那些人想要骗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哼,你既然知道,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都没做,还把责任推给小语,真是太坏了!”卫小萌冷哼。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实在太害怕了。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一番好意,结果会弄成这样的接过,整个人懵了才会干傻事。”

  周明珠哭丧着哀求,之前的趾高气昂完全不再。

  “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在狡辩!”卫小萌恼怒道,圆圆的小脸气鼓鼓的。

  “就算你是被无良小贩给骗了,可之前就害死过这株玫瑰,你就应该知道药粉的厉害。现在还继续撒,就是故意的。”

  “你别冤枉我,之前玫瑰出问题跟我可没有关系。”

  裴施语冷冷的看着她:“我给你最后一次承认错误的机会。”

  “你吓唬谁呢,你别以为抓住我这个小把柄,就什么屎都往我身上扣!”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裴施语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化验报告,递给了宁老夫人。

  “这是之前土壤的化验报告,上面显示这种除草剂危害非常大,市面上是不准卖的。我们现在只需要把这里的土壤拿去化验,如果和我这份报告的一样,那就足以说明投放药粉的是同一个人。”

  红姨厉眼扫向周明珠,宁老夫人之前的和蔼再也找不到。

  一株玫瑰不算大事,可在她们的地盘干出这种龌龊之事就难以容忍了。

  为了斗气,能够毒害一棵极具意义的玫瑰,根本不把主人放在眼里。这是否意味着,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也能去毒死她们?

  周明珠瘫软在地,牙齿上下直打颤:“老,老夫人,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都是这个女人害我!对,都是她设计害我的。”

  一直没有出声的谢苒,开口劝道:“明珠,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你别再狡辩,还是想着怎么求得老夫人的原谅吧。”

  “小苒,你帮我求求老夫人,我都是为了你,才会这么做的!”

  谢苒诧异不已:“明珠,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有胡说,我都是为了你,才想把这个女人给赶走。”

  “我这段时间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谢苒一脸失望。说着转向老夫人:“老夫人,都是我平时不够关心明珠,才让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宁老夫人深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周明珠眼底升起希翼:“老夫人,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阿红。”宁老夫人给红姨使了个眼色。

  红姨点了点头,直接将周明珠从地上拉起来。

  “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老夫人,您听我解释……”

  周明珠还想挣扎的往前凑,极少出现在人群面前的司机阿忠,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将她直接给扔了出去。

  干脆利落,不留一点情面。

  周明珠在大门外吵嚷,不肯离去。没多久,这片豪宅区的保安走了过来,将人直接撵了出去。

  大家习惯了宁老夫人的和蔼可亲,好像永远不会生气的老婆婆。

  现在才反应,这可是宁家的老太太,从前也是从血雨腥风里走出来,怎么可能仅仅是个无害没什么脾气的老婆婆。

  不动则已,一动必是雷厉风行。

  大家都屏着呼吸乖乖站着,不敢随意动弹。

  宁老夫人看了裴施语一眼,对她招了招手:“你跟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