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Boss,请节制

0020 我来时,你已走

神秘Boss,请节制 亦随 2410 2016-10-21 12:00:00

  叶沛灵一回到家,就闻到厨房里飘来的香气,走进来发现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

  “你今天不是正式上班吗,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裴施语正好从厨房里短处一锅养生汤:“今天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出了一点小意外。”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啦?”叶沛灵顿时紧张起来。

  没有卖关子,裴施语将今天的事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她。

  “什么!你今天竟然去了宁家?”

  叶沛灵听完整个人都傻眼了,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怎么会有这种巧合,你这一天过得也太玄幻了吧。我知道你要去封氏大楼,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神发展啊。”

  “别说你了,我现在都还是晕乎乎的。”

  叶沛灵在屋子里来回走来走去,咬着指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都没有,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

  别人能拥有这样的机会感到高兴,即便不是为了那个男人,能攀上宁家,搞好关系那也是非常值得的。

  裴施语没有这种需求,只想平平静静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也就谈不上高兴,看到花园之后才没有之前那么勉强。

  “出版社那份工作怎么办?”

  想到这个,她就有些头疼。

  “宁家已经帮我打了招呼,出版社那边说是不在意。不过我打算明天到出版社那去看看,亲自说明一下情况。”

  宁家那边虽不用一天都在那待着,可是远离市区,一来一回半天就没有了。

  这意味着就没法在出版社正常,难以打入核心,这份翻译工作只能维持边缘化状态。还没工作就闹出这种事,出版社对自己的感观肯定会受到影响。

  事情已经发生,多想也没用,她只能用行动去尽量弥补。

  叶沛灵听到这话也点头赞同:“你在宁家只是暂时性,出版社那边才是正儿八经的工作,必须要把握住。”

  “根据之前传闻,每一拨进去的女孩子最长也不超过一个月的。”

  两人都不认为裴施语能够在那久待,更没做能和封少有什么联系的美梦。即便现在有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也不觉得有什么改变。

  “要是这样也挺好,出版社这边就不会耽误太长时间。”

  “对了,今天说了工钱是怎么算的吗?”叶沛灵眼睛都在冒光,宁家和封家可是出了名的壕。

  裴施语怔住了:“没人跟我提起这事,还有钱拿啊?”

  她整个人现在都没闹清楚,更别说想到这个。

  叶沛灵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废话!要是没钱还待着干嘛。听说之前那些女孩都拿到了一个大红包,数额非常可观。”

  “真的?”听到这话,裴施语也很高兴。

  没办法,现在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被这件事打岔,还不知道出版社那边的工作还能不能保得住呢。要是这边给钱,她也能缓一阵。

  “日常的工资有没有我不知道,红包是肯定有的,这可是封口费啊。白忙了这么多天,不表示表示,怎么也说不过去。”

  裴施语顿时对这个工作更加期待了,时间短、报酬高、工作环境好,还是挺值得的。

  宁家老宅。

  一辆黑色的轿车驶入,一个高大男子走了下来。

  “小苍?你怎么过来了?”宁老夫人看到来人,放下手中的茶杯,微微诧异。

  “你不是昨天刚来看我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封擎苍不动声色的环顾一圈,眼眸暗了下来,随即又恢复正常。

  “这是我刚拿到的百年人参,品相很好。”

  一旁的红姨接了过来,眼角带着笑意,和白天时候的严肃完全不同。

  “老夫人,苍少爷还是这么孝顺,为了送人参专门跑过来看您。”

  宁家老宅距离市区很远,过来一次很费时间。封擎苍年纪轻轻做到这个位置,需要大量的时间投入在工作里,睡觉都是掐着秒算的。

  “我这的好东西已经够多了,你不用这么惦记我。你的工作忙,不用天天都过来,这种琐碎的事交代给下边的人就行。”

  封擎苍未置可否,笔挺的坐在沙发上,器宇轩昂,完全看不出劳累了一天。

  “你吃过饭了吗?”宁老夫人关心道。

  空荡荡的肚子表达它的抗议,他微微蹙眉又恢复平常,不过一瞬让人难以察觉。

  宁老夫人敏锐的发现了,叹了一口气:“你啊,工作起来什么都忘了。来之前也不说一声,我也好提前准备。”

  “有外婆做的面就行。”

  宁老夫人失笑:“你这孩子,喜欢什么就永远不会换。你等着,我这就给你下面去。”

  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很快煮好了,封擎苍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动作迅速却又十分优雅,表现出良好的教养。

  空空的肚子被填饱,饿得痉挛的胃才得到缓解,他中午到现在一直没正经吃东西。

  “现在可以告诉外婆,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宁老夫人看他吃完,笑眯眯的询问,根本不信他刚才的话。

  “没有,就是想过来。”

  宁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顿时不再问了,以为是不方便说的事。

  封家那边向来不太平,那么大个摊子,事情根本没法少。

  “今天新来了四个小姑娘,有两个挺不错的。”

  封擎苍微顿,转了转手腕上的表:“您喜欢就好。”

  “我喜欢有什么用,重要是你喜欢啊。”宁老夫人毫不隐藏自己的真实动机。

  他拿起桌上的茶杯,茗了一口茶。

  “外婆,兰花怎样了?”

  “你这孩子,每次说到这些就转移话题。”提起兰花,宁老夫人脸色有些不好:“上次你从M国请回来的植物学家也束手无策,说是寿命已到,只能听天由命了。”

  兰花价值千万她并不放在眼里,可这盆兰花是她的女儿、封擎苍的母亲宁馨亲自研种出来的,是她生前最满意和骄傲的作品。

  她之所以找一群女孩子,最初目的并不真是自己外孙找妻子的念头。

  封擎苍找遍所有专家,都没办法救活兰花。无奈之下,她找了一位名声在外的风水先生。

  对方算了一卦,说这兰花只有与封擎苍契合的女子才能救活。

  这样的话很多人看起来是无稽之谈,宁老夫人自然也不信,但是大师的话却提醒了她。

  外孙的年纪已经不小,他一直孤零零的一个人,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如果能趁这机会给他找到合适的妻子,自己百年后,也能有个人照顾他。

  可惜,来来往往这么多女孩,没有一个封擎苍感兴趣的,甚至一个眼光都欠奉。

  想到这,宁老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拨人就当最后试一次吧,不管结果怎么样,再也不这样荒唐的折腾。

  这时候的宁老夫人怎么也没有想不到,这次居然如愿以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