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Boss,请节制

0009 渣男别堵路

神秘Boss,请节制 亦随 1967 2016-10-15 20:00:00

  “很抱歉,裴小姐,我们不能录用你。”

  电话那头传来冷冰冰的拒绝声,让裴施语的心瞬间跌倒了谷底。

  她为这份翻译的工作准备了很久,笔试第一,面试时很游刃有余的应对,面试官对她印象也很好。

  结果,她竟然被刷下来,这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请问,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电话那头的人顿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又传来声音。

  “非常抱歉,因为您曾经有过入狱的经历。”

  “我们公司的翻译会接触到很多机密文件,所以您不太适合这份工作。”

  裴施语顿住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她挂掉电话,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

  她没有入狱之前,也知道进去再出来肯定会有影响。可那时候她是全职主妇,所以并不在意,而现在却成了极大的绊脚石。

  现在她才知道,一年的惩罚只是开始,她以后都会贴上这样的标签而活,逃脱不了这个阴影。

  她不死心,又投了不少简历。

  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大的公司嫌弃她的入狱经历,小的公司给的福利待遇很差,甚至还碰到过色狼。

  她进过监狱,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有些人就坚定的人为她不是个好女人,可以随便玩玩。

  面试时那些人言语猥琐,甚至让她直接开价,包她一个月多少钱。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好几次明明已经通知录取了,突然会一个电话过来,又不要她了。

  一开始以为对方还是嫌弃她的入狱经历,几次之后裴施语察觉到不对劲。

  “我找人去问了,说是上头有人施加压力,所以不敢录取你!”叶沛灵愤愤不平道。

  裴施语的拳头捏紧:“是乔家吗?”

  她最擅长的就是外语,之前跟乔祁在一起的时候,她经常为他翻译文件,对公司相关业务也就比较熟悉。

  所以她找的也都是相关的企业,这个圈子就那么大,很有可能乔家听到了消息。

  “不知道,对方没好具体说,不过八九不离十吧。”叶沛灵愤怒极了,整个人跟一座火山一样快要爆发了。

  “这混蛋也太渣了吧,都已经离婚了,而且是他们的错,他们凭什么啊!”

  裴施语闭上眼,心里很不好受。

  从前她的眼睛是瞎的吗,竟然为了这样的男人投入全部。

  不能让这个男人阻碍她的新生!

  “我去给他打电话。”

  她拿起电话,拨通那个她怎么都不会忘记了的号码。

  电话拨过响了很久,对方才慢悠悠的接起电话。

  “喂。”

  “是我。”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你终于想通了吗。”乔祁语气里带着淡淡的笑意,透着一丝得意。

  “是不是你做的手脚。”她不想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

  乔祁微微皱眉,裴施语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这让他非常的不适应。

  心想对方这次可能比较生气,软下声音问道:“你在外面还好吗?”

  裴施语听到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你断了我的生路,你觉得呢?”

  “小语,我们没必要闹得这么僵。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跟你爸爸的承诺,一直想要跟你白头偕老的。”

  “绵绵的肚子挺大了吧?”

  对方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我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她是你妹妹,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何必……”

  “乔祁,你是怎么好意思开口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觉得自己太无耻吗。”

  “小语,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乔祁的语气变得冷硬:“闹够了就赶紧回来,你知道我没有太多耐心。”

  “离婚那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现在桥归桥,路归路,我不妨碍你跟真爱在一起,你也别阻挡我的路。”

  乔祁听到这话恼怒极了,什么叫阻挡了她的路!

  原本以为她只是闹个小性子,没想到竟然听到她开始在找工作,还听人说她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十分的漂亮,差点认不出来。

  他虽然对于这样的评价嗤之以鼻,可隐隐觉得有种失控感。

  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不可能。”

  裴施语失声吼了起来:“乔祁!你不能这么无耻。”

  “小语,我答应过你的爸爸,就绝不会食言。你爸爸要是知道你这么不听话……”

  “别跟我提我爸爸!你没有资格。”

  “好,我不提,但是你也别想在外面胡闹。”乔祁说完这话,声音放软:“家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我和绵绵随时等你回来。”

  嘟嘟——

  乔祁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混蛋!”裴施语扬手想要将手机扔出去,最终没舍得。

  她现在的钱不多,不能再浪费。

  叶沛灵在一旁听得十分清楚,她心里都快气炸了,可不好火上浇油,便是道:“这样的人,不值得为他生气。”

  “可是以后我该怎么办?路都被他堵死了。”

  “他们乔家还没嚣张到一手遮天,你之前还翻译外文书吗,可以试试这个。”

  裴施语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条路现在也走不了了,他很清楚我的门路。”

  “他XX的!”叶沛灵忍不住爆粗,冷静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也别太担心,现在不是还有我吗,慢慢找总能找到的。”

  裴施语沮丧的把头埋到了双腿上,硬生生将酸楚压下去,闭上眼睛靠在她身上:“还好有你。”

  封氏总裁办公室。

  “封少,这是她最近的情况。”陆伟祺把一茬子资料放在桌子上,推了推鼻子上的金丝眼镜。

  “她在一家公司应聘的时候,差点被欺负。”

  “你知道该怎么做。”男人声音依如从前般冰冷,仔细察觉会发现多了一丝狠戾。

  “是。”陆伟祺顿了顿,“姓乔的一直在阻止她找工作。”

  男人的食指尖轻轻叩在桌上,久久未言语。眼眸幽深如深潭,看不出是何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