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一百二十一篇 情敌出现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053 2017-04-11 15:53:26

  有时候,一个人想要的只是一只可握的手和一颗感知的心。

  今天怎么来公司找我?上了车,冷寒轩才问道。

  有事找你,于铭瑄他是不是。。。。。。我是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想起冷寒轩每次听到于铭瑄的反应,夏暖暖又略过了这个名字。

  放心吧,没事的,不用担心。冷寒轩淡淡的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夏暖暖的头。

  夏暖暖低着头:“我有点困,想睡会儿”。

  嗯,到家了叫你。

  。。。。。。

  嘈杂的酒吧中,安汝恬死命的喝着酒,想着白天冷寒轩对夏暖暖的样子。

  冷寒轩,你何曾对我这样过。安汝恬的眼角流下了泪水。安汝恬想起当初在上学的时候,冷寒轩对待自己,也曾那么温柔过。

  安汝恬:喂,你有什么梦想呢?

  冷寒轩抱着吉他,抬头望着天:“梦想?你觉得呢?”冷寒轩深情的看着安汝恬。

  安汝恬:我觉得你的梦想应该就是吃喝玩乐吧。安汝恬开着玩笑对冷寒轩笑着。那时候她的笑,是冷寒轩严重最美的风景。

  这么看不起我?汝恬,你呢?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是去全球各地,站在最大的舞台,将我的琴声,传遍世界。安汝恬站起来,在阳光下,宣布着她伟大的梦想。

  真了不起。冷寒轩笑笑。可是如果你爱上一个人,愿意为了他留下吗?

  如果他真的爱我,就应该陪伴我走到天涯海角啊。安汝恬看着冷寒轩,说着,语气中充满了期望她想听到的答案。

  行,祝你梦想成真。冷寒轩起身离开。留下安汝恬一个人在风中失望着。

  。

  。

  。

  轩,你真的打算跟汝恬姐告白啊?白慧嘟着嘴,心里其实很生气。

  嗯。冷寒轩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可是。。。。。。

  轩,我成功了。安汝恬蹦跳着冲到冷寒轩怀里,紧紧抱着他。

  怎么了?

  你看,这是什么?安汝恬高兴的拿出一份合同。

  是盛世公司的签约合同,他们说要包装我,很快,我就会站在全世界最大的舞台,成为最万众瞩目的一个。安汝恬说着,意气风发。

  冷寒轩笑笑。默默的收起了原本要给安汝恬的情书,扔进了垃圾桶。最后,她还是选择离开。

  ~~~~~~~~~~~~~~~~~~~~~~~~~~~~~~~~~~~~~~~~~~~~~~~~~~~~~~~~~~~~~~~~~~~~~~~~~~

  安汝恬越喝越多,想着过去的往事,她除了难过,更多的是后悔。

  当初的盛世,只是一个骗局,而她,就是为了成就盛世公司总裁的女儿盛向阳,而自己,只是一个跳板。为了泄愤,她不惜付出了自己的右手,让自己永远都无法再拉小提琴。那一场车祸,所有人都以为是意外,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为了复仇。盛向阳变成了植物人,而她的手,也是彻底废了。

  不,寒轩是我的,我的。安汝恬的情绪有些失控,打翻了桌子上的酒瓶。

  呦,美女心情不好啊。

  滚。安汝恬冲着几个小混混说着。

  脾气还不小,怎么了,需要让哥几个安慰安慰吗?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Xm”的总裁,你们几个,也配跟我搭讪?

  呵,总裁了不起啊,告诉你,别说是总裁,他就算是天王老子,今天也他妈救不了你。小混混放肆的摸着安汝恬的大腿。

  滚开,恶心。安汝恬挣扎着,旁边的人看着笑话,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一怒之下,安汝恬拿起酒瓶,狠狠的咂向小混混的头。

  滴滴滴。。。。。。滴滴滴。。。。。。

  一大早,冷寒轩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怕吵到夏暖暖,轻手轻脚的拿起来想出去接。

  谁啊?夏暖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等会儿。冷寒轩摸着夏暖暖的头,接起电话。

  你好,是冷寒轩先生吗?

  嗯,你哪里?

  我是派出所这里的,请问你认识一位叫安汝恬的小姐吗?

  嗯,她是我公司员工,怎么了?

  她在酒吧打伤了一个男子,现在在这边。

  什么?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冷寒轩起床穿衣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汝恬出事了,我要去看看。

  汝恬?

  就是之前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

  哦~~~~~~夏暖暖低着头应着。

  只是同事。冷寒轩看着夏暖暖,托起她的下巴,轻轻的吻了一下。

  夏暖暖开心的笑了。其实她也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困了而已。

  那我跟你一起去好吗?夏暖暖歪着头问。

  你需要休息。

  休息够了。

  哎,好吧,多穿点衣服。冷寒轩无奈的笑笑,他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至少他感受到了夏暖暖对自己的在乎。

  冷寒轩开车直接去了派出所,等看到安汝恬的时候,发现的是一个憔悴的人。

  怎么弄成这样。

  轩。看到冷寒轩,安汝恬扑过去抱住了他。轩,我好害怕。

  怎么了,慢慢说。

  我不想说,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好不好,安汝恬瑟瑟发抖,抱着冷寒轩不肯放手。

  冷寒轩不再多说什么,办好了手续便带着安汝恬出了门。

  虽然夏暖暖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看着冷寒轩抱着安汝恬出来,心里还是涩涩的。

  没事吧?夏暖暖下车,帮冷寒轩开后车门。

  你出来干嘛呢,赶紧进去,风大。冷寒轩有些责怪,更多的是关心。安汝恬都听的出来。

  夏暖暖撇撇嘴,没有再说,又重新回到了副驾驶座。

  寒轩。安汝恬抓着冷寒轩的手不肯放。

  没事了,我带你回去。冷寒轩对着安汝恬笑笑,回到了车子上。

  等到了安汝恬的住处,夏暖暖才发现自己跟来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安汝恬的房子里,都是她和冷寒轩的合照,看冷寒轩稚嫩的样子,那应该是他上学的时候,夏暖暖心里突然不开心了,原来他们认识的时间,比自己长多了。

  我帮你去倒水,你先好好坐着。

  我饿了,我想吃点东西。

  冷寒轩点头,朝着厨房走去。

  夏暖暖观察着,发现冷寒轩对这个地方可不是一般的熟悉。厨房,冰箱,水杯,甚至药箱,他都一清二楚。夏暖暖心里更难受了。

  怎么了?喝点水。冷寒轩看夏暖暖发呆,将热水递到了她手上。

  你这边什么都没有,旁边有饭店,我去买一些,暖暖,你也坐会儿,等我回来!

  嗯。夏暖暖笑笑点头。

  等到冷寒轩出门,安汝恬才缓缓的起身,刚刚的委屈和害怕,这一刻都看不出来了。

  暖暖是吗?我听说过你。

  不仅听说过,我们还见过。夏暖暖笑笑说。

  哦对,那个时候,你还是于铭瑄的女朋友!

  夏暖暖无语了,这简直就是找茬。

  我很想念以前的寒轩,那个时候,他阳光,开朗,还有才。不过现在的他也很好,成熟,稳重。安汝恬走到照片墙前面,看着冷寒轩,眼里都是慢慢的爱。

  我只知道冷寒轩霸道,无耻,脸皮厚,还傻。夏暖暖说着,扑哧笑了。

  安汝恬一顿。继续说:你知道吗,以前寒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我弹吉他唱歌了,他弹得吉他可好听了,唱歌也好听。

  吉他?唱歌?夏暖暖想着:“他从来没有给我弹过。”

  听到这个答案,安汝恬笑的更欢了,可是夏暖暖又说:“就知道给我做饭,把我养肥。”

  安汝恬的笑容僵在脸上,以前的冷寒轩最讨厌下厨了,可是再遇到冷寒轩,发现他竟然做了一手的好菜,可是每次昨做完,他都不允许别人碰,而是直接丢掉。看来,是做给她吃的。

  原本夏暖暖表示吃醋的一句话,却对安汝恬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啊。

  等冷寒轩回来的时候,那场平静的“战火”已经停止了,安汝湉还是那副楚楚可怜的受惊样,夏暖暖呢,一直想着冷寒轩文艺起来是什么样子。忍不住偷偷看了他几眼。

  冷寒轩发现夏暖暖一直在看他,还以为是她太无聊了。给安汝湉安排好之后,便想着带夏暖暖离开。

  寒轩,带着暖暖一起吃吧。安汝湉看着他们两个。

  不用了,欢姨已经做好饭了,你这两天不用进公司了,好好在家里休息。暖暖,我们走吧。

  哦。夏暖暖起身,自顾自的走了,冷寒轩跟在后面。

  一路上,夏暖暖开着穿着,头朝窗外看着。

  不冷?

  你冷啊?

  冷寒轩笑笑:“我是怕你冷”。

  我发现情敌出现了。

  什么?冷寒轩听到夏暖暖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冷寒轩,以前经常听白卉提起汝湉姐,是她吧?

  我去,多少年以前的事了,你咋还记得呢!冷寒轩无语的笑着。

  可是,白卉说你以前很喜欢他啊。

  冷寒轩轻笑着,也不否认:“年少轻狂,总会有个暗恋的人嘛。”

  你还给人家弹吉他唱歌?

  额。。。。。。白卉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冷寒轩心里想着。我说白卉到底跟你说什么了啊。

  没有了。夏暖暖嘟着嘴,不再说话,表情告诉冷寒轩,夏暖暖现在需要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