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一百一十一篇 夏树的秘密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2713 2017-02-27 15:14:39

  话说太多,偶尔也觉得烦了,谣言传的太快,也会变成真的。你信我,不信我,我都接受。

  小树,今天放你个假。

  为什么啊姐。夏树惊讶的看着夏暖暖,还在为昨天的事情觉得吃惊。

  因为今天我开心。

  额。做了老板娘,也不用这么开心吧。夏树心里难过的想着。

  行了,帮你请假了,赶紧回去吧。

  不回去。夏树嘟着嘴,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为啥。

  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我回去也就在家里睡觉。

  这家伙,原来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有多久没有见爸爸妈妈了?夏暖暖突然问。

  啊?

  你爸妈今天过来了,不回去见见?

  我咋不知道。

  行了,你现在回去不就知道了嘛,傻小子。

  可是姐。。。。。。

  得得得,还需要我亲自送吗?

  不用,那,我回去了?

  嗯。夏暖暖微笑着点头。

  夏树一走,夏暖暖也打车去了夏树的家里,以夏树的两个轮子的速度,夏暖暖绝对会比他先到的。

  因为夏树生日,夏暖暖特地跟冷寒轩请了假,夏树就像是自己的弟弟一样,所以她一定要好好的为他办一场生日派对。虽然冷寒轩挺生气的,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

  姐真的跟老板在一起?不会吧。夏树边骑车边想着,然后,嘭~~~~~~~

  哎呦喂。。。。。。

  你这小伙子怎么回事啊,这红灯还闯出来,不要命了啊。司机看到撞到了人,心里有点惊到,但是下车看到人没事,又是闯红灯,便理直气壮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师父,我没有看到。

  你瞎啊没见到,你看看我的车,都刮坏了。。师父怒气冲冲的,看他衣服弱弱的样子,嗓门又大了一个调。

  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要不赔你钱?

  师父想着,呦,今天碰上个二愣子啊。

  赔什么钱呢。

  你?夏树看到来人,并没有很开心。

  怎么样,有事吗?于铭瑄看看夏树的脚。

  没事。

  你谁啊。肇事的师父看来了个帮手,声音又降了一些。

  闯红灯是没错,他该结婚搜查处罚,但是你撞伤了人,现在一码归一码,你看,先出医药费?

  不是,我没注意过来的,我。。。。。。

  闭嘴。于铭瑄冷冷的瞪了夏树一眼。

  呵,你们不遵守交通规则还有理了。

  行了,这些钱赔你的车子维修,但是你撞伤人,咱们去警察局说吧。于铭瑄拿出一刀钱,扔在了肇事师父的车子上。

  你。。。。你们。。。。。行,我算倒霉行了吧。一听去警察局,肇事的师父立马怂了。

  那,就这样私了了?

  我,我认倒霉好了吧。师父气呼呼的上车,扬长而去。

  不是,你咋不讲道理呢。夏树看着于铭瑄,还倒打一耙。

  呵,我帮了你,你还说我不讲道理。

  那本来就是我的错啊。

  行,那我把那个师父追回来,你继续?

  别别别,你。。。。。。要不先送我回家?夏树弱弱的说道。

  走吧。于铭瑄特不温柔的拉起夏树。

  喂喂喂,还有我车。。。。。。

  。。。。。。

  爸,妈。。。。。。爸。。。。。诶,怎么都关着窗啊,黑乎乎的。夏树一瘸一拐的走进去,摸着灯开关,一边还要招呼于铭瑄:“那谁,你先坐会啊。”

  surprise。。。。。。。一群人突然亮起了电灯,彩带在天空飘着。夏树一下子被吓得没站稳,噗通倒在了地上。

  哎呦喂。。。。。。又听到某人的一声惨叫。

  小树,你咋样啊。夏暖暖急忙跑过去,夏树的爸妈也是心大,儿子摔倒了,还在原地笑着。

  姐?你。。。。。。你们。。。。。。

  今天是你生日,你忘了?

  是吗?爸妈,你们也是来庆祝我生日的?

  傻孩子,要不是夏小姐,我们也不会来啊,你都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了,爸妈怪想你的。

  我也想你们啊。哎呦。。。。。夏树刚要过去,脚上的伤又隐隐作痛。

  他刚被车子撞了,伤到脚。

  铭瑄?你怎么在这里啊?夏暖暖这才发现了于铭瑄,解释却把于铭瑄伤着了。

  有冷寒轩的地方,她看不到自己,现在没有了冷寒轩在她面前,她还是看不到自己。

  他在路上看到我了,所以就把我送回来了。夏树解释道。

  那你小心点,先坐。夏树的爸妈和夏暖暖把他扶到椅子上做好。

  哎呦,我没事啦,就是扭到了,诶,姐,你今天放我假,就是因为我生日啊。

  对啊,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嗯嗯,好。夏树笑的像个孩子。

  那,蛋糕呢?

  蛋糕来啦。艾真推着蛋糕,慢悠悠的走过来。

  真姐,你也来啦。

  怎么样,够意思吧。

  嗯。

  小树,生日快乐。希望,你能赶紧找到你自己的小公主哦。

  姐,谢谢。夏树听完,有些忧伤。

  那,你的礼物。夏暖暖将礼盒递到夏树的手上。

  这个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夏树兴奋的打开,这才发现,原来这件衣服,就是那天看到夏暖暖去拿的衣服,原来,她是送给自己的。

  你看啊,都这么大了,穿衣服都随随便便的,哪有女孩子喜欢了,以后啊,穿的稍微利落点,凭着我们小树的颜值,这姑娘不知道得排到哪里去呢。

  哈哈哈。。。。。。他们都在笑着,狂欢着。一边的于铭瑄,显得格格不入。

  我先回去了?于铭瑄对着夏暖暖说了一句。

  那。。。。。。我送你?

  嗯。于铭瑄没有拒绝。

  暖暖。

  一出门,于铭瑄紧紧的抱住了夏暖暖。

  铭瑄,你。。。。。。

  暖暖,你听我说,就这一次,我就抱着你一次就好,我知道你现在跟冷寒轩在一起很好,我这几天也想了很多,我知道,你根本不可能对我动心,我也想告诉你,这些年,我喜欢你,只因为你是夏暖暖,而不是她!

  铭瑄,我从来没有介意过。

  听我说完。暖暖,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朋友好吗?我发誓,我绝对不当你和冷寒轩的第三者!

  铭瑄,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朋友啊,很好的朋友,五年前没有你,也许我根本不知道我会怎么走过那段日子,所以,你不仅仅是朋友,更是家人。

  好,那以后如果冷寒轩欺负你了,记得告诉我,我这个家人,帮你教训他!于铭瑄放开她,痛心的看着夏暖暖。是啊,家人,就很好了,真的。

  行了,那我走了,玩的开心。

  嗯。夏暖暖点头,你自己开车也小心啊。

  于铭瑄开着车子走了,也许,现在的结果,对他们三人都好。夏暖暖,你真的只是过去了。于铭瑄这样对自己说着。

  姐,来,继续喝啊。夏树摇摇晃晃的,早就忘记了腿伤,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的他,喝的特别欢。

  你看着孩子。夏树的爸爸也喝了点酒,但还算清醒。

  我把他附近去吧。叔叔阿姨,你们也早点睡吧。真真,我们扶他进去。

  行。这小子,今天玩high了啊。

  姐。

  呦,喝这么多,还认识你呢。

  夏暖暖笑笑,将他扶到床上,盖好被子。

  姐,你别走啊。夏树拉住夏暖暖的手,死不放开。

  喂喂喂,你别以为你喝多了就可以占我们暖暖的便宜啊。

  真真。夏暖暖拉拉他。

  姐,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啊。夏树甩着手,醉醺醺的说着。

  呦,表白?

  别胡说。夏暖暖瞪了一眼艾真。喂,我啥时候骗你了啊。

  你骗我,就是骗我。你说你不喜欢于铭瑄,但你也没有说你喜欢我们老板啊。夏树眼泪啪嗒啪嗒的留下来,哭的像个孩子。

  。。。。。。

  你跟他说的?夏暖暖看看艾真。

  怎么可能,没事我都不跟他联系好不。艾真一脸无辜。

  姐,我知道你不是贪慕虚荣的人,可是,可是你怎么可以喜欢老板,我也在等你啊,我也可以照顾你,给你幸福的。

  呵,这小家伙心里还藏着这么个秘密呢,夏暖暖,你害人不浅啊。

  你胡说什么啊。夏暖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一直把夏树当成弟弟,可是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