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一百一十篇 一朝打回解放前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151 2017-02-24 17:01:25

  别用曾经来抢走我的幸福,最敬重的人也不行!

  欢姨,寒轩怎么还不回来啊。夏暖暖着急的等着,天都黑了,冷寒轩却连电话都打不通了。

  别着急,可能公司有事耽搁了。

  夏暖暖点点头,冷寒轩不回来,她也不放心去休息。

  一边的冷寒轩,终于好不容易拿到了抽屉里的美工刀,结果割绳子的时候还把自己的手给割到了。好不容易偷偷摸摸的解开了绳子,还得想办法拜托眼前的壮汉。

  喂,我要上厕所。冷寒轩对着几个壮汉说道。

  带他去。其中一个像头头的壮汉说。

  冷寒轩笑笑,心想只要进了洗手间,我就可以跑了。这样我怎么上啊。冷寒轩看看门。

  都是男人,怕什么。壮汉说道。

  我矫情,可以吗?

  壮汉不说话,无语的帮忙带上门。

  冷寒轩感觉解下切断的绳子,朝着洗手间的暗门走去。

  原本这个门是怕公司着火什么的意外情况紧急逃离用的,结果现在却变成了自己的逃生路线,真是够了,第一次在自己的公司还这么狼狈。

  朔华,马上找人,把公司的五个人处理掉。冷寒轩一出门,就到公用电话亭打了电话,然后打了车子赶回了家。他害怕自己的变态老哥伤害到夏暖暖。

  少爷,你回来了,暖暖可等很久了。欢姨看到冷寒轩回来,也松了口气。

  知道了,你去休息吧。冷寒轩走向夏暖暖。她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冷寒轩正想抱起她,她就睁开眼睛了。

  怎么不回楼上睡?

  你不回来,我有点担心。

  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公司一些杂事牵绊住了。

  哦,那你洗洗睡吧。我帮你去放洗澡水。夏暖暖拉住冷寒轩的手,才注意到他手上的刀口,时间太长,已经干涸了。瞬间,夏暖暖的瞌睡都吓跑了。

  你手怎么了啊。

  冷寒轩太着急跑回来,没注意到自己的手伤。

  没事,就是拿刀子的时候不小心割到自己了。行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不用管我了。

  我帮你清理下,等会儿感染就不好了。夏暖暖起身朝柜子走去,拿出医药箱,熟练的给冷寒轩消毒。

  冷寒轩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暖暖突然不需要自己照顾了,她能很好的做好每一件事情,那个生活白痴,突然变得,无可挑剔的完美了。

  疼吗?

  不疼。冷寒轩摇摇头。冷东泽。。。。。。

  你哥啊?冷寒轩还没有说完,夏暖暖反射性的说了一句。

  他来找你了?

  嗯,进了屋子,然后说记不记得他什么的,后来又说认错了。诶,你哥,是不是有病啊?明明知道我的名字,却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怪怪的。夏暖暖一边包扎一边说着。

  是吗?他脑子小时候确实撞到过!冷寒轩在心里忍不住笑起来。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说,你哥是不是有病这句话,也是第一次,有人敢说冷东泽有病。

  冷东泽回到家里,一直回忆着他的过去,越想越难过。小精灵,怎么就变成自己的弟妹了呢?

  东泽啊,怎么样了?于跃进屋子,看到冷东泽在发呆,忍不住问今天的事情。

  寒轩跑了,他媳妇儿,我见过了。

  那那个夏暖暖,她什么态度?

  好像他们在一起,蛮幸福的样子。

  我不是问你他们幸不幸福,是夏暖暖,她愿不愿意离开。于跃急了。

  她离开过一次了,现在再让她离开,可能不太容易。

  东泽,如果夏暖暖不肯走,那你把寒轩带走。

  冷寒轩不是小孩子了,他现在是“Xm”的总裁,他的行为自由,我完全限制不了。

  寒轩从小就听你的,东泽,这一次,就算是为了寒轩好,你再劝劝他把。于跃恳求着。

  我再看看吧。冷东泽不再说下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夏暖暖,她如果是小时候的女生,那现在,是要抢回她吗?

  姐,你怎么又不回公司上班啦,你到底在哪啊。夏暖暖和冷寒轩正悠闲的吃着早餐,夏树又火急火燎的打电话过来了。

  怎么了?你一个人,被欺负了?

  哪能啊,就是你不在,我一个人无聊。

  我知道了,今天就回来。说完,夏暖暖看看冷寒轩。

  不准。

  挂完电话,冷寒轩直接冷冷的否决。

  我在家待的挺无聊的。

  不准。冷寒轩又重复了一次。

  别说夏暖暖不能去公司了,他看着每天那些公司的员工虎视眈眈的盯着夏暖暖,尤其是夏树,他就有种冲动要把他们全部辞退了。

  我真的不能不上班,这样,我不出外景可以了吧。

  冷寒轩无语,这哪里是出不出外景的事情啊,出了外景有夏树,不出外景,公司又一群豺狼虎豹的,到哪他都不放心。

  冷寒轩。

  叫一声老公!

  啊?夏暖暖瞪大了眼睛看着冷寒轩,怀疑自己听错了。

  叫啊。

  叫了就让我去上班?

  嗯。冷寒轩啃着包子,点点头。

  老公。

  上班可以,不过,得按照我的要求,把自己的行头搞完了再去。

  什么行头啊。夏暖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

  。

  。

  。

  果然,半个小时后。。。。。。

  。

  。

  。

  这样挺好。冷寒轩看着夏暖暖,满意的点头。

  喂,我现在已经上班了。夏暖暖看着五年前的行头,彻底无语了。

  这样挺好的,我看着顺眼。

  额。。。。。。

  夏暖暖突然发现,冷寒轩这人想法跟正常人不一样,不对,审美跟正常人不一样。

  还差一样东西。

  什么啊?

  冷寒轩走进房间,拿出一副黑框眼镜,架在了夏暖暖的鼻梁上。

  。。。。。。

  夏暖暖照照镜子,她发现,现在自己的样子,跟五年前的自己,好像还是一样,也许变的,是自己更加成熟的心吧。不过冷寒轩,呵呵,更幼稚了。

  就这样,夏暖暖无奈的答应冷寒轩穿成这样去了公司,进公司大门的时候,要是没有工作证,人家保安都不想承认她是夏暖暖,想着每次夏暖暖来能养养眼,结果几天不见就打回了乡村潮流风。

  小树,把前几天的杂志封面调出来,我要全部。

  那个姑娘,你哪位啊。夏树看着夏暖暖,一脸懵逼。

  我。夏暖暖摘下眼镜,无奈的看着夏树。

  姐?!

  你怎么。。。。。。变这样了?

  行了,赶紧做事。

  不是姐,你这才几天没见啊,就回到解放前了啊?这,现在流行乡村风吗?

  有这么夸张吗?

  虽然是五年前的装扮,但也不至于土吧,夏暖暖想着,这该死的冷寒轩,害死我了。

  呦,这不是我们夏小姐吗?怎么成这样了?这几天没见,下乡了?公司里几个原本就不怎么看得上夏暖暖的女员工一个劲的说着夏暖暖。

  是啊,下乡探亲去了。夏暖暖笑笑回答,也不生气。

  呵。她们冷笑。

  果然,人都是视觉动物,尤其是男人,除了夏树,现在都没有人在夏暖暖身边晃悠了,冷寒轩的战术也是很成功的!

  姐,咱们变回来好吗。

  你当我变形金刚呢。

  不是,我说以前咱们那样挺好的,是吧。

  呵呵。夏暖暖冷笑。

  我也想啊,可是只有这样冷寒轩才肯让我出来上班,我能怎么样锕。夏暖暖心里呐喊着。

  晚上,夏暖暖又着急忙慌的出了公司。

  为啥每次都不跟我一起走啊,不行,我得知道她住哪里,不然以后我再找不到她可怎么办。夏树想着,灵活的闪出公司,偷偷摸摸的跟在夏暖暖的后面。

  怎么又自己跑了?冷寒轩打来电话,语气有些不屑。

  我今天要买点东西,所以自己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好,知道了。冷寒轩挂掉电话,还是不放心。朔华,叫几个人跟着夫人。

  是。朔华答应着。

  朔华是冷寒轩在国外诊疗腿上的时候救下来的男人,25岁,年轻帅气,当初因为想要离开黑社会,遭到追杀,自从冷寒轩救下他之后,他无怨无悔的跟在冷寒轩的身边,再也没有离开过,回国后,冷寒轩没有带朔华到处走,所以除了安汝湉,没有多少人知道朔华的存在。可是朔华对于冷寒轩身边发生的事,却一清二楚。

  夏树跟在夏暖暖身后,看到夏暖暖进了一家男装店,正仔细的挑着一套服装。

  难道是买给她爸爸的?不对,姐说她爸爸很早就去世了。难道,是买给她男朋友的。不是吧。。。。。夏树一个人胡思乱想着。越想越难过。

  行了老板,就把这套包起来吧。夏暖暖爽快的付完款,满意的看着自己挑选的服装。然后提着服装一奔一跳的回去了。

  买什么呢?

  夏暖暖刚到门口,冷寒轩就打开了门。

  你知道我已经到了啊。我带钥匙了。夏暖暖摇摇手上的钥匙。

  从明天开始,我跟你一起回,明白?

  知道了,不过只能在公司十米外。

  切。冷寒轩白了夏暖暖一眼,生气的转身进门。

  老板!!!看到夏暖暖走进屋子,夏树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怎么会这样,老板怎么跟姐在一起啊。。。。。。

  夏树一个人在外面愣愣的站了好久,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不行,明天得去问问姐才行。

  给谁买的呢?冷寒轩以为夏暖暖给自己买了衣服,故意问着。

  夏树。

  。。。。。。

  你跟他什么关系,干嘛给他买衣服啊。

  小树明天生日,我想送他的礼物。

  好吧。冷寒轩也不说什么了,再说显得自己小心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