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一百零八篇 我们都要幸福着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2717 2017-02-10 11:42:30

  Iwillgreetthisdaywithloveinmyheart。

  喂?一大早夏暖暖还在睡觉,迷迷糊糊不知道接到

  了谁的电话。

  暖暖,明天有空吗?我们聚聚,出来吃个饭吧。

  哦,白卉啊,怎么想起来出去吃饭?夏暖暖睡的迷迷糊糊的。

  就是想你了呗,对了,叫上冷寒轩。

  为啥叫他啊。夏暖暖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冷寒轩。

  那天你们一起到医院,我就知道你两和好了,行了,别瞒我了,记得叫上他哦,就这样。

  可是。。。。。喂。。。。。。夏暖暖还要说什么,白卉就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了。冷寒轩闭着眼睛,又把夏暖暖扯回了自己怀里。

  你装睡啊。

  没有啊,明明是被你吵醒的。冷寒轩还是没睁开眼睛。

  切,我起床了,上班了!

  被动,被窝都凉了。

  老板,您不上班没事,可是我不上班就没钱了。

  整个我都是你的,你还要什么钱啊。这会儿冷寒轩才睁开眼睛,慵懒的看着夏暖暖。

  别闹了,赶紧起床。

  刚刚白卉说什么呢。

  她说啊,明天请我们吃去吃个饭。

  “我们”?冷寒轩笑笑。

  嗯。夏暖暖白了他一眼,拿起衣服往洗手间去了。

  其实在这里换也行啊,又不是没看过。冷寒轩色色的看着夏暖暖。

  色鬼。夏暖暖鄙视道!

  另一边,白卉又给艾真打了个电话过去,艾真比较勤快,早就已经起床了,电话确实袁沐鑫接的。

  要请我不?袁沐鑫故意的开着玩笑。

  当然啊,你跟真真一起过来。

  真的假的,你们姐妹聚会,我去没关系吗?

  没关系,放心。

  艾真来了,你要不跟她讲。

  咋了?艾真看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皎洁的看着袁沐鑫。

  白卉的电话,要你去吃饭。

  白卉?

  怎么啦?

  真真,明天出来吃个饭呗,大家都休息,聚聚。

  哦,怎么想起来出去吃饭?

  额。。。。。。白卉头上三只乌鸦飞过。

  你跟夏暖暖真是闺蜜啊,说出来的话都一样!

  是吗?艾真不好意思的笑笑。

  行了,就说有空不。

  有,你叫一定有,那我们明天见!

  好,叫上袁沐鑫啊。

  知道了,不叫这家伙都会死皮赖脸的跟出来的。

  哈哈。白卉爽朗的笑着。

  你好了没有啊,怎么这么慢啊。艾真催着袁沐鑫,比女人还麻烦。

  行了行了,催我干嘛,袁沐鑫手忙脚乱的出来,那打扮的叫一个帅气。

  你。。。。。。是去相亲?

  说啥呢,今天不是说冷寒轩也去嘛,你说他现在挺正经的,每天穿的人模狗样的,我也不能太随便吧。

  额。。。。。。艾真的眼神更加鄙视了。

  冷寒轩和夏暖暖跟那边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第二天睡到太阳都晒屁股了,然后磨磨蹭蹭的起来,然后两个人随便洗了下脸,夏暖暖连隐形眼镜都懒得带了,随便穿了一件家居服,然后开着一辆跟自己行头完全不搭边的兰博基尼,淡定的出门了。

  但是,冷寒轩却更喜欢这样的夏暖暖,带着个眼睛,瞬间觉得形象变得有些傻傻的。

  怎么了?夏暖暖啃着面包,看到冷寒轩对着自己笑,心里都发毛。

  没什么,看你可爱。

  额。。。。。。

  三个人在一家十分有情调的小饭餐汇合。冷寒轩、艾真、袁沐鑫看到沈翰林的时候,都惊讶到了,只有夏暖暖十分淡定的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白卉,这个渣男怎么在这里啊。艾真看到沈翰林满脸冒怒气。

  真真,你没看出来啊,他两,和好了。夏暖暖笑笑说。

  不会吧。

  沈翰林也尴尬的笑着,“当初都是我对不起小卉,现在我们已经没事了”!

  那Jack怎么办啊。袁沐鑫愣头青的来一句。

  额。。。。。。夏暖暖无语了,这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行了行了,今天大家出来聚的,就别说这么多了,先坐吧。夏暖暖赶紧化解尴尬。这时候发现,冷寒轩冷冰冰的看着她。

  嗯,今天就是想约大家出来,想告诉你们,我,结婚了。

  。。。。。。一顿沉默。

  恭喜你啊。过了会,夏暖暖才说了一句。

  其实还要多谢暖暖,翰林跟我说,要不是你,他根本没有勇气来找我,或许,我们就真的这样错过了。

  找过沈翰林,什么时候的事。冷寒轩的脸更黑了。

  其实五年前,沈医生就来找过我,只是那时候,我自己的问题也没有处理好,就没太在意,抱歉,让你们错过了五年。

  暖暖,你别这么说,即使五年前,你真的把我骂醒了,我可能也不会有这个勇气来请求小卉的原谅。

  是啊,不开心的事情别说了,我们今天好好的吃顿饭,至少现在,我们都要好好的幸福下去,不是吗!白卉开心的笑着,是啊,她现在真的恨幸福吧。

  沈医生还去找过暖暖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饭吃着吃着,冷寒轩突然冒出一句话。

  就是那天在路上遇到了。夏暖暖解释着。

  这么巧啊,我找你了五年,你一回来就跟沈医生“偶遇”了?

  就是“偶遇”而已。

  冷先生,我跟暖暖,真的只是偶遇,您放心,我现在很珍惜眼前的幸福,希望你也能珍惜,抓紧!暖暖真的是个值得去爱的女人。

  她值不值得爱我不知道吗!冷寒轩对沈翰林一脸敌意。

  冷寒轩,你干嘛呢,好好的吃我老公的醋干嘛啊。白卉跳出来化身护夫狂魔。

  白卉,别理他,他出门没吃药。夏暖暖冲白卉使了使眼色,让她别理冷寒轩。

  冷寒轩一听到夏暖暖这么说,更加生气了,闷声不吭的吃着饭。

  这顿饭最终在冷寒轩的醋坛子中,艰辛的吃完了。简直吃出了夏暖暖一身冷汗。

  晚上我们要去唱歌吗?白卉提议道。

  好啊好啊,反正明天不上班,我们high通宵啊。艾真特别兴奋,是有多久没有这么疯一下了。

  嗯,赞同。夏暖暖举双手。

  不准。冷寒轩反对。

  少数服从多数。

  夏暖暖,你翅膀长硬了是吧。

  或许你先回去啊,我跟他们去玩儿。

  。。。。。。

  最后,冷寒轩还事屁颠屁颠的跟着夏暖暖走了。

  说到底,还是担心夏暖暖。

  三个姑娘,分开了五年,重新聚在一起,感觉还是跟五年前一样,也许友情这东西,比爱情坚固多了吧。虽然重新和冷寒轩走到了一起,但是心里,总是有那么一层疙瘩在。

  来来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啊。白卉给众人倒上了酒。

  藏在我回忆里的那个人,有你我的青春才算完整,感谢曾经你的认真,让我知道爱一个人会奋不顾身。。。。。

  夏暖暖唱着李行亮的回忆里的那个人,唱着唱着,她哭了,也许是喝的有些多了,五年前的种种,都浮现在了眼前,五年里,她每天都在不停的循环着这首歌:“藏在我回忆里的那个人,愿你现在过得幸福安稳。”这句话,是当初对冷寒轩满满的期望,她曾想着,让冷寒轩恨自己,至少好过失去自己吧。

  冷寒轩也许是被触碰到了心里被软弱的那一块,他听着夏暖暖唱着这首歌,就像是知道唱给自己听的一样。

  夏暖暖,当初离开我,到底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冷寒轩心里问着,却不敢问出口,他生怕,这个问题一出来,夏暖暖又会逃离自己了。

  三个女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蹦蹦跳跳,窜上窜下的,让三个男人累的半死。

  我觉得我们带他们回去吧,这样下去这个KTV都能被她们三个给掀了。袁沐鑫拽着艾真,吃力的说着。

  嗯,袁,你把他们三个送回家,我带暖暖回去。

  我开车了。

  你刚喝酒了,想拿白卉的生命开玩笑嘛!冷寒轩没好气的说道。

  好吧,刚刚开心,自己确实喝了一些。沈翰林想想,还是答应了。

  不要,咱们要继续喝,不醉不归。艾真挣脱袁沐鑫,朝着夏暖暖扑过去。

  喂喂喂,放开。冷寒轩推开艾真。你小心着点,干嘛对我们真真这么粗鲁啊。袁沐鑫赶紧抱住艾真。

  三个可怜的男人,抱着喝醉的三个女人,心酸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