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一百零五篇 琳琳病了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287 2017-02-07 14:09:26

  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不懂得珍惜谁。

  冷寒轩这天回来的很早,一进门看到桌子上的碟片,也不知道为啥,突然觉得尴尬了。而再看到夏暖暖坐在沙发上,就更尴尬了。

  这个是。。。。。。

  挺好的,闲情逸致嘛。夏暖暖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只是这笑的,让冷寒轩有些发憷。

  这个。。。。。。我可以解释。

  不用,解释什么啊,我也没说什么啊,我管的了吗!说着,夏暖暖转身上楼。

  夏暖暖,夏暖暖。冷寒轩一把拽住夏暖暖,扛起她就进了房间。

  你放开,放开。夏暖暖用手打着冷寒轩。

  冷寒轩放下夏暖暖,将她推到墙边,一言不说的吻上了她的唇,一开始很粗暴,夏暖暖还挣扎几下,等到夏暖暖不挣扎了,冷寒轩也慢慢的柔和起来,细细的品尝着这个失去了五年的宝贝。

  夏暖暖颤抖了一下,随之回应着冷寒轩,这下子,冷寒轩更加大胆了,熟练的褪去了夏暖暖的上衣,从墙边慢慢移到了床上。

  不要,不要这里。又是这句话,冷寒轩才知道她有多介意。

  傻瓜,一直都是你的,这里是属于你的,我,也是属于你,不容别人侵犯的。说着,又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我不信。

  冷寒轩愣住了。

  这五年,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一直守身如玉的。夏暖暖说着,完全没有在怕惹到冷寒轩。

  确实,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五年禁欲,可谁让他冷寒轩不是个正常男人呢!

  夏暖暖,那你呢,五年,有过别的男人吗!

  有!

  咯噔。冷寒轩的心一下凉了。

  那个我五年前伤害了的人。

  听到夏暖暖这么说,冷寒轩才知道,原来她说的是自己。

  暖暖,我要你,完完全全的你。说着,双唇又覆盖住了夏暖暖的唇,分别了五年,两个人,都格外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幸福。

  看来应该给冷寒月送份大礼。

  冷寒轩醒来,看到睡得正熟的夏暖暖,满意的抱着她,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有多久,没有睡得那么安心了。

  早上醒来,夏暖暖浑身酸痛,一想起昨晚,又觉得不好意思了。

  他,又去上班了?看着旁边空空荡荡的,心里稍微有一些失落。

  算了,这样就很好了不是吗,吃饭去。夏暖暖正要下床,结果发现自己走路都成问题了,只能慢悠悠的下楼。

  怎么不多睡一会。

  你还没去上班啊。夏暖暖看到冷寒轩正在优雅的吃早餐,瞬间后悔下楼了吃饭了。真尴尬。

  我也很累,刚起。冷寒轩笑笑,明着说自己昨晚有多卖力。

  额。。。。。。夏暖暖被他说的面红耳赤的。

  我吃好了,你赶紧吃饭吧,我去换衣服,等会我们一起出门。

  去哪啊?夏暖暖问。

  放心,我不会把我太太再扔掉的。冷寒轩走到夏暖暖面前,轻轻的吻了夏暖暖的额头。

  太久了,太久没有感受过冷寒轩对自己的温柔了,搞得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

  再看欢姨,笑的比自己还开心。

  夏暖暖望向桌子,昨天自己搜出来的光盘,今天都不见了。

  欢姨,那个。。。。。。

  哦,今天一早少爷说全丢了。你说少爷也真是的,之前买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人家姑娘来家里看这些,自己呢,跑书房去了,你说幼不幼稚。欢姨说着说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声音那么大,欢姨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但也没搞明白自家少爷为啥这么做。

  让人家姑娘看那个片子?夏暖暖问。

  原来,冷寒轩没有骗自己,他真的,还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果然,知道真相,总是让人觉得豁然开朗的。

  吃完了吗?

  今天。。。。。。不去公司?

  看到冷寒轩穿的休闲的样子,总觉得自己会被卖掉。

  不去,我帮你请假了,走吧。冷寒轩很自然的搂过夏暖暖的肩膀,就像平常的夫妻一样,一起出门了。

  今天“Xm”没有人,冷寒轩特意带夏暖暖过来的。

  知道为什么公司叫“Xm”吗?

  不知道。夏暖暖摇摇头,其实她听艾真说起过。

  因为,在五年前,夏暖暖就是“Xm”的老板娘了。冷寒轩说着,深情的看着夏暖暖。

  冷寒轩,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不准再说了,以前的事,我们谁都不要提了,好吗!

  夏暖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又突然想了?

  这个,就是秘密了。冷寒轩笑笑。拉着夏暖暖的手进入了公司。

  到了办公室,夏暖暖瞬间惊呆了。

  冷寒轩的办公室墙上,挂满了自己的照片,只是没有一张是正脸照,但夏暖暖一眼就看出了是自己。

  以前冷寒轩总喜欢走在自己的后面,原来,他在为自己拍照。

  你这么高调,你的员工知道吗?夏暖暖有些得意。

  又看不到脸,谁知道!冷寒轩故意逗着夏暖暖。

  切,我告诉你,你这是偷拍懂吗!

  偷拍?有吗?

  冷寒轩,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要脸!

  也就对你!

  夏暖暖一愣,曾经,她说冷寒轩的时候,他也会说一句“也就对你”!原来这么多年,这些都不曾改变,变得,是我们不愿意承认的爱吧。

  冷寒轩,我想带你去见妈妈。

  什么?冷寒轩没反应过来,不是害怕见梁吟秋,是害怕因为上一代的恩怨,又会再一次影响自己的爱情。

  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想是时候去见见她了。这些年我一直在逃避去看妈妈,现在,我想通了,冷寒轩,这一次,不管是谁,我都不会离开你了。

  夏暖暖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一句话,是啊,为什么不能拼一拼,也许现在,自己也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人的,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

  好,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们一起回去。

  嗯,下个月妈妈生日,我们一起回去。夏暖暖紧紧的握着冷寒轩的手,她在心里发誓,这辈子,她都不要再放开了。

  等会。冷寒轩接起电话,是白卉。

  怎么了?

  好,我马上过来。

  怎么了?这次轮到夏暖暖问了。

  白卉的女儿琳琳突然晕倒了,现在在医院。

  那我们快点过去吧。

  白卉,琳琳怎么样了。

  医生还在里面,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暖暖,琳琳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琳琳这么乖的孩子,老天爷不会让他有事的。夏暖暖抱着白卉安慰着。

  夏暖暖和冷寒轩到了没几分钟,医生就出来:“孩子得的是地中海贫血,是遗传疾病,我们已经帮孩子退烧,现在需要紧急输血。”

  我,我是孩子的妈妈,我可以。白卉拉着医生。

  抱歉,从某种程度上讲,亲属间,如父母与子女,输血后并发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危险性比非亲属间输血的危险性要大的多,当供血者和受血者血液的单倍型相同时受血者由于疾病等原因导致免疫功能缺陷或受抑制缺乏抗供血者的反应,输血后把供血者的血液误认为是自身的血液,不予排斥,而供知者血液进入受血者体内则把受血者的血液淋巴结细胞辨认出非自身的淋巴细胞予以排斥,从而导致致命性的危险,因此,对于病人的输血治疗,我们一直都在避免使用亲属供者的血液。医生耐心的解释着。

  我,我不懂,那怎么办,谁救我的琳琳。

  医生说了一大堆,白卉完全听不进去,她只想要琳琳赶紧好起来。

  医生,我是万能型血,我可以。夏暖暖走到白卉身边,白卉听到夏暖暖愿意献血给琳琳,感激的看着她。

  好,那赶紧进来吧。

  暖暖,谢谢。

  琳琳可是我干女儿。夏暖暖笑着,拍拍白卉的肩膀,让她别担心。

  冷寒轩倒坐不住了,他知道夏暖暖害怕打针,现在要抽血,心里比夏暖暖本人还担心。

  这家伙不会等会晕倒被人抬出来吧。冷寒轩心想着。

  果然,过了一会儿,夏暖暖顶着一张扭曲的脸出来了。

  暖暖,你没事吧。白卉关心的跑过去扶住夏暖暖。

  没事儿,就是。。。。。。有点疼。夏暖暖不好意思的笑笑。

  傻瓜。冷寒轩接过夏暖暖,让她坐在医院的凳子上。

  在夏暖暖的屁股下垫了自己的衣服。

  不用。夏暖暖拿开冷寒轩的衣服。

  一来她是真的不需要,二来冷寒轩的衣服,一件件的价值连城的,这自己哪里赔的起啊。

  垫着,凉!

  额。。。。。。夏暖暖被冷寒轩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等到医生出来说琳琳已经度过危险了,白卉的脸色才渐渐好了些。白爸爸的面色也缓和了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家没有地中海贫血的病啊。白爸爸说着。

  是翰林家,婆婆说翰林的姑姑就有地中海贫血,以前聊天的时候提起过。这时候的白卉,已经擦干了眼泪。

  对了,沈翰林有来看过琳琳吗?夏暖暖问。她突然想起五年前自己要走的那天,沈翰林给自己打过电话,那个时候还在说着白卉和孩子,看得出来沈翰林已经有些后悔了,可是当时自己的生活也一团糟,便没有去管他们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白卉没有说话,含着泪摇了摇头。

  看过,他来过。

  白爸爸叹了口气。

  他来过?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啊。

  卉卉,当时我看你跟Jack相处的挺好,我又怕他再次伤害你,所以我就把他赶出去了,让他这辈子都不要再来找你,我想要你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开开心心的。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啊,开心?没有他我怎么会开心。

  白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除了白爸爸的愧疚,还有Jack的脸色,痛苦,难过夹杂着心痛,这个表情,夏暖暖再清楚不过了。当初自己要离开冷寒轩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只是五年时间,他还是融化不了白卉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