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一百零二篇 这也是我的伤口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393 2017-02-06 09:53:59

  一道道清晰的痕迹,不过是往事如烟,再无纠葛。

  夏暖暖,你再说一遍!冷寒轩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夏暖暖。

  我——不——喜——欢——你——了。夏暖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才有勇气再次说出了这句话。

  心痛,难以言语的痛。

  夏暖暖发现,这六个字,伤的不只是冷寒轩,还有自己。

  冷寒轩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面无表情的出去了。

  夏暖暖呢,还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

  冷寒轩,我们又何必,这样伤害彼此。

  夏暖暖流泪了,曾经说不会让自己哭泣的男子,一次次的让自己流泪,每一次,都是因为他,也是每一次,都是自己对自己的惩罚。

  哭了不知道多久,夏暖暖也哭累了,也不顾自己是不是手脚难受,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欢姨,麻烦你了。冷寒轩解开夏暖暖的手脚,对欢姨吩咐着。

  少爷,夏小姐好像有点发烧啊。欢姨碰到夏暖暖的手的时候,烫的不得了。

  什么?冷寒轩紧张的走到夏暖暖身边,用手探她的额头。

  马上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好。欢姨说着就出门了,其实她看得出来自家少爷很紧张这个夏小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冷言冷语的。

  艾真这几天一直打电话给夏暖暖,可是就是无人接听,她想起那天袁沐鑫说冷寒轩带走了夏暖暖,一直都担心夏暖暖会不会出什么事,现在打不通电话,去公司找也说没人,她更加担忧起来了。

  “风华”的员工都没有在意这个事情,可是夏树在意了,这几天夏暖暖没来上班,也没有请假,也不接电话,就像失踪了一般。

  姐,你到底在哪里啊。夏树看着手机,生怕错过一个电话。

  袁沐鑫,你马上给冷寒轩打电话。

  怎么了?袁沐鑫正处理着手中的文件,艾真突然冲进来,吓了袁沐鑫一跳。

  暖暖失去联系了。

  啊?

  啊什么啊,赶紧打电话。

  不是,我听说之前暖暖回去上班了啊,怎么又不见了?

  我怎么知道啊,我就怀疑是冷寒轩这家伙干的。

  如果真是轩做的,那你得往好处想,说不定人家小两口和好了呢,然后就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过二人世界去了。

  你——打——不——打——!艾真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打,我马上打。袁沐鑫一脸怂的拨通了冷寒轩的电话。

  喂。

  喂轩啊,我,袁沐鑫。

  有事说话。冷寒轩不耐烦的说道。

  夏暖暖在你那边嘛?

  冷寒轩沉默了一会,看着现在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夏暖暖。说了个“嗯”。

  那你让她接电话。

  嘟嘟嘟。。。。。。

  额。。。。。。

  怎么了?

  挂了!

  。。。。。。你咋折磨没用啊,他说什么了。

  他说了一个“嗯”字。

  嗯?那就说明暖暖是在他那边啊,走,去他家找暖暖去。

  诶诶诶,亲爱的,我们就别管他们的事了,你难道不希望他们两个和好啊。

  可是我担心暖暖会出事啊。

  放心,冷寒轩这个护犊子的你还不了解啊,他会对夏暖暖动手?那根本是地球爆炸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嘛。相信我啦。袁沐鑫油嘴滑舌的抱住艾真,忽悠着。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夏暖暖无力的看着冷寒轩问。

  你跟我结婚以后。

  。。。。。。

  你不要这样好吗冷寒轩,我们,就当是没有认识过不行吗?

  不行!你当时就应该期望我被撞到的是脑子而不是腿。这样也许我可以失忆,你也可以没有负担的离开。

  你。。。。。。

  哦不对,你是怕拖累才会离开吧,那如果我只是失忆,你应该不会这么决绝的离开我吧。

  冷寒轩。夏暖暖用尽力气喊着他的名字。

  夏暖暖心里,那场车祸一直是自己的痛,她害怕想起那天血淋淋的场景,害怕看到冷寒轩的伤口。可是这一刻,他的伤口,那天的额场景,都无比清晰的出现在夏暖暖的脑海里,折磨着她。

  冷寒轩不知道,那天留下的,除了自己腿上的伤,还有夏暖暖心里的伤。

  为什么一定要我留下来,当初的一切,我们都应该忘记的。

  呵,忘记?你想都别想。我要你留下来,不是因为我还爱你,而是我要折磨你,让你也尝尝,被人伤害的感觉。

  好,我答应你,我们结婚吧。

  冷寒轩愣了一下,他挺意外的,他没想到夏暖暖真的会答应,可是看夏暖暖的表情,一瞬间又有些失落,他很明白,夏暖暖答应,只是为了补偿自己。

  等你病好了,你回去取证件,到时候我来接你,我们去民政局登记。说完,冷寒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早知道说这句话会让夏暖暖答应,那早就说了。冷寒轩无奈着。

  夏暖暖呢,她现在不知道应该失落还是应该开心,兜兜转转,最后,她还是跟冷寒轩在一起了,只是现在,他们之间好像,失去了爱这个东西。

  隔天,冷寒轩就同意夏暖暖回去了,一来他害怕夜长梦多,二来,他真的不希望这一次,再让自己后悔。

  夏暖暖回到家中,拿着户口本出门,冷寒轩早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上车的时候,两人的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那个,你真的想好了吗?夏暖暖试探性的问。

  怎么?你后悔了?

  不不不,我没有。夏暖暖心虚的回答着,然后将头撇下了窗口。是,她有些怕,怕最后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还是会分开。

  冷寒轩将车子开的很慢,他知道夏暖暖不情愿,所以,他给她反悔的机会。只是一路上,夏暖暖一直朝着窗外看着,没有和冷寒轩说一句话。

  到了民政局,夏暖暖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两人坐在公证人面前,填着基本资料。

  好了,请在这个上面签字。

  这一刻,夏暖暖犹豫了,她不知道该不该签。这时候,她已经在脑海里放映出于跃不折手段的那一面。

  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冷寒轩冷冷的说道。

  姑娘,你是自愿来的吗?负责人看着冷寒轩,再看看夏暖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嗯,是自愿的。夏暖暖手抖了一下,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章盖下去的那一刻,证明了他们两个人已经成为了合法夫妻,谁都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我。。。。。。

  今天搬过来吧。这是钥匙,你拿着,直接过去。我还要去公司,你今天不用过去了。说完,冷寒轩上车,走人,动作流利的不得了。

  又把我丢下!夏暖暖失落的看着远去的车子。搬进去?额,真的要这样吗!夏暖暖犹豫着。

  最后,她还是收拾行李,去了冷寒轩的家里。其实也就是几件衣服和常用物品而已。

  其实冷寒轩根本不用给我钥匙啊。

  看到欢姨来开门,夏暖暖尴尬了一下。

  夏小姐,您来了,少爷已经让我收拾好了房间,我带您过去。

  收拾好了房间?

  对啊。

  这么说,他的意思是各睡各的?

  这么一想,夏暖暖的心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但是,我们真的变成夫妻了吗?夏暖暖心里还有有些难过的。

  夏暖暖,你什么情况啊,不知道给我来个电话吗。电话里,艾真那满是愤怒又是着急的语气,让夏暖暖觉得心里一暖。

  夏暖暖从欢姨那边拿到手机,开机后看到无数个未接电话,艾真的,于铭瑄的,还有夏树的。

  对不起啊真真,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手机关机了。夏暖暖解释着。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这几天是不是和冷寒轩在一起啊,他有没有欺负你,伤害你啊。

  没有啦,没事了。夏暖暖说着。

  你们。。。。。。和好了?

  艾真试探性的一问。但是夏暖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们。。。。。。我们没事了。

  夏暖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不告诉艾真自己结婚的事情,要是冷寒轩到时候并不打算公开,那自己不是有些多此一举了吗,最后难堪的还是自己。

  真的?艾真不相信的问。艾真最清楚冷寒轩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自从夏暖暖离开,冷寒轩的脸上,再也没有过笑容了,有的只有介怀和气愤。每次有人提到夏暖暖这三个人,他的脸上,总会显得很愤怒,而后,是深深的忧伤。艾真实在无法相信冷寒轩就这么原谅夏暖暖了。

  也许,太深爱吧!艾真这样想着。

  行了,我们真的没事了,下次出来再说吧,我这边还有点事情。

  好,那先这样喽,自己照顾好自己。艾真担心的对夏暖暖嘱咐着,她知道这丫头最马虎了。

  挂了电话,夏暖暖跑到厨房,洗着水槽里还未处理的碗筷。

  哎呀夫人,您别忙活这些了,油腻腻的,赶紧去歇着吧。欢姨看到夏暖暖在洗碗,急忙跑过来阻止。

  没事的欢姨,我也闲着,明天要上班了,我就真没时间做这些事了。

  你也说了明天要上班,那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欢姨推着夏暖暖出了厨房。

  欢姨,那您答应我一个事好吗!

  什么事,夫人您说。

  以后,别再叫我夫人了,叫我暖暖就行,我,不是很习惯这个称呼。

  行,那以后欢姨啊,就叫你暖暖好不好。

  嗯。夏暖暖满意的笑了笑。

  晚上,冷寒轩回到房间,看到夏暖暖不在,直接冲进了客房,门撞击墙壁的响声,让夏暖暖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你。。。。。有事?夏暖暖看着冷寒轩。

  为什么不回房睡!

  不是你说我睡这里的吗?

  这里是客房,只是以后我哪天不开心了,不想见到你的时候,你才需要在这里。

  额。。。。。原来是这个意思。夏暖暖心里犯着嘀咕,原谅自己可以这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啊。

  回房!

  今天你。。。。。开心?夏暖暖不知道是不是脑抽了,问出这么一句话,但她的初衷,确实没有做好跟冷寒轩同住一屋的准备。

  冷寒轩冒火了,瞪着夏暖暖:“既然这么喜欢这里,那就待着吧”,然后,又重重的关上了门!

  我说错什么了吗?夏暖暖还没有反应过来。哎,反正不住一屋就好了。夏暖暖心想着,松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