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十七篇 苍白的爱情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2640 2016-07-18 20:26:12

  原来被逼迫的爱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第二天,夏暖暖精神抖擞的来到公司,公司的人表现的很平静,对于他们来说,夏暖暖一段时间不上班太正常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老板早。夏暖暖进办公室,看到于铭瑄已经到了,想着今天来的也太早了吧。

早。于铭瑄心情大好的跟夏暖暖笑着。

其实今天他很早就起床了,原本前一天晚上开了一夜的视频会议,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不来上班的,可是一想到夏暖暖今天会来上班,鬼使神差的让他一早傻乎乎的坐在座位上,等着夏暖暖走进办公室。

休息的差不多了吧。于铭瑄开口问。

恩,挺好的。

一整天,夏暖暖都在忙着一些繁琐的事情,她想把半个多月没有做的事情全部做完,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只能将于铭瑄给她的一些报表整理了下,然后就是帮着于铭瑄处理一些公文。

夏暖暖。

在。听到于铭瑄叫她,她连忙起身。

你帮我倒杯咖啡进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老板你等等啊。夏暖暖蹦蹦跳跳的出去帮于铭瑄倒咖啡去了。

真像个小孩。于铭瑄看到夏暖暖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小卉啊,你怀孕了,这些东西别动了。沈妈妈看到白卉站在高凳子上拿东西,心脏病都要犯了。

没事的妈,我就是拿个糖。

你叫妈呀,你大着肚子,多危险啊。

白卉对着沈妈妈微笑,自结婚以后,沈翰林就很少回家了,虽然他将白卉和妈妈接到了上海,但是自己,却总是已动手术,加班的借口,住在医院,久而久之,白卉渐渐抑郁了。

翰林啊,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沈妈妈看白卉的样子,生怕到时候影响了宝宝,不禁担忧起来。

知道了妈。每一次,沈翰林都随意的敷衍着。

那你跟小卉聊聊天吧。沈妈妈将手机递给白卉。

喂。

嘟~~~~~~~~

每一系,只要白卉接电话,沈翰林都会讲电话挂断,留给白卉的,永远是忙音。

她突然害怕,这一次的选择,是不是真的错了,然后,哭泣,无尽的哭泣,不知是委屈,还是心酸。

小卉,小卉。

白卉晕倒了,她的丈夫,还在贴心的照顾着病患,而自己的妻子,却只交给了自己的母亲。

白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而就是因为晕倒,她终于见到了那张盼望已久的脸。

翰林。白卉虚弱的叫着他的名字。

还好吗。

三个字,多苍白的三个字,就算是对于他的病人,他都会问一句,还难过吗,痛不痛,有好一些吗。而对她,只有三个字,“还好吗”!甚至在白卉听来,这三个字脸关系都算不上。

白卉又哭了,出生到长大,她没有这么脆弱过,没有哭过这么多次,她想,这辈子的眼泪,都在嫁给沈翰林后,都流完了吧。

别哭了,对孩子不好。沈翰林说着,心不在焉。

只是孩子吗?对我,不能有一些关心吗?白卉的语气更像是祈求,可怜的祈求。

对你也是。

是什么?关心?能像对你的病人一样,真正关心的问问我吗?

你不是我的病人!沈翰林转头,这句话很明确,他不想对白卉展现出太过多的关心。

翰林,你真的不能爱我吗?稍微一些都好。

我说了,我会对你负责。

你已经负责了,只是对孩子,我呢?有一天,你会爱我吗?

不会!沈翰林坚定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

你真残忍,你的心,到底有多冰冷。

曾经并不冰冷。沈翰林转身,看着白卉,眼神没有一点感情。

翰林,你说什么呢。沈妈妈站在病房门口,听着两人的对话,终于忍不住,走了进来。

妈,你照顾她吧。

我今天没空,要照顾你自己照顾。沈妈妈将做好的鸡汤递给沈翰林。

我还有手术呢。

什么手术啊,我跟你主任说了,你今天没有手术,我告诉你,小卉现在怀着孕呢,你别气着她了。

妈。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沈妈妈气呼呼的走出了病房。

沈翰林无奈的重新坐会病床边,耐心的给白卉到处鸡汤,放在桌子上。

沈翰林,你心里到底会不会爱人啊。白卉有些绝望。

会,我有爱的人,可是。。。。。。说着,沈翰林低着头。

暖暖吗?你爱暖暖?呵,可惜,她并不爱你。白卉流着泪笑着,也许更像是嘲笑沈翰林。

是,她不爱我,就像我不爱你一样。沈翰林说的决绝。

你看,我们两个多像,你爱夏暖暖,爱的这么深,可是,她却只爱冷寒轩,就像我只爱你一样,可是,和你这么像的我,你却连一丝丝可怜我的爱,都不愿意给。

白卉,我们之间如果没有这个意外,也许根本不会这样,我们也许,可以是朋友。沈翰林看着白卉的肚子,完全没有一点当父亲的喜悦。

朋友?如果夏暖暖说,她只想跟你做朋友,你会心甘情愿?

我。。。。。。

你不会。因为你爱她,你不甘心只做朋友。

白卉。。。。。。

我也一样,我爱你,从见你第一眼就爱上了你,所以,我也不甘心做你的朋友。

沈翰林沉默了,他被白卉说的一句话都没有了,因为她说的句句在理,真心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只甘心做朋友呢。

两人这么沉默着,白卉苍白的脸,就像在告诉沈翰林,他有多对不起她。

这时,白卉的手机响起,才打破了这份可怕的平静。

小卉,你怎么样啊,怀孕很辛苦吧。

趁着吃饭时间,夏暖暖给白卉打了一个电话。

暖暖。白卉的嘴里蹦出了两个字,沈翰林的眼睛都亮了,是有多久,哦不,是从来,她都没有见过沈翰林如此有神的眼神,却不是对自己。

暖暖,我挺好的。

那就好,我听说啊怀孕吃不进东西,你呢,能吃进去食物吗?

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对了,你怎么样?

我也挺好的啊。

恩,那就好,白卉将手机按了免提,眼神望向沈翰林,果然,他的目光,全在手机上。

小卉,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冷寒轩他不是快生日了嘛,我就想着给他送点礼物,可是昨天我在网上看的时候,被他说了一顿,说我看的都是垃圾,我就想问你啊,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东西啊?

轩他喜欢罗纳尔多,每次他的比赛都会看。

罗纳尔多?谁阿?

是足球明星,你怎么这个也不知道啊。

哎呦,我对足球都没啥兴趣啊,他喜欢罗纳尔多,那不用我去把他人搬来吧。

不至于,我告诉你,有一个人他有罗纳尔多签名足球,轩一定喜欢。白卉提醒道。

谁啊?

袁沐鑫!

他?

恩。

行,我问他拿起,你好好休息啊,我找他去了,到时候宝宝出生了,我要预约当干妈哦。再见。

好。白卉答应着。

挂完电话,白卉看着沈翰林。

你故意的吗?沈翰林瞪着白卉。

是,我故意的。沈翰林,你没发现她每一句问的,都是冷寒轩吗?她可一句,都没有提到你啊。

我听到了,不需要你再提醒我一次。沈翰林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

白卉哭着,她难过的不是因为自己的丈夫爱着自己的好朋友,而是作为丈夫的沈翰林,连一丝丝的感情都吝啬的不愿给自己。

这段婚姻,多苍白,连爱情,都显得苍白。

白卉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段婚姻的付出有什么意义了,她已经付出的够多了,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可是,她能恨谁?夏暖暖?她并没有跟自己抢沈翰林啊。恨沈翰林?恨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初的做法,也许她跟沈翰林,真的可以成为朋友呢?可是自己甘心吗?

白卉越来越不明白自己,世界上如果有后悔药,会不会这一切,就能回到起点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