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十六篇 突被允许的爱情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2641 2016-07-16 20:14:46

  当你幸福的时候,切勿丧失使你成为幸福的德行 —— 莫罗阿

早上醒来,夏暖暖腰酸背痛,冷寒轩已经不在房间了,夏暖暖迷迷糊糊的在房间饶了好几圈,又回到床上睡去了,结果刚一躺下,门铃响了。

冷寒轩,你出门都不知道带钥匙吗。夏暖暖埋怨着,不爽的起来开门。

你好,这是冷寒轩先生为你准备的早餐,祝您用餐愉快。

刚要骂他一顿呢,结果看到的是酒店的服务人员,立刻微笑的对她说谢谢。

这家伙一大早又去哪了。夏暖暖看着手机,想发个信息问一下,结果还没解锁,冷寒轩的电话进来了。

你在哪啊,怎么不说一声就走啦。

下午出来吃饭,地址等会我发你。

吃饭?怎么好好的要吃饭啊。夏暖暖问。

我爸来了,反正你到时候别迟到。

你爸?不不不,我不出来,夏暖暖一听到是冷寒轩的父亲,更不愿意出去了,要知道,他们冷家自己最害怕的就是冷雄了,那张脸,简直分分钟能把自己给吃了。

你怕什么,不是有我在吗。冷寒轩在那头说着,还笑话着夏暖暖。

你说你,平时对我凶巴巴的,到关键时刻还害怕了呢。

谁怕了,只是你爸爸怎么突然来深圳了?夏暖暖感觉不是特别好。

没事的,我爸让我约你的,他说想跟我们吃个饭。放心,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事让你觉得不舒服,我们马上就走。

可是。。。。。。好吧,那你发我地址,我等会过去。夏暖暖想了想,既然是冷雄自己约的,那应该也不会给自己脸色看吧,想着想着,也答应了。

没一会儿,夏暖暖就收到了冷寒轩的短信,拾捣了一下自己,整理好心情出发了。

当然,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买一份礼物。

夏暖暖听冷寒轩说冷雄没事喜欢练练毛笔字,特意跑到了书画店,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各式各样的笔墨纸砚,完全不懂。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吗?一个小伙子走过来问夏暖暖。

正好,我想要笔墨纸砚,可是不知道哪种是最好的。

你是要送给谁呢?

哦,一个朋友的爸爸。

那就送这一款吧,这一套笔墨纸砚是青花瓷的设计,很适合一些比较古典的中年人。

是很好看啊。夏暖暖拿着一支毛笔,仔细的看着笔上的纹路,从来没有想过,一支毛笔,竟然能做的如此精致。夏暖暖看的入神了。

你感觉怎么样?小伙子问。

恩,挺好的,可是这样一套要多少钱啊?

不要钱。小伙说道。

啊,不要钱?这世界上还有不要钱的东西?

是啊,我们店,只收“情”。

“情”?

是的,你看,小伙子带着夏暖暖走到另一面墙,上面挂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些昂贵,有些廉价。

这些都是客人用来兑换自己喜欢的画、笔和砚台的。

兑换?

是的,这些东西,都是前男友,前女友,前妻前夫,或者一些失去爱人的人留下的物品,他们有些不愿意看到想起,有些害怕看到想起,所以就来我这边,将礼物换了他们喜欢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你的店还能赚钱吗?夏暖暖问。

不赚钱啊,我们只赚感情而已。小伙子微笑的说着。

可是,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跟你换啊。夏暖暖看看自己身上,一无所有啊。

如果你真的喜欢,你可以寄存。

寄存?夏暖暖更好奇了。

给。小伙子拿起一张纸递到夏暖暖面前。

在这张纸上写上你将来想要跟我换的东西,到时候有了再跟我兑换。

这样也行?亲,你心太大了吧。夏暖暖越听越觉得这人不正常,这是赔钱的买卖啊。

如果人家拿着东西跑了,那你怎么办。

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我相信他们,他们也会相信自己。

好。夏暖暖想都不想,直接在纸上写“2016年3月18日,欠。。。。。。”

诶对了,你们店叫什么来着,我刚进来没注意看。

“记·忆”小伙子悠悠的说。

哦。真特别的名字。夏暖暖想着,继续写:“2016年3月18日,欠记·忆一样物品,在将来必定与其兑换,今接走青花瓷笔墨一套。”——————夏暖暖

夏暖暖?很好听的名字!小伙子拿起纸看着。

谢谢。那这个现在归我了?

是的。小伙子点头。

今天是捡到大便宜了啊。夏暖暖心想着。

对了,我叫清城,清水的清,城市的城。

清城?我以为是倾国倾城的倾城呢。夏暖暖开玩笑的说道。

很高兴认识你。清城微笑说。

恩,这个谢谢你啊。夏暖暖拿着笔墨说着。

啊呀,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到时候有的话我一定给你送来。夏暖暖边跑边说着。

冷寒轩跟冷雄刚刚到酒店,夏暖暖就到了,当然,他们两人是坐着车子舒服的来的,而夏暖暖,是跑着来的。

怎么这么多汗啊,来,擦擦。冷寒轩看到夏暖暖喘着气,急忙拿着纸巾为夏暖暖擦着。

没事没事。

冷雄这时候才发现,仔细看,夏暖暖多像年轻时候的林月儿,只是夏暖暖的脸上,多了一份林月儿没有的纯真,当初的林月儿,经过了多少的磨难,竟在拥有幸福的时候,被自己亲手斩掉了她的幸福。冷雄看着夏暖暖,越想越愧疚。

对不起,我迟到了吧。夏暖暖提着心说着。

没事没事,累坏了吧,坐。冷雄笑着说。

结果夏暖暖够紧张了,这一笑,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今天是鸿门宴吗?

爸,我们都到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冷寒轩开门见山的问。

先吃饭。冷雄恢复以往的平静,拿起菜单点着。

夏暖暖一直在向冷寒轩使眼色,可是冷寒轩也是一副迷茫的样子。

暖暖啊,你妈。。。。。你爸妈还好吧。

啊?夏暖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刚才这个黑面神实在问候自己爸妈?

咳咳。冷寒轩轻咳。

哦,我爸妈挺好的。一听完冷寒轩的提醒,夏暖暖立刻回答。

好,挺好,你跟寒轩的事,一开始我也听反对的,对于之前对你不好的态度,我向你道歉。

叔叔,你不用这样,我,我没有在意的。夏暖暖听着冷雄这态度,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了,今天这位大神是吃错药了?哎呦喂。

爸,你没事吧,吃错药了?冷寒轩跟夏暖暖简直心有灵犀,想到一块去了。

怎么说话呢。冷雄严肃的看向冷寒轩。

今天我来深圳,约你们吃饭,也就是想跟你们聊聊天,其实我之前也不是反对你们两个,只是我啊,不了解暖暖,现在我发现暖暖是个好姑娘,所以你要好好对人家啊。

爸,我发现你不是吃错药了,是中邪了吧。

夏暖暖无语的踢了冷寒轩一脚,这有这么说自己老爹的儿子嘛。

吃饭吧,吃饭。冷雄笑笑。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这二十多年,他没有一天不想心里的林月儿,每天只能看着照片,回忆着她,好不容易见到了,她对自己却如此决绝的不再相见,也许最后的机会,就是成全自己儿子和夏暖暖,这样,至少还能再见面吧。冷雄心里落寞,落寞了二十多年,终于这个女人出现,终于自己沉睡了二十多年的心再次苏醒了,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呢。

三个人愉快的吃好饭,冷雄派司机将冷寒轩和夏暖暖送回了酒店,回到酒店的两人,还在奇怪冷雄突然的变化。

宝贝儿,你说我爸是鬼附身了吗?这之前还坚决的反对,这会儿怎么就对你态度360度的转变了呢?

我也觉得奇怪呢,不过看你爸爸今天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啊,好像真的同意咱们两了。

算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他自己都说同意了,估计也不会反对了。冷寒轩感觉脑容量都不够了,对于自己的父亲,他可看不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