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十九篇 面向阳光,向日花开。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2934 2016-08-26 13:51:05

  一花一世界,一人一心思。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小的世界,在我的小世界里,装的全都是你;

白卉,你到底在哪啊,我过来找你。

夏暖暖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终于打通了。只是电话那头,只是无尽的沉默。

白卉,你说话啊。夏暖暖着急的直跺脚。

暖暖,我没事,我想静一静,很快就好了。

白卉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夏暖暖没再继续,只能看着手机沉思。

别急,白卉虽然从小大小姐脾气,但是一直以来,她内心还是一个很成熟的女孩,她会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冷寒轩安慰着夏暖暖。

不行,我得找沈翰林去聊聊。

你说什么,你要找沈翰林。

。。。。。。

夏暖暖,你确定你找沈翰林我不会吃醋?

冷寒轩,你别闹了,我找沈翰林是为了白卉。

你现在找沈翰林有什么用呢,你以为你去找他,白卉有机会再回到沈家吗。

那不然怎么办。

行了行了,既然他们已经离婚了,你也不要插手了,你别忘了,如果不是你,沈翰林也不至于这样对白卉。

。。。。。。夏暖暖沉默,因为她觉得没理了,即使她一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给沈翰林任何一点希望,但是白卉现在这样,还是有那么一些些愧疚的。

白卉在和沈翰林离婚后也回了家,毕竟需要安胎,她现在的身体,完全不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白爸爸看着女儿憔悴的样子,也只能默默的流眼泪。

这孩子,从小也没有受什么委屈,这次真的。。。。。。

董事长,你别难过了,小姐她会挺过来的。白父的助理Jack安慰着他。

Jack啊,这几天你也别去公司了,在家帮我看着小姐,如果有什么,马上给我打电话。

董事长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

Jack从小在白家长大,白父对他像亲人一般,供他念完大学,考完研,还留在自己的公司,帮助自己处理业务,因为养育之恩,Jack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为白家,为公司付出,并且一直都暗恋着白卉,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一直以来就是默默的在白卉背后保护着她。这一次看到白卉这样,他的心情,比谁都难过。

小姐,吃饭了。Jack讲营养餐送到白卉房间,看到白卉又在抹眼泪,他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狠狠地揍沈翰林一顿。

谢谢你。白卉强颜欢笑着。

小姐,你现在怀孕了,心情一定要好好的,不然小宝宝也回不开心哦。

嗯。白卉似听非听的点点头。

这样吧,下午我陪你去公园走走,好不好。

Jack,我想一个人待待。

小姐,我。。。。。。

Jack,谢谢,我没事的。

Jack不再多说,恭敬的退出了白卉的房间。

妈,你吃点东西吧。沈翰林劝着母亲,可是沈妈妈却擦着眼泪,不愿吃一点。

妈。

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把小卉和宝宝带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妈,我跟白卉已经离婚了,你就别这样了好吗。

你是不是把结婚当成办家家呢,人家一个黄花姑娘,怀了你的孩子,妈,这都什么时代了,怀孕离婚很多啊,难道别人都不活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从屋里传来,沈翰林的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

你这个臭小子,我从小给你的教育是这样的吗。沈妈妈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小温文儒雅的儿子口里说出来的话。

沈翰林憋着气,走出家门,估计这几天,又得待在医院了。

Jack在白卉的门口站了很多天了,一定要看着白卉把食物全部吃完,他才会放心,他每天做的一件事,就是逗白卉开心。

小姐,小姐,小姐~~~~~~

白卉手上拿着即将出生的宝宝的鞋子,暗自伤神着,结果听到楼下的声音,慢悠悠的朝着阳台走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了白卉一跳,这楼下怎么站着一个小丑,看着还有点眼熟。

小丑的手上拿着一张大纸,上面写着,“快下来”!还吵着白卉招着手。

白卉一头雾水,扶着肚子下了楼。

可是一下楼,小丑不见了,只见一个“大白”站在外面,一蹦一跳着,样子特别逗。

你。。。。。。

大白没有说话,从背后拿出一朵绣球花,递给白卉。

白卉懵懵的接过花,不知道该说什么。

请看大白的表演。大白突然讲话。

一个笨拙的胖大白,笨拙的跳着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那是白卉最爱的男神的舞。

因为服装的束缚,大白跳着跳着就会摔倒,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的爬起来继续。

噗~~~白卉终于笑出了声,不是被眼前的大白逗笑了,而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迈克尔的舞跳得这么搞笑。

别跳了,你摔着不疼啊。白卉走到身边,扶起他。

你到底是谁啊。白卉问。

小姐,绣球花的花语,是希望,我还要送你一朵花,大白笨拙的走到后面,拿着一束百合出来,一步没走稳,又啪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喂。

白卉急忙走过去。

别别别,你别动,我过来。大白起身,又朝着白卉走去。

小姐,百合花的花语,是永远幸福。

幸福?白卉失落的看着手中的白合,幸福?幸福又是什么呢。

白卉已经猜到大白里面的人是谁了。她帮着拿开了大白的头,里面的人,早已经满头大汗,头发搭在额头,喘着气。

Jack,谢谢你。

小姐,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的,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会像大白一样,当你永远的守护神,不开心,打我啊。Jack朝后退了几步。来小姐,打完咱们就不生气了。

真是的,怀孕的是我诶,你这大肚子,跟我抢风头啊。白卉流着眼泪拍着“大白”的肚子,然后抱着大白哭了起来。

小姐,再送你一种花。 Jack脱下厚重的大白装,这次轻盈的冲到了后面。

送你。

向日葵?

嗯。

那向日葵的花语又是什么呢?白卉问。

向日葵的花语。。。。。。Jack低下头。

额,就是,就是我希望小姐面向阳光,春暖花开啊。

没看出来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口才这么好啊。白卉逗着Jack,心情稍稍好了些。

自从这天以后,白卉慢慢的开始敞开了心扉,她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桥边走走,吃饭也更有胃口了,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原本变得消瘦的身材,渐渐也像起孕妇该有的样子了。

阳台的向日葵还娇艳的开着,每次看着向日葵,白卉总会露出微笑。

对,面向阳光,才会春暖花开。

向日葵的图片,加上一排:“感谢,送我的阳光”!

喂喂喂,白卉发朋友圈了。夏暖暖兴奋的厨房,拉着冷寒轩。

你真行,发个朋友圈有啥激动的,还不如亲我一下,给我点动力呢。

冷寒轩,你怎么就一点不关心白卉呢,再怎么样人家也是你前女友好不。

打住打住,什么前女友啊,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看来有情况啊,谁送的阳光啊?向日葵的花语,可是“沉默的爱”哦。白卉的朋友圈下,艾真评论了一句。

“沉默的爱”?冷寒轩,是不是有人追白卉呢。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这个“前男友”,就是了。

你丫。。。。。。夏暖暖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做着菜的男人,真想朝他的屁股踢一脚。

“沉默的爱”?白卉看着艾真的评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

小姐,吃饭了。Jack到白卉房间说着。

Jack,我。。。。。你。。。。。。

小姐,你想说什么?

Jack,你其实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小姐,你是我小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行了,咱们下去吃饭了,董事长等着呢。

Jack,我有孩子了。

小姐,你放心吧,以后孩子出生,我也会对他好的。Jack笑着,温暖的像太阳一样。

白卉有些觉得不好意思,本来也没什么,从小Jack对自己都很照顾,可是这会儿看艾真说的,不知怎么就不自然了。

小姐,走吧。

嗯。白卉点点头。

小卉啊,吃这个,鸡汤好。白爸爸看着女儿心情大好,自己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爸,我天天喝鸡汤,都没胃口了。

你说你,这个鸡汤啊,对胎儿好。

小姐,我帮你准备了鸽子汤,来,喝点。Jack端着汤过来。

鸡跟鸽子有区别吗?白卉歪着头问着。

你先喝喝看。

白卉不好拒绝,慢慢的喝了一口,竟然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一点都不腻诶。说着白卉大口大口喝着。

慢点慢点,还有呢。

Jack这小子,现在还挺会讨小卉开心了嘛。白爸爸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Jack,明天让保姆再做哦,真好喝。

保姆?哦,好,小姐喜欢喝就好。Jack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