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十八篇 对不起,我爱你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109 2016-07-19 22:10:12

  彼此恋爱,却不要做爱的系链。 —— 纪伯伦

白卉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对于自己的婚姻,她已经绝望了,没有感情的婚姻,哪还有继续的理由呢?

沈翰林一早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醒来,想着白卉今天出院,良心上还是觉得应该去送送她,想着,起身换了衣服,朝白卉的病房走去。

然而他还是迟了,白卉已经离开医院了。

刘护士,这个病房的人呢?沈翰林拉住值班护士问。

哦,她出院了。

有人来接她吗?

没有,我还问来着,她说没事了,可以自己走。

什么?

小卉啊,今天我们。。。。。。。沈妈妈进病房,只看到沈翰林,再向床上一看,病床已经空空如也了。

小卉呢。

走了。

走了?翰林啊,你是她丈夫,你不知道她现在怀着孕身子弱吗,你怎么让她一个人出院了。沈妈妈生气的说着沈翰林。

她没给你电话吗?

没有啊,算了算了,我赶紧回家,等会我不在,小卉又没拿钥匙,站在门口会累坏的。

妈,你慢点。沈翰林再沈妈妈后面追着。

暖暖,你打了这么多个电话有什么事吗?艾真拿起袁沐鑫电话,因为他在洗澡,一直没有接到。

真真啊,袁沐鑫在吗?

在呢,他刚从公司回来,在洗澡呢。昨天忙了一晚上。

哦,那真真,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我们之间还用拜托什么啊,说。艾真仗义的说着。

就是我听说袁沐鑫有一个罗纳尔多签名的足球,是吗?

不清楚啊,我帮你问问吧。

这时候,袁沐鑫从浴室出来,看到艾真拿着自己电话,问了句:“谁啊?”

你好了啊,正好,是暖暖,她问你是不是有一个罗纳尔多签名过的足球。

给我吧。袁沐鑫接过电话。

怎么,你问这干嘛。袁沐鑫问。

我听说啊冷寒轩也很喜欢罗纳尔多,我想着你能不能把你那个足球送我。

不能。袁沐鑫一丝犹豫都没有。

为什么啊。

你知道这个足球我来的多不容易啊。

大不了到时候我买一个给你呗。

亲,贵重的不是足球,而是上面的前面,你以为这个签名这么容易得到啊。

袁沐鑫,冷寒轩再怎么也是你兄弟,他生日,你不表示表示啊。

夏暖暖,冷寒轩确实是我兄弟,但是我可以送他更贵重的,但是你不能夺人所爱是不。

袁,你就给暖暖吧。

啥?亲爱的,我才是男朋友啊,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袁沐鑫无语的看着艾真。

不就一个球嘛,既然暖暖喜欢,你就当做个人情呗。

果然,女人对于男人的足球的热爱,是永远不会理解的,哎,这家里有个败家的,看来怎么都留不住自己的宝贝了。

袁沐鑫,拜托喽。夏暖暖可怜兮兮的语气祈求着。

得,这边一个,那边还有一个,两个女人,哎,悲催的事自己啊。

最后,袁沐鑫还是特舍不得的将自己心爱的足球,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好,然后亲手含泪递给了快递,寄给了夏暖暖。

你真是个好人。

额。。。。。。到最后竟然换来一个“好人”的名声,真不值。

亲爱的,我都这么忍痛割爱了,你要不要给我一个奖励啊。袁沐鑫凑上去。

放心,在我有生之前如果能见到那个什么罗。。。什么多的,我一定帮你拿到签名的足球,球鞋都没有问题。艾真拍拍袁沐鑫的肩。

。。。。。。

你给谁打电话呢。

额,没有啊,我跟真真聊聊天嘛。夏暖暖一看到冷寒轩出来,急忙掩饰。

对了,你最近有跟白卉联系吗?

有啊,我昨天才跟她聊过呢。

是吗,刚刚我打她电话她不接。

你打她电话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她爸爸给我打电话说一直联系不上白卉,就来问问我。

联系不上?你等等,我打打看。

夏暖暖急忙拨打白卉的电话,结果是关机。

怎么样。冷寒轩问。

关机了,会不会手机没电了?

我感觉不太好啊。冷寒轩心里有些担心。

昨天跟她打电话没有什么事啊,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

也许吧,等等再打打看。

恩。夏暖暖点头。

这边夏暖暖和冷寒轩在担心白卉,另一边沈翰林和沈妈妈来到家里,没有看到白卉,问了门卫,门卫也说没有见到白卉回来,两人找了好久,电话也打不通,便去报警了,结果说失踪不到24小时,不予立案。

翰林啊,小卉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没事的妈,她也许找朋友去了呢。

你说你怎么当人家老公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老婆。沈妈妈有些生气,一直对白卉的印象都很好,她一直觉得自己儿子娶了个好媳妇,将她当女儿一样,现在不见了,心里急的要命。

好了妈,我再找找吧,你回去吧。

你一定要给我找到小卉,不然你也别回来了。

知道了。沈翰林无奈的答应。

沈翰林自己很明白,他虽然不爱白卉,但是也不至于恨啊,现在她身体不好,不知道一个人会不会出事呢。想着,心里更急了。

一晚上,沈翰林也没有找到白卉,直到精疲力尽了,坐在路边郁闷着。

白卉,你到底去哪里了。

白卉没有回家,也没有找朋友,更没有找父母,只是找了一个小宾馆,住了下来,她突然觉得很累,累到什么都不想去想。

她坐在床上,看着手上无名指的戒指,结婚那天,看着这个戒指戴进自己的无名指,那一刻,她从未有过的幸福。

也许,这一切都不应该发生的。白卉流着眼泪,无奈,悲伤,慢慢的,连泪水都来不及擦,睡去了。

冷寒轩,我还是打不通白卉的电话啊。夏暖暖还是不放弃的打着,打到手机都烫手了。

我觉得有些不安。

等等,我给沈翰林打个电话。夏暖暖脑子突然开窍了。

恩。冷寒轩点头。

不对,你怎么会有沈翰林的号码啊,你不是删了吗。

冷寒轩,这会儿你吃什么醋啊,夏暖暖彻底无语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白卉好吗。

冷寒轩不说话了,因为他觉得夏暖暖说的话有道理。

喂,沈医生,白卉在你身边吗?夏暖暖直接问。

暖暖,白卉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怎么回事啊。

我。。。。。。我的问题。

沈翰林,你到底对白卉做什么了啊。

也许真的是我太过于冷落她了,才让她难过的离家出走。沈翰林自我反省着。

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之前白卉晕倒了送了医院,今天出院我本来打算去接她的,可是她一个人先走了,后来到家她也不在,手机也关机,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那报警了吗?

失踪24个小时不到,不予立案,我再找找,明天还找不到,我在2去警局。

沈翰林,我告诉你,你最好找到白卉,不然不放过你。冷寒轩抢过电话,对着沈翰林怒斥着。

嘟。。。。。。。

他,他挂我电话!

谁让你这么对人家说话的。夏暖暖给了她一个活该的表情。

沈翰林心里已经够郁闷了,现在一听到冷寒轩的声音,怒气更大了,然后坐在路边,根本没有心情再找人了。

他就这么坐了一夜,早上无力的从街边站起来,顶着憔悴的脸,继续寻找着白卉。

白卉早上醒来,也想通了,拨通了沈翰林的电话。

白卉,你在哪啊。一听到白卉的声音,沈翰林的心终于放松了些。

我们在你医院附近的茶餐厅见吧。白卉没有说其他的,说完这句话便挂了。

沈翰林什么都不想,直接往医院去了。

沈翰林焦急的坐在餐厅等着,直到半个小时以后,白卉才挺着肚子,吃力的走过来。

你没事吧,还好吗?

你在担心我吗?白卉笑笑。

如果是真心关心我,我想我会很开心的。

你到底一晚上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妈很担心你啊。沈翰林的语气有些责备。

放心,以后不会了。白卉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

离婚协议书。白卉很平静的说着。

你到底要干嘛。

翰林,我们离婚吧。

沈翰林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也许他应该开心,但是良心在告诉他,这是他在犯错,是他对不起白卉。

我一直都知道暖暖是你喜欢的人,那天暖暖离开的时候,你喝了那么多酒,你嘴里喊得都是她的名字,我觉得你会因为责任而跟我在一起,所以我连自己的清白都不要了,我愿意赌,可是结果,我赌输了,输的很惨。翰林,对不起,用这种方式留住了你,只是因为爱你,真心的爱你。

白卉。。。。。。

翰林,我真的很爱你,从第一次见你就是,但我们结婚后,我看你越来越不开心,而我,也越来越累,也许,我们真的不应该再继续伤害对方了,我会祝福你,祝你幸福的。字我已经签了,到时候你可以直接将离婚协议书递到法院,至于财产,我一分钱都不要,孩子,我也会自己养,就这样吧,我们,好聚好散。

沈翰林从头至尾都没有再说话,白卉说完便离开了,沈翰林看着白卉签字的协议书,突然心里一阵心酸,他的良心在谴责他,他很绝望,很难过,可是他很清楚,只是因为觉得对不起白卉,而不是因为爱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