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十三篇 二十多年的往事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102 2016-07-10 20:42:06

  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悲伤,我们的负罪。

夏天的身体日益康复了,慢慢的,他也能下床走路了,也许是太久没有走动了,走路起来十分缓慢。

爸,慢慢来,你就是太久没有活动,身体机能都休息了。

是啊,我是得多走走了,不然你说年级不大,真要坐轮椅了。夏天起色见好,也能开玩笑了。

你还想做轮椅啊,你做轮椅谁伺候我啊。梁吟秋拿着刚煲好的粥进来。

暖暖你说,你妈让人伺候还这么理直气壮呢,记得以后可别这么对寒轩哦。

叔叔,您放心,我特乐意伺候他。冷寒轩在一边都笑开了花了,这话说着,不就是老爷子认同自个儿这个女婿了嘛。

谁让你伺候了,还不一定嫁给你呢。夏暖暖翻着白眼。

叔叔,你评评理,她对我就每一天好脸色的。冷寒轩削着苹果皮,还要告个状。

是嘛,暖暖,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能这么对寒轩呢。夏天立马为冷寒轩主持公道。

爸,我觉得冷寒轩才是你亲生的啊。夏暖暖脸上满满的写着抗议两个字。

我去拿一下药,你等会吃,我给我凉一凉,不能吃太烫知道吗。

知道了老婆。夏天很乖的不碰,即便他现在真的很饿。

妈,我跟你一起去吧。

好。

你瞧瞧这娘两。夏天满脸的微笑。

冷寒轩细心的将苹果切成一小块,方便夏天食用。

你也别忙活了,自己吃,不用管我。

叔叔,您别太见外,这都是我这个做女婿的应该做的。冷寒轩讨好着夏天。

这么说,你是真心要跟我们暖暖结婚的?

必须的啊。

行,你是个好小子,当初我说那些话啊,就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你说我这么撒手去了,你能给我这么一个保证啊,我十分安心。

叔叔,就算当初您不这么说,我也一定会照顾好暖暖的。其实啊,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叫你爸了。

你小子。夏天听得哈哈大笑,早不顾肚子上的伤口会不会裂开了。

另一边,冷寒月这么多天都联系不上冷寒轩,心里满是怒火。

这臭小子太不靠谱了,竟然连个信都没有,当初就不应该让他去。

让他去哪啊。

刚说完,冷雄一脸霸气的进门了。

爸,您怎么来了。

路过,就顺便来看看你了。刚刚去冷寒轩那边,怎么人不在啊。

哦,就是深圳有个项目,让他过去了。

让他?你不知道这小子混啊,我千方百计的把那个女人派到深圳,你倒又把他派过去了。冷雄瞬间怒气上来,想着这女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爸,其实暖暖人挺好的,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特亲,她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势利,她对冷寒轩就是爱,没有为了什么钱。

你还年轻,倒是至少也结婚了,怎么想法还是这么单纯。

是您古板吧。冷寒月心里嘀咕着。

行了,马上把他叫回来。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了。冷寒月老实交代。

你。。。。。。冷雄彻底气懵了。我就说他干不出好事。冷雄气呼呼的走出了办公室。

老陈,马上给我订机票,去深圳的。

老爷,您真的要过去深圳啊?

我不过去,那臭小子还反了不成!

是是是,我马上去安排。老陈识相的去执行命令了。

老陈全名叫陈鑫,是冷雄身边的亲信,从冷雄年轻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了,据说冷雄有现在,一半功劳都得归这个老陈所有,冷雄跟家里的人说,老陈虽然是个管家,但是家里的人必须尊重他,这足以证明,老陈在他们家的地位有多高。

冷寒轩,你最近是不是跟我爸太亲近了点。夏暖暖看着冷寒轩,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我跟咱爸不一直都挺亲的嘛。

咱爸?你也忒不客气了啊。

行了,你早晚是我的人。对了,家里菜快没了,明天咱爸出院,咱们去超市采购点。

恩,成。夏暖暖满意的点头。

夏天第二天一早就着急出院了,所以一早急着让梁吟秋去办理出院手续去了。

根据医生的吩咐,夏天是跟肉类食物告别了。

梁吟秋打电话回家吩咐了几句,就打车接夏天出院了。而在家里的冷寒轩和夏暖暖,收拾了下,两个人手牵着手去了附近的大超市采购去了。

你慢点,慢点。梁吟秋扶着夏天下车,夏天一看到自己家,就兴奋的不行,这是有多久,没有在自家床上睡觉了哦。

你等会呀就去床上躺着,我去帮你煮点桂圆水喝喝。

哎,你说这么长时间了,这好不容易呀,终于等到你伺候我了,这场病生的值得,要是一直生病就好了。

你再说,再说信不信我打你。梁吟秋拿起鸡毛掸子就朝夏天屁股上抽,当然,抽的并不用力。

你呀就是伺候我的命,等你好了得伺候我到老,明白没。

明白了明白了,老婆大人!

行,你好好躺着啊,我去外面烧水。梁吟秋笑吟吟的出了门,她准备给夏天煮个他最爱喝的桂圆水。

老爷,就是这边。老陈开车到夏暖暖家门口。

原本两人已经到深圳了,结果一问,又说两人回了天津办事,冷雄又转展来了天津,老陈查到夏暖暖家的地址,带着冷雄就冲到了这边。

这臭小子,看我不揍他。冷寒轩卷着袖子,瞪着眼睛,走下了车子。

梁吟秋高高兴兴的到门口倒脏水,,结果正好看到冷雄从车子上走下来,然后,她连水带盆,全部掉到了地上。

冷雄踏到地上的两只脚,在看到梁吟秋的那一瞬间,也停止了往前走,要不是车子的发动机还响着,天上的鸟儿还飞着,这一幕,真让人觉得,时间停止了。

月儿!冷雄的表情瞬间柔软下来,这个自己找了二十几年的女人,竟然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你,你怎么,怎么会。。。。。

月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找你多久吗。冷雄一步一步朝着梁吟秋走去。

你别过来。

月儿。

你为什么来这里,都二十几年了,你都不肯放过我吗。

不是的月儿,我,我只是,只是特别想你。

冷雄,你没资格想我,我走,我不想看到你。梁吟秋说着,她没有说的太响,她害怕让夏天听到什么动静。

冷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初想找却找不到的人,现在这么一个意外情况,竟然遇到了,这是多么可笑的缘分。

月儿,跟我回去吧,我真的。。。。。。

跟你回去?凭什么跟你回去?我回去,还要忍受你们家人的伤害和侮辱吗?是,我是酒吧的歌女,但我有尊严,我的尊严不允许你们践踏。

不会了不会了,月儿,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忘记过你,我真的好想你。

这一刻的冷雄,那么无助,那么脆弱,当初伪装的冷酷,在这一刻,俨然不存在了。

老陈从车上下来,看着这一幕也惊呆了,当年,他用了各种手段,可是人就像蒸发了一般,再怎么都找不到了。

月儿。。。。。

别叫我月儿,林月儿已经死了,她被你们冷家人害死了,现在只有梁吟秋。

月儿,这些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知道我很幸运,我遇到了爱我的男人,有一个疼我的婆婆,一个我生了女儿,更加疼爱的我婆婆,我过得很幸福,当初的日子我也不像去回忆了,现在我的家庭很幸福,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公,有一个最孝顺的女儿,我现在很满足。

女儿?你的女儿是。。。。。。夏暖暖?

你,你怎么知道!梁吟秋楞了几秒。

冷雄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因为她现在正在跟我的儿子交往。”

冷寒轩?他是你的儿子?梁吟秋完全反应不过来,也是啊,冷姓本来就少,她一开始也没有多怀疑,可是他怎么就。。。。就这么巧是冷雄的儿子呢?孽缘啊孽缘!

月儿,你不觉得这是缘分吗,你的女儿,现在在跟我儿子交往,这不正代表着,我们的缘分还没有断吗?

这时候的冷雄,哪有一点去反对冷寒轩和夏暖暖的意思,巴不得两个人赶紧结婚的语气。

不可能,如果冷寒轩是你的儿子,那我不会同意我女儿跟他在一起的。

为什么啊月儿,你就这么恨我吗?

行了,你走吧,我丈夫生病了,他需要静养,你走吧,过去的就过去了,别再继续纠缠了,我也不恨了,谁都不恨了。

月儿!

梁吟秋不再说话,转头走进门,重重的将门关上。

这个男人,毁了自己五年的青春,让自己再也没有勇气面对幸福,面对爱情,她早已经将他加入了心中的黑名单,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还要出现,让自己这么痛苦的接受,他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当初因为自己生了女儿,被婆婆无情的赶出家门,而他,这么默然的看着,竟没有一丝的求情和挽留,看着自己被狠狠逐出,直到最后,他竟然都没有给自己一个结婚证,当然,也没有了离婚证!这样的青春,多可悲!

梁吟秋靠在门后,痛苦的回忆着当初的痛苦,那一刻,要不是因为夏天重病在床,她想,也许自己真的就崩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