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十一篇 我最好的父亲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4224 2016-07-09 18:01:21

  能不能,用我十年的寿命,还我亲爱的父亲,短暂的五年,容我好好爱他,好好陪他,即使等不到他两鬓斑白,也要我尽一尽迟来的孝道!

哎呀暖暖,我好想你啊。艾真一看到夏暖暖,激动的冲上去拥抱。

我也是呢。

我们今天睡一起吧,好久没有跟你一起睡了。

不行!背后的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反对。

好啊好啊,我也好久没有跟你说悄悄话了呢。两个姑娘彼此拥抱着,完全省略了后面两个黑着连得男人。

你,你你你,过去把你媳妇带走。冷寒轩命令着袁沐鑫。

应该是你把你家媳妇带走吧,别拐跑了我家真真。

你家真真都不用拐,有你这个男朋友,早晚会跑。

冷寒轩,你丫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了,啊,是不是,这才多久没见呀,你丫就见色忘义,我告诉你,赶紧着把夏暖暖带远点。

这两货是吵起来了吗。夏暖暖和艾真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个有些二的男人吵架,然后嬉笑的走开了,完全没有要去劝的意思。

婚礼很热闹,沈翰林家的亲戚很多,一群人都围在一起闹婚礼,沈翰林的表情显然有些不好看,沈妈妈也看出来了,只能借口白卉怀孕,希望大家不要再继续了。最后,一些人也有些失望的散掉了。

热闹过后,留下的是静的可怕的大厅。

夏暖暖因为家人不在,没有钥匙进门。而艾真家,她也没敢回去,生怕碰到了那个烦人的老板。最后,两人只能去了酒店休息,开了两个房,艾真和夏暖暖一个,冷寒轩和袁沐鑫一个。

两姑娘开心的聊着各自的趣事,偶尔调侃下冷寒轩和袁沐鑫,而两个独守空房的男人,也只能望着月亮喝着酒,诉说着自己的“心酸史”!

哎,这都是命啊。袁沐鑫叹着气。你说当初我要是不回国,我就不会遇到艾真,要是不遇到艾真,我现在应该在国外逍遥自在,各种女人围着转呢。诶,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就艾真这么一个女人了。

挺好啊,正好改改你这花心大少爷的本性。冷寒轩嘲笑着。

喂,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吧。袁沐鑫抬起脚,重重的朝冷寒轩踹过去。

两个男人吵吵闹闹的发泄着,另一个房间,却显得过分的安静了。

真真,你现在幸福吗?

还好吧,对于幸福这个字眼,我早就已经麻痹了,只是觉得,现在过得,很安心。你呢?

冷寒轩有时候像个小孩,他需要安全感,所以有时候,我渐渐习惯了他的孩子气。

夏暖暖没有回答艾真的问题,但语气中浓浓的甜蜜,艾真完全听得出来。

两个姑娘安安静静的说了一晚上话,因为一晚上没睡,白天没就不想补交了,想着快点去吃点东西,想着就准备去冷寒轩房间,叫两人吃饭。

这会袁沐鑫很冷寒轩都抱着对方睡得正香呢。

暖暖,抱抱。

真真乖,哥哥疼你啊。

两男人在一起,又是抱又是亲的,等到双双睁开眼睛,愣了那么五秒中,重重的给了对方一脚。

冷寒轩,你丫变态啊。袁沐鑫擦着自己的嘴,做出了呕吐状。

你丫我还嫌你脏呢,臭不要脸。冷寒轩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简直就是嫌弃。

嫌我脏,那你还不要脸的而亲我啊。

谁亲你啊,谁乐意亲你,明明是没皮没脸的抱着我亲我的。

两男人因为昨晚酒醉而引起的尴尬举动,让对方都有些无语。

这辈子竟然就亲了一个男人。两人在心里默契的说着一句话。

两人正沉默着,门外响起了铃声。

我说你两个大男人到底干嘛呢,快出来。艾真在外面喊着。

你去开。冷寒轩事不关己的坐到了椅子上还不忘命令袁沐鑫。

干嘛我开,有本事你开去啊。袁沐鑫才不乐意被冷寒轩使唤,顺势也往椅子上一坐,翘着二郎腿。

你女人叫你呢,你不去开也不怕挨揍。

我告诉你,家里我做主,我说一句话她连个屁都不敢放!

冷寒轩,干嘛呢,还不起床啊。这时候夏暖暖的声音传来。

得,你家的。袁沐鑫立马讲话还给冷寒轩。

呵,我家,我家也是我做主,我不去开门能怎么的。冷寒轩的话说的明显没有底气。

行,那咱们两都不去开。

不开就不开。

最后,两个七尺男儿,竟然真的赌气就这么坐着,谁也不动,没人知道这两二货到底在计较什么!

喂,我们打个赌,看看谁会等在外面。袁沐鑫说。

行,就赌你新换的那辆兰博基尼。冷寒轩眼神都放光。

你丫整天算计我的车干嘛。

没有算计啊,只是我家老头不给我买,我这只能从哥们那边拿喽。冷寒轩说的理直气壮。

。。。。。。

他们还在睡吧,我们先吃早饭去,别管他们了。

恩。夏暖暖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两人手牵着手高兴的离开了。

怎么外面没动静了?两人在屋里纳闷着。

你出去看看。冷寒轩开口。

一起?

成!这一次,意见统一。

打开门,外面空空如也,两人的表情明显的失落。

他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也许他们忘了,夏暖暖和艾真那雷打不动的爱情,他们两个男人根本无法取代,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的革命友谊,深深的体现在夏暖暖和艾真的身上。

最后,两个人自己灰溜溜的去了餐厅,一脸怨妇样的走到正在吃早餐的冷寒轩和夏暖暖身边。

冷寒轩,等会吃完陪我再回趟家吧,我想再去看看。夏暖暖直接忽略了冷寒轩的表情。

恩,好。冷寒轩突然展露笑脸,一脸开心。

。。。。。。真没出息。袁沐鑫小声的嘀咕着。

说什么呢,有什么意见说出来。艾真女王范的说,全程没有看一眼袁沐鑫。

啊——我说啊,今天的你还是这么美丽。袁沐鑫满面桃花,都快将嘴裂到后脑勺了。

这次,轮到冷寒轩笑话他了。

吃完饭。袁沐鑫陪着艾真逛了逛,冷寒轩和夏暖暖又回到了家,门,依然紧锁。

怎么回事啊,还没回来。

可能是玩疯了吧。

冷寒轩,我感觉特别不好。

别乱想,会没事的。冷寒轩拍拍夏暖暖的肩膀。

呦,这不是老夏家的女儿吗,带男朋友回家啊。

张伯伯?夏暖暖看到隔壁的张伯伯出来,有些欣喜。

张伯伯,你知道我爸妈他们去哪了吗?

你爸妈啊,你没给他们打电话吗?就在一个月前啊,你爸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满身是血的被救护车接走了,之后就你妈偶尔回来一趟,就没见你爸回了,问你妈也不说,我们做邻居的也担心着呢。

满身是血!夏暖暖一听完,腿都软了,要不是冷寒轩扶着,估计就这么跌倒了。

那他们去哪家医院了。冷寒轩淡定的多。

当时是景山医院的车子来接的,你们过去那边问问吧!

谢谢你啊张伯伯。冷寒轩礼貌道谢。

暖暖,没事的,可能是摔着了,别急。冷寒轩看着夏暖暖脸色苍白的样子,着实担心。

一个月了,一个月没回家了,到底怎么了。去医院路上,夏暖暖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反复说着一句话。

到了门口,夏暖暖几乎是冲着进医院的,她真的在害怕,一开始感觉就不好了,为什么总是没有怀疑。夏暖暖埋怨着自己的粗线条。

请问,夏天在这里吗?他在哪个病房啊?夏暖暖的两个手都在颤抖。

您稍等一下,我帮你查一下。

夏天是吗!护士在电脑上看着,确认了一遍。

对!

他在六楼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夏暖暖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冷寒轩急忙扶住她,但是,夏暖暖整个人都软了一般,怎么都站不直,只是摇摇晃晃的,在冷寒轩的搀扶下,进了电梯。

这时候夏暖暖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爸会没事吧。夏暖暖反复跟冷寒轩确认。

没事的,会没事的。冷寒轩没有发觉,他的双手也在颤抖,他也在害怕,如果夏天有个三长两短,对于夏暖暖来说,得的个多大的打击啊。

妈!夏暖暖一走出电梯,刚好看到梁吟秋在走廊走动着。

看到夏暖暖的那一刻,她惊了一下,但很快保持了镇定。

暖,暖暖,你怎么来了啊。

妈,爸怎么了,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告诉我。

夏暖暖的眼泪完全止不住,边说边流。

暖暖,暖暖你听我说,其实前几天你爸爸情况已经好多了,可是昨天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咳了好多血,今天早上才刚进的重症监护室,不过你别担心,医生说情况已经稳定了。

梁吟秋哽咽的说着,虽然一直以来夏天都把她当成孩子一样照顾,但这一刻她很明白,她是一个母亲,一个妻子,她需要坚强。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都不跟我说,他也是我爸爸啊。

暖暖,你爸爸是担心你心思放在他身上,所以才不告诉你的,你别怪妈妈,更别怪爸爸。

妈,爸爸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夏暖暖哭着问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最后的答案。

胃癌晚期!梁吟秋发抖着说出这四个字。

夏暖暖彻底懵了,也许太过悲伤,悲伤到连眼泪,都只能盘旋在眼眶。

暖暖,阿姨,你们别担心,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作为现在唯一的男人,冷寒轩知道自己必须冷静。

夏暖暖强撑着身子起来,颤颤巍巍的都到夏天的病床前,她看着许久不见的爸爸,当初扯着嗓子让她做着家务,现在,他那么瘦,那么小,那么虚弱。

爸,别怕,暖暖来了,暖暖会陪着你,不要害怕。夏暖暖隔着窗户,给夏天打着气。

她记得,小时候生病,夏天也是这样,握着夏自己的手,告诉昏迷中的自己,“不要怕,爸爸在,爸爸会陪着你的。”那一刻,是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

连续两天,夏暖暖都吃不下任何东西,冷寒轩只能看着干着急,幸好,第二天的晚上,夏天终于意识清醒了。

暖暖,你,怎么,来了。夏天还是很虚弱,说话很慢。

爸,爸。夏暖暖只能看着夏天,声声喊着爸爸。还好,他还认得自己。

傻丫头,哭过了吧。夏天心疼的看着夏暖暖发红的眼睛。

你说你妈妈,一定说漏嘴了。夏天看着夏暖暖,抚摸着她的脸。

不是妈妈,是隔壁张伯伯告诉我的,你说你是不是傻,顽固了一辈子,欺负了我一辈子,现在不是需要我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了呢。夏暖暖似埋怨,担忧着对夏天抱怨。

说什么啊,小病。夏天仍旧笑着。止痛药很好,现在的他觉得舒服多了。

隔天,夏天能慢慢的吃点流食了。

叔叔,这是我刚刚跟阿姨回去煮的皮蛋瘦肉粥,你一定要多吃点,医生说你太久没吃东西了,一定得把精神补回来啊。冷寒轩笑着给夏天盛粥。

好,看到你跟暖暖啊,我身体就好一半了。夏天也很开心,虽然不是那么有食欲,但是不愿意让夏暖暖担心,他只能强忍着喝下几口。

暖暖,你也吃点,别到时候叔叔好了,你倒病倒了,告诉你哦,我可不伺候你。

轩,谢谢你。

即使听着冷寒轩说着逗她的玩笑,夏暖暖也笑不起来,这时候的的她,除了感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冷寒轩不开心了,现在的夏暖暖,怎么就对他有些生疏了呢,竟然还对自己说谢谢。

傍晚,夏天的气色明显好多了,夏暖暖推着他去医院的楼下坐坐。

暖暖啊,其实你不用回来的,多耽误你的工作啊,实习期就跑回家,老板会有意见吧。

爸,你就不用担心了,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

哎,你这样说啊,爸真是开心,爸还以为,你会埋怨爸爸以前只对你妈妈好,却从来不关心你呢。

爸,我承认以前真的很讨厌你,这么小小的我,你却总是不客气的使唤我,可是啊,我现在一点都不怪你,因为我知道啊,你是全天下最会为别人着想的人,最最善良的人,我最最好的父亲。

我的暖暖啊。夏天握着夏暖暖的手:“不过现在你回来也好,或许啊,还能见最后一面。”

爸,你说什么呢,别胡说八道的。夏暖暖瞪着眼睛,她最害怕听到这句话了。

行行行,不说了,不说了。夏天连忙闭嘴,他知道这句话对夏暖暖多残忍,只是,他必须让夏暖暖正确面对。

夏天,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我最好的父亲,所以,我不准你有事,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夏暖暖望着天,祈求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