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六十篇 我可以做你朋友啊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4209 2016-07-03 11:58:17

  离去的人,如果无法忘记,就永远记住吧。

艾真,你有空去趟深圳。

啊?艾真被冷寒轩说的无语了。

我这边走不开,你过去一趟。

冷寒轩,暖暖是不是好几天都没有跟你联系啊。艾真两手抱在胸前,一副看好话的样子。

冷寒轩不说话,但是他送给艾真的大白眼已经说明一切了。

今天是夏暖暖“断了联系”的第四天。

事实上,夏暖暖整天被于铭瑄喊着加班,然后工作不停,她还哪有精力去联系冷寒轩啊。

夏暖暖,下星期一你跟我去下海南。于铭瑄将机票放在夏暖暖面前。

海南?

恩。

哦。夏暖暖点头,作为员工,她知道老板的命令还是不要反驳了。

下星期一。夏暖暖吃了一惊,不对啊,下星期一艾真不是要来看我吗!突然想起艾真刚刚来的电话,夏暖暖懊恼不已。

午餐时间,夏暖暖拨通了艾真的电话。

什么,你要海南出差?艾真听完夏暖暖说的,气的不行。

夏暖暖,你说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怎么还要去出差了呢!

对不起啊真真,我也没办法啊,你说老板的命令我敢不听吗。

好吧,那你回来了跟我说,我再抽抽时间。

恩,真真你太善解人意了。夏暖暖拍着马屁。

挂了电话,艾真立马给冷寒轩打了电话。

什么,出差?她一个实习的,出什么差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要说的话就传到了。

她去哪里出差。

好像是海南吧,星期一。艾真如实说。

对于夏暖暖来说,星期五的下午简直就是最幸福的时间了。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急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

今天这么早就走?

好死不死的,刚出门就碰到了于铭瑄。

老板,我下班了,今天有点事,所以先走了。

恩,去吧。于铭瑄没有阻拦。

夏暖暖在心里都谢了他祖宗十八代了,感谢这位爷今天没有让自己加班!不然夏暖暖都要被榨干了。

夏暖暖回到住所,无力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着呆。突然,她起身跃起,拿起手机,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嘟~~~~~ 嘟~~~~~~ 嘟~~~~~

怎么不接电话,这家伙不是生气了吧。

打了几个后,夏暖暖体力不支,沉沉的睡去了。

冷寒轩其实一直拿着手机,只是他希望夏暖暖多找自己几次,他正想着呢,只要你在打一个,我就接,然后,房间安静的可怕。

冷寒轩还是没有hold住,弱弱的回拨了电话。

嘟~~~~您播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夏暖暖,你死定了。冷寒轩生气的将手机网沙发一扔,头用被子捂着,烦躁的心情让他难以入睡。

果然,答应夏暖暖离开自己的视线,是一件很错误的决定。冷寒轩心里憋屈着。

啊,清晨的阳光太美好了。夏暖暖站在阳台,不上班的日子,不看到老板的日子,不加班的日子,实在太美好了。

暖暖,起床了吗?于瑶瑶在门口喊着。

夏暖暖打开门,看到今天的于瑶瑶,穿的特别好看,白色的裙子,衬托着她白皙的皮肤,微卷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子。

瑶瑶,你今天真漂亮。

原本夏暖暖站在于瑶瑶身边,就有一些差距感,现在更好了,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今天一起去玩啊。

玩?算了吧,我想在家休息。

暖暖,你就当是陪我嘛,快点快点,换换衣服。

在于瑶瑶的要求和催促下,夏暖暖还是被拖着出门了。

他们来到了游乐园,在门口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只看到于瑶瑶亲昵的冲了上去。

老板。夏暖暖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瑄表哥,你还是来了啊。于瑶瑶的于铭瑄的耳边说着。

你到底干嘛。于铭瑄严肃的问。

没什么啊,就是想要你出来一起玩啊,要知道,每次叫你你总是以工作忙喂借口。

于铭瑄不说话,看着远处站着的夏暖暖。

原本他就推辞了,只是于瑶瑶说她是跟夏暖暖一起出来的,于铭瑄才改了口。于瑶瑶很明白,于铭瑄能出来,完全是因为夏暖暖,所以她今天才把夏暖暖打扮好,她要让于铭瑄知道,不管夏暖暖怎么打扮,她在自己面前永远是没有办法比较的,即使她有一张和旧情敌相似的脸,她也不可能比得过自己,她要永远的将夏暖暖踩在脚底下。

暖暖,别站了啊,我们走吧。于瑶瑶恢复了天真无邪的笑,拉着夏暖暖,走进了游乐园,随后紧跟的,是于铭瑄。

两个姑娘,不知道玩的有多疯,于铭瑄只能看着。

最后,两个人跑去了湖边,租了个船,驶向了湖中间,于铭瑄不放心,又租了另一条小船,在后面跟着。

暖暖,你要坐好哦,我可不会游泳,我怕掉下去了。

恩。夏暖暖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

于瑶瑶心里想着,用奇怪的眼神望了望夏暖暖,她突然起身。

暖暖,你看那是什么,于瑶瑶拉住夏暖暖。

没有东西啊,你往那边看看啊,你看。

真的什么都没有啊。夏暖暖天真的往河里看着,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

啊————夏暖暖还没有反应过来。于瑶瑶突然就掉到了水里。

救命,救~~~救命,于瑶瑶在水里吃力的挣扎着。

瑶瑶,瑶瑶,你拉住我的手。夏暖暖用尽的将手往于瑶瑶那边靠,但是于瑶瑶越飘越远。

救~~救我啊,于瑶瑶伸着手求救着。

夏暖暖看情况不对,也跟着婆婆扑通跳下了睡。

夏暖暖泳技不精,平时自己在泳池玩玩还好,如果这会儿要救人,那真的得看被救人的配合了。

但是事实并没有夏暖 暖想的这么简单,于瑶瑶一直挣扎着,夏暖暖吃力的拉住于瑶瑶,而然,于瑶瑶的挣扎让夏暖暖的体力也渐渐透支了。

来人啊,有人掉到水里了。岸上有人发现了他们,大神喊救援。

这边,于铭瑄就打了个电话,那边就出了问题,于铭瑄不敢三七二十一,扔下手机也跳到了水里,用标准的泳姿和极快的速度游到了夏暖暖和于瑶瑶的身边。

暖暖,你先自己上岸。

夏暖暖哪有力气说话了,看到于铭瑄过来了,自己慢悠悠的往岸边游去。

于铭瑄轻松的将于瑶瑶拖到岸边,这会儿的于瑶瑶可能喝了太多水,晕过去。

老板,你给瑶瑶做心肺复苏吧。夏暖暖一边气喘吁吁的说着。

于铭瑄有些犹豫,但看到于瑶瑶惨白的脸,还是无奈的进行了急救。

不一会儿,于瑶瑶咳嗽了几声,就醒了过来。

瑄表哥,我好害怕。一醒来,于瑶瑶就惊恐的抱住了于铭瑄。

好了,没事了。于铭瑄象征的安慰了几句,和夏暖暖一起将于瑶瑶从地上扶起来。

瑄表哥,我脚抽筋,走不了了。于瑶瑶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你们到底是怎么突然掉下水的。背起于瑶瑶,于铭瑄问。

我。。。。。夏暖暖还没开始说,于瑶瑶就快速的插到中间。“是啊,我在水下按到了有东西游过,我就叫暖暖一起看,可是暖暖,你怎么突然把我推下去了呢。于瑶瑶委屈的眼神看向夏暖暖。”

我?我推得?夏暖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推他了。

我刚才拉着你,然后你就突然掉下去了。

暖暖,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没事,我不怪你的。于瑶瑶自顾自的说着。

于铭瑄自问完问题之后就怎么也不说话了,只有夏暖暖一直回忆着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把她推下去了,到最后,她竟然也不好意思的觉得是自己不小心可能拽了于瑶瑶,才让她掉到了水里。

经过一天的劳累,于铭瑄将夏暖暖和于瑶瑶送回了家,也许是白天太累了,于瑶瑶一到家,换了衣服,躺床上就睡着了。

我们聊聊吧。于铭瑄没有要走的意思。

老板,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推瑶瑶的,我当时可能不注意,拽了一下她。

夏暖暖生怕老板会误会自己,急忙解释。

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个。

啊,那是什么。

出来再说。于铭瑄背对夏暖暖,先一步出了门。

老板,没事的话你早点回去吧。

于铭瑄没有说话,他将手抬起,夏暖暖以为这人要打自己呢,怯怯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于铭瑄又顺势上前走了几步。

夏暖暖觉得自己躲不过了,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等了多久,夏暖暖都没有感受到疼痛,倒是觉得鼻子上的眼镜被人拿走了。

再次睁开眼睛,眼镜已经在于铭瑄的手上了,还有的,就是于铭瑄看着自己深情的样子。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于铭瑄突然说。

故、故事?

于铭瑄也没有在意夏暖暖要不要听,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曾经,有一个叫杨晴天的女孩,她美丽,大方,善解人意,她的出现,让一个男孩冰冷的心,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自然而然,他们恋爱了,他们一起去了浪漫的普罗旺斯,他们在哪里订了终身,男孩发誓,这辈子对这个叫杨晴天的女孩,永远的不离不弃。可是,当两人开始了浪漫而又幸福的生活时,他们的灾难,也来了。男孩的母亲不同意两人在一起,最终,杨晴天带着遗憾,拿着男孩母亲给他的机票,离开了。男孩赶到机场,却发现已经晚了一步,杨晴天已经走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男孩在机场,一直待到了天黑。他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子,终于,一辆卡车装上了他,他没有惧怕死亡,想着这一刻,好像死了也好。只是老天总喜欢捉弄人,男孩醒来,听到的第一个消息,竟然是自己的爱人已经离世的事实。”

杨晴天死了?等了很久,于铭瑄都没有再讲下去,夏暖暖忍不住问。

飞机遭遇强气流,整机人,没有一个存活。

说着这话,于铭瑄的语气中,掩盖不住的悲伤。

那个男孩,是你?

后来,男孩还是决定活下去,可是爱人死了,心也跟着死了,他每天忙碌,想要工作来麻痹自己,后来才发现,自己可以掩盖的,是悲伤,掩盖不住的,却是绝望。

于铭瑄没有回答夏暖暖的话,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你,很爱那个叫杨晴天的女孩?

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

其实,她曾经爱过,已经很幸福了。夏暖暖拍着于铭瑄的肩膀,说道。

是吗?于铭瑄转头看着夏暖暖,他的眼睛含着泪水。

恩啊。老板,你今天跟我讲这些,是把我当朋友吗?

也许吧。

好,既然你把我当朋友,那我也跟你说一句,其实有些人,她的生命虽短,但是只要爱过,她就在这个世界上值得过。

于铭瑄没有说话,拿起眼镜,细心的为夏暖暖带好,然后愣愣的看着她。

老板,我发现你也没有什么朋友,但是既然今天你跟我说了这么多,那你以后就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吧,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找我说。

恩,于铭瑄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夏暖暖看呆了,原本觉得于铭瑄有点像冷寒轩,可是也没有多在意,现在他一笑,忽然疯了一样的想要见冷寒轩。

那个,挺晚了,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后天还要出差呢,我也去睡了。

好,晚安。

没有等于铭瑄走,夏暖暖着急的跑回房间,拨通了电话。

冷寒轩,你丫要是再不接电话,我就真的不理你了。

喂。

夏暖暖不解的看了眼手机,是冷寒轩没错啊,怎么是个女人接的。

冷寒轩在吗?

冷少啊,他在洗澡呢。

冷少?洗澡?听完,夏暖暖生气的将电话挂了。

冷寒轩,你有种啊,我不在你就急着找女人了是吧。夏暖暖生气的躲进被窝,都不知道这一晚,她用了多少脏话来骂冷寒轩。

刚才是谁啊。冷寒轩从浴室出来,对着秘书说道。

不知道,说了几句就挂了。对了,冷少,这次的计划表需要明早就拿给董事长,您是今晚赶出来还是明天我来帮你。

放心吧,你跟我那个老爹去讲,我在公司乖乖的,不会给他惹事的。

冷氏集团因为冷雄在政界的关系,所以开展的一直都很顺利,她这个幕后董事长,平时除了没事去公司转转,其他时候也不在,基本都是交给于跃和冷寒月处理,这下冷寒轩快要出社会了,这个当爹的,自然也希望他能成才,就准备了一堆的事情给冷寒轩。

夏暖暖。冷寒轩翻到了已接电话,懊恼不已。

真该死,这夏暖暖现在还不骂死自己。冷寒轩一想,又失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