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五十篇 自残追男神!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078 2016-06-03 22:28:46

  青春并不迷茫,只要你还在笑,我还会闹!

自从白卉对沈翰林一见钟情以后,夏暖暖倒是找到了对付冷寒轩的借口!只要冷寒轩一对沈翰林的问题提起怀疑的时候,夏暖暖只要说,他将来会是白卉的,冷寒轩立马闭嘴。

但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冷寒轩心里总有些疙瘩,他自己都不明白,曾经这么多女人死跟在自己后面,自己的都没有动过一下心,可是这个夏暖暖,竟然就这么把自个儿给吃死了,难道,自己的冰冷真的只有夏暖暖能融化?

接下来的几天夏暖暖都没有见白卉了,冷寒轩觉得松了一口气,可是夏暖暖觉得不太对劲。

这货不会真的直接跑医院去了吧。夏暖暖想着。

第二天回学校,在不远处,看到白卉手上缠着绷带。

你怎么了?才几天没见啊,这手怎么回事。夏暖暖戳了戳白卉的手。

哎呦。

怎么回事啊。

摔的,没事。白卉轻描淡写。

摔得?啥时候啊?

就是前天,是沈医生亲手给我包扎的哦。说着说着,白卉还笑起来了。

额。。。。。。

我说你怎么突然摔了啊。

哎呦,你就别担心了,我故意的。

什么!听完,夏暖暖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不是没有什么理由去见他嘛,那我就让人砸了下我的手,一开始我就让他意思意思就好了,结果那个二货没轻没重的,就给下死力了。

白卉,你为了一个沈翰林,还去自残了啊。

暖暖,你知道吗,他给我包扎的样子,超温柔超帅哦,比冷寒轩摔多了。

白卉,你真的走火入魔了,你才见过他一面,哦不,算上这次才两面,怎么就。。。。。。

夏暖暖,你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吗,我这种就是。白卉笑的傻傻的,看的夏暖暖都想笑。

得得得,我跟你这个疯子没话可讲。说着夏暖暖快速离开,心里想着:这家伙绝对是疯了。

老公,暖暖什么时候回家啊。梁吟秋看着日历算着时间。

快寒假了,到时候就回来了,怎么,想女儿了?

是啊,你说她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梁吟秋有些抱怨。

她不打来你可以打过去啊。夏暖暖满脸微笑的看着梁吟秋。

可是我怕打扰她了,怕她说我。梁吟秋像个孩子一样嘟着嘴。

她不敢,她要是敢说你啊,我帮你说她。夏天走到梁吟秋身边,宠溺的摸着她的头。

嘶~~~~~腹部突然一阵疼痛,夏天撑着旁边的桌子捂住了肚子。

缓,撑着身子起来。

你呀,是把我照顾好了,可是把自己累垮了,我告诉你啊,如果你累到了,那我可不照顾你。

我还怕你把我照顾死了呢。夏天开着玩笑。

呸呸呸,突然说什么死啊。梁吟秋瞪起了眼睛,生气的看着夏天,不知道为什么,从夏天口中说出死字的时候,她会这么害怕。

行了,你给暖暖打个电话吧,问她什么时候放假。

好,我这就去打。梁吟秋看夏天没事了,放心的去拿手机了。

夏暖暖,你给我吃点儿。冷寒轩抢着夏暖暖手中的糖葫芦,这可是自己跑了好远的地买来的,这家伙倒好,一颗都不给吃。

你干嘛不买两串啊,还要跟我抢。

喂,你知道什么叫浪漫吗!

切,吃一根糖葫芦就是浪漫啊。夏暖暖对冷寒轩的逻辑表示无语。

给我给我,就一颗,快。

等等,电话。夏暖暖嘴里刚塞进一大颗,就接起了电话,含糊不清的说着“喂”!

暖暖啊,你们什么时候放假啊。梁吟秋直切主题。

下个月五号,怎么了?

爸妈想你了,到时候回家前跟妈妈说一声。

想我?你说夏天想我?夏暖暖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问着。

对啊。

不是,我说妈啊,你别逗我,是老爸最近又存了一堆碗筷给我了?

你这孩子真是。梁吟秋想着都想笑,难怪自己女儿这么害怕回家了,确实每次回家都是来做苦力的。

行了,我一放假就回来,最近天冷了,你多穿衣服啊。

好,妈妈知道,你也多穿点,别感冒了。

夏暖暖看看自己身上厚重的棉袄,再看看冷寒轩,呵呵,感冒现在对自己来说太困难了。

挂上电话,夏暖暖幽怨的看着冷寒轩。

冷寒轩被夏暖暖看的浑身发毛,弱弱的问:“干嘛。”

我妈让我回家过年去。

恩,然后呢。

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一听完,冷寒轩心里就跟照了暖阳一样,但是很快hold住了自己的表情,冷冷的说:“不去”。

哦,好。

什么什么?这家伙就有个哦,好!冷寒轩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自己想让她说两句好话哄哄,结果马上就。。。。。哎,果然不能对夏暖暖报太大的希望。

我说你是不是诚心要我去啊。

我突然想了想,你看看啊,你不回家你爸妈应该也会不开心,还不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呢。

我每年都没有在家过年,他们高兴还来不及你,我不管,我反正就要去你家过年。

刚你不是说不去的嘛。夏暖暖看着冷寒轩,有一种想拍死他的冲动。

我刚说的气话你不知道啊。

额,男孩的心思女孩你别猜, 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这句话现在在夏暖暖心里反复游荡着~~~~~~

叮咚叮咚~~~~

两人正聊得起劲,门口的门铃响了起来。

夏暖暖看都不看直接开了门,正对上沈翰林的脸。

当然,她先注意到的,当然是白卉浑身是伤的样子:白卉,你怎么了?

我,我从楼上掉下来了。白卉无力的说。

什么!

这货也太拼了吧。夏暖暖心里想着。

暖暖,白小姐退骨折了,你帮忙照顾几天吧,我先走了。沈翰林朝着夏暖暖背后看了眼说。

哦,好。夏暖暖都不用往后看都知道冷寒轩是用什么眼神“欢迎”的!

白卉,你要太疯狂了,不过一个沈翰林,你用不着跳楼吧。

不是跳楼,是从楼上滚下去了。白卉委屈的说。

有区别吗?你这样自残,别人还没有追到,自个儿先挂了。夏暖暖好意的说道。

别管她,这丫头从小脑子不正常。冷寒轩淡定的在一边沙发坐下,翘着二郎腿。

冷寒轩,你丫真没良心,再怎么样我在国外的时候,对你也挺照顾的。

好了白卉,别理他,不过你以后真别这么做了。

暖暖,你相信我,这次是个意外。说着白卉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原本我去找沈医生,然后他们说沈医生刚走,那我就追啊,终于,我在走廊看到了他,我就说:

沈医生,好巧啊。

白小姐,你手怎么样了。

哎呦,哎呦,原来沈医生这么关心我啊。白卉心里想着。

恩,好多了,沈医生今天不上班啊。

我刚换班,准备回家。

哦,那我们一起吧。

我们不顺路吧,你这样自己回去小心啊。说完,沈翰林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诶诶诶,沈医生,我们顺路,顺路,我可以先送你回家。

不用这么麻烦了,谢谢。沈翰林绅士的道谢。

没事,我可以送你。白卉一路小跑的追着沈翰林的脚步。

说道这里,白卉突然停了。

然后呢。夏暖暖着急的问。

然后就~~~~~~啊~~~~~~bong~~~~~~~

是——怎么了?

我没看路,脚踩空了,掉下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另一边传来冷寒轩无情的嘲笑声。

你要死啊。白卉瞪着冷寒轩。

白卉,我说你真的是花样作死啊。夏暖暖也忍不住嘲笑起白卉来。

可是,沈医生抱起我的时候,哎呦,好man啊!

很快,白卉又陷入了当时痛并快乐着的回忆中,冷寒轩对夏暖暖使了个眼色,两人静悄悄的离开了客厅!

喂,你说白卉这样下去,下次会不会双手双脚都废了啊。两人“逃到”外面,夏暖暖担心起来。

放心吧,白卉这丫头我太了解了,这生命力强的跟蟑螂似得。

冷寒轩,你呀嘴太损了。

就这样,怎么地吧!冷寒轩嬉皮笑脸的冲着夏暖暖做着鬼脸。

对了,刚说回家过年那事,我跟你一起去吧。

冷寒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今年还是回自己家吧,我觉得你爸妈对我有点意见了,还有你妈妈,一开始见她的时候我觉得特别亲切,可是这几次跟她见面后,我瘆得慌!

有什么瘆得慌的!

我觉得你妈妈对我有点误会,哎,算了,可能我多想了吧,反正今年呀你就去陪你爸妈过年吧,我觉得他们应该也挺想一家团圆的。

他们想团圆就不会把我一个人扔在国外了。说着这句话,冷寒轩语气说不出的失落。

好啦,以后有我陪你啊。夏暖暖拉过冷寒轩的胳膊,将自己的头靠在冷寒轩身上,就是这样一个举动,冷寒轩心里温暖的像阳光一样。

夏暖暖,那你得跟我保证了,从今天开始的每一天,你心里都要想我一千遍,没想我一次还要说一句,我爱冷寒轩。

额~~~太肉麻了。夏暖暖冷的打了个哆嗦。这样的话,她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的,想想就好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家里,结果白卉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冷寒轩满脸不情愿的将白卉抱回了客房,出门就跟夏暖暖讨要奖赏,结果可想而知,得到的是夏暖暖无情的一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