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四十一篇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4334 2016-05-07 14:35:02

  冷东泽一早从办公桌起来,整个头都跟折了一样,结果抬头看到冷寒轩的时候,瞬间惊呆了。

这货正低头看着一大堆的资料,聚精会神的样子让冷东泽觉得陌生。

冷东泽慢悠悠的走到冷寒轩身边,看着他说着:今天吃错药了?

还有其他的资料要看吗?看完我就要走了。冷寒轩说话还是没抬头,但是语气冷的冻死人。

这会儿冷东泽看到桌子边的手机,呵,这下明白了。

冷东泽不动声色的拿回手机,一句话也没说,走出了书房。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冷东泽的手机自动设置了录音功能,这会儿他拿着手机,正津津有味儿的听着冷寒轩和夏暖暖的通话,呵,这下明白了,这小子原来谈恋爱,深怕女朋友被人拐跑了啊。

不对啊,他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了?冷东泽摇摇头,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是白痴,恋爱中的男人,都是二货!

接下来的两天,冷寒轩早起晚睡,竟然神速的将冷东泽要的“重要资料”全部整理出来,并且条例清晰,分类明确。

这果然是嫉妒的力量啊!冷东泽无语的看着冷寒轩,这两天,这货连笑都没有笑一下。

我啥时候可以离开!冷寒轩迫不及待的问。

后天吧,这两天境内看的比较严。冷东泽也不阻拦冷寒轩。

好!冷寒轩答应着。

晚上,冷东泽给冷寒轩的父母打了电话,通知了回国的日期。而后的两天,冷寒轩再也没有从屋子里出来过。

暖暖,我听说冷寒轩后天回来了。艾真小跑着进教室。

真的啊。夏暖暖死气成成了好几天,这会儿终于有了一丝生气。

不对,你听谁说的啊。

额。。。。。听到夏暖暖这么问,艾真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艾真去食堂碰到了袁沐鑫,然后,两人端着饭一起吃去了,接下来有了这样一段对话:

你,男朋友对你好吧。袁沐鑫问道。

哦,挺好的,我打算过段日子带他回家。

是吗,挺好,呵呵。袁沐鑫笑的有些尴尬。

听说你也交女朋友了啊,3班的班花?

哦,先试着交往看看呗,你说她一直追我,我一直拒绝她,也挺伤人姑娘的心的。

是啊,你是情圣行了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艾真习惯了袁沐鑫这种说话的方式,甚至觉得和他聊天特别舒服。

对了,昨天在外面遇到轩的姐姐了,听她说轩后天回来了。

是嘛,暖暖那丫头得乐死了。不行,不能吃了,我得把这个消息快点告诉夏暖暖。

说完,艾真一溜烟的跑开了。

喂,你先吃饭啊,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手机可以联系啊。袁沐鑫在后面喊着,结果艾真愣是没听着。

袁沐鑫看着艾真没吃完的饭菜,无奈的笑笑。

冷寒轩啊冷寒轩,你是栽在了夏暖暖手上,而我,也同样栽在了艾真的手上了,只是,你这小子比我幸运多了。袁沐鑫自言自语的说着,脸上仍然挂着无奈的笑容。

不行,我得去准备准备,迎接他的到来。你帮我请下假啊,我下午不来上课了。

喂喂喂,夏暖暖。呼~~~这冷寒轩果然厉害。艾真对着空气竖起一个大拇指。世界上第一个有能力让夏暖暖不上课请假的人诞生了。

小轩啊,机票准备好了,你收拾好东西了没有啊。冷东泽拿着登机牌敲着冷寒轩的房门。

。。。。。。

轩?还在睡觉吗?

。。。。。。

额,这家伙这两天都不出门,也不吃饭,不会是饿死在里面了,冷东泽猜想着,不对不对,不至于啊。

管家,快把这个房间的钥匙拿来。

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冷东泽差点吐血了,里面哪有什么人啊,唯一最能体现冷寒轩还有点人性的东西,就是书桌上的那一封信,写着简单的两行字:

哥,我还有事,先回国了。

知道你不让我走,所以我跳窗了。

好你个冷寒轩,我这边安防系统这么牛叉,你丫竟然还能不动声色的跑了,我他妈是太信任你了是吧!冷东泽满脸写着愤怒。

夏暖暖,你也太夸张了吧,怎么把房间搞成这样啊。艾真看着豪华的公寓里竟然多出一大堆的垃圾,一时间没了想法。

我就是想整理整理啊,可是发现越整理东西越多,所以才找你帮忙的嘛。

得,夏暖暖,以后你一个人过日子可怎么办啊。艾真为夏暖暖的前程一片担忧。

别废话了,快点帮我整理吧。

然后,两个人开始了无止境的打扫,擦拭,整理,不过,凡是夏暖暖整理的地方,艾真基本都的重新来一遍。

美国飞上海航班,航班号AH1089号在空中遇到强气流,飞机遇到坠机危险,事故发生到现在,警方一开始进行大范围的搜索。。。。。。

夏暖暖手上的杯子滑落,艾真看向夏暖暖的时候,夏暖暖已经处于呆滞状态。

怎么了暖暖。

AH1089是冷寒轩今天的班机!

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我查了,因为美国的天气原因,今天从美国飞的只有一班。

暖暖,可能就是因为天气不好,所以冷寒轩今天没飞呢。

艾真,他真的不会有事吗。

没事没事,先冷静点啊。艾真抱着夏暖暖,发现她现在整个人都在发抖。

飞机坠机事件在新闻上越放越大,冷寒轩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更加加重了夏暖暖心里深深的担忧。

暖暖,轩给你打电话了吗?

袁沐鑫给夏暖暖打了电话,他焦急的语气,更加加重了夏暖暖的担心,这说明,冷寒轩真的是今天回来,而恰好,他在那辆飞机上。

不仅是夏暖暖,冷家上下也陷入了恐慌,于跃一直给冷东泽打电话,但是冷东泽那边正在开会,手机一直无人接听,于跃简直快崩溃了。

妈,你先别担心,这不是还没确定嘛,我已经叫人去救援场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我就小轩这么一个儿子,我当初多辛苦才生下了他,老天爷,你别从我身边抢走他啊。于跃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冷寒月心里也着急,可是看到自己的母亲这种样子,不得不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另一边沙发的冷雄,虽然表面冷静,可是从看到新闻到现在,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这个儿子再叛逆,再横铁不成钢,可再怎么样,这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事故发生之后,夏暖暖一直在救援所等候,直到第二天,还有十几个人没有找到,而这是十几个人中,正好包括了冷寒轩,到现在,冷寒轩音讯全无。

暖暖,你先去吃点东西吧。

我没事,夏暖暖一边走一边张望着,每个病床,每个角落,夏暖暖都不放过。

冷寒轩,只要你没事,我发誓我以后都不会跟你生气了,不会跟你吵架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跟你顶嘴了,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活着。

夏暖暖自言自语的祈祷着,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那个“失踪”的冷寒轩听的。

沈医生,你怎么在这里。艾真去买食物,正巧碰到了沈翰林。

救援队人员紧缺,我就过来了,你们再这么干什么?难道你们有亲人在失事飞机上?

是冷寒轩,他在飞机上。艾真回答。

沈翰林沉默了,他跟着艾真找到夏暖暖,这会儿夏暖暖面如死灰,只是放大了眼睛,不停的张望着路过的病床和轮椅。

沈翰林不知道这会儿他应该开心还是难过,如果冷寒轩因为这次事件死掉了,那他应该开心,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夏暖暖,可是医生的职业道德告诉他,不行,他需要做的是救命。他该难过,难过于夏暖暖太在乎冷寒轩,或者冷寒轩的死将会是夏暖暖心中永远的一个阴影,而直觉告诉沈翰林,因为冷寒轩,他永远也没办法走进夏暖暖的心。

暖暖,你。。。。。。

冷寒轩!夏暖暖的眼神刚从上一秒的心如死灰放出了光芒,她绕过沈翰林,向着那个熟悉的人走去。

冷寒轩眼睁睁看着沈翰林和夏暖暖说话,气不打不出来,自己急急忙忙赶来,结果看到的是这么一幕。

冷寒轩,你到哪里去了。这一刻,夏暖暖所有的坚强都崩塌了,她紧紧抱着冷寒轩,深怕一放手他走跑了。

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点音讯也不给我,你知道我多害怕,害怕你掉到海里淹死了,害怕你没有降落伞摔死了,害怕别人找不到你你会饿死了,害怕我就这样失去你了啊。

听着夏暖暖一字一句的说着对自己的在乎,她的哭泣,她的拥抱,那一瞬间,冷寒轩所有的气都消失殆尽了,他将夏暖暖拥在自己怀里,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给夏暖暖最真实的感受。

沈翰林看着那边正在温存的情侣,脸上掩饰不住的失落,也许,自己从一开始的心动,就是一个错误。想着,沈翰林朝着更需要他的方向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啊。回到公寓,艾真迫不及待的问。

诶诶诶,这件事我来说。袁沐鑫急忙插话。

今天啊,我在打听轩下落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没想到这个电话是他打的,我就把你们再救援所的事情跟他说了,然后他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

不是说这事,你在飞机上,怎么看着觉得好好的啊。艾真直接忽略袁沐鑫。

。。。。。。袁沐鑫一脸的黑脸。

我没有在飞机上,其实我是四天前的飞机回来的,只是因为我哥的关系,我一回国就被人跟踪了,我害怕回来之后会连累的暖暖,所以就一直在外面,本来想打个电话回来,结果才想起来手机还在我哥那里,就在昨天我摆脱了那伙人,随便找了一个公路电话,可是打给暖暖又没人接,所以就打给了袁。

哦,原来是这样啊,听着冷寒轩说着事情的经过,艾真和夏暖暖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么多天的担忧,搞半天都是个大乌龙!

对了,你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吧,他们一定也特别担心你。

放心吧,我哥应该也给他们打过电话了,他们应该也知道了。冷寒轩宠溺的抓着夏暖暖的头发,好几天没见,夏暖暖瘦了很多。

行了行了,那你们两个就好好的聊聊天,解放一下这两天的思念吧,我也该回去了。艾真看着失而复得的两人,急着撤退。

哦,那我也该回去了,你们别送了啊,袁沐鑫也接着说。

行,开车慢点啊,记得把艾真送回去啊。冷寒轩朝着袁沐鑫使了个眼色。

得了,走了哈。袁沐鑫感激的笑笑。

不用你送,等会安杰就来接我了。艾真说着。

安杰?呵,差点忘了还有这号人,袁沐鑫想着。那你在这边等着也不是事儿啊,要不我先给你送一程?

不用,真不用,我。。。。。。

真真。

话还没说完,黄安杰骑着一辆自行车,到了艾真身边,第一眼,他看到的是袁沐鑫的那辆豪华座驾!

安杰,我们走吧。

好。黄安杰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他羡慕袁沐鑫的家世,嫉妒他的人生。

你自己开车小心吧,我们先回了。坐上车,艾真对袁沐鑫叮嘱着。

恩。袁沐鑫点点头。

袁沐鑫的车子很快跟过了艾真,从车镜里,袁沐鑫仍不住看了好几眼,艾真做在车座后,搂着黄安杰的腰,幸福的笑着。

艾真啊艾真,这会儿我多希望你是那种拜金女了,可惜,你却是那种宁愿坐在自行车上笑,也不愿意坐在宝马里哭的女生!

袁沐鑫想着,心里满满的苦涩。

冷寒轩,我决定了!

冷寒轩正准备给夏暖暖吹头发,结果忽然来这么一句,他还没明白咋回事。

你又决定了什么。

我决定,以后你要坐飞机,我一定陪着,再也不让你一个人了。

冷寒轩听着这句话,沉默了很久。

傻丫头,以后我不会让你这么担心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得不到我的消息的。

冷寒轩捏着夏暖暖的脸保证着。

你看你,脸上都没肉了。冷寒轩突然来了句煞风景的话。

还不是你,你出事了,我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啊。夏暖暖埋怨着。

不行,明天我去多买点肉,一定要补回来。冷寒轩认真的样子让夏暖暖直想笑。

行了,瘦点多好,人家姑娘想着法的减肥都减不下来呢。

说什么呢,人家要减肥是人家的事,你丫跟再瘦一斤,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你想怎么样啊。

怎么样,看我能怎么样。说着冷寒轩的手又不老实起来了。

冷寒轩你流氓啊,走开啦。。。。。。

这个安静了许久的家,终于恢复了原来的生气,或许他们的爱情没有那么多的甜言蜜语,或许他们的爱情,整天的吵吵闹闹,可是,这就是他们之间,最自然的相处方式啊,只是失去之后,他们已经更懂的了,如何去珍惜对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