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三十八篇 结束的假期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022 2016-04-15 10:16:46

  沈医生,恭喜你啊,终于要调职了,上海那可是个大城市啊,以后前途无量。医院里,一些护士医生在给沈翰林践行。

就是啊,你瞧我们沈医生,年轻有为的,自然是前途不可限量了。

谢谢大家给我办这个欢送会的,虽然我要去上海了,但是作为天津人,我过年过节还是会回来的,到时候一定会再回来看你们的。沈翰林微笑着道谢,他在医院的人关系绝对好的不一般。

沈医生,你说你一走,我们医院都是一些老头了,咱们这些姑娘,还有啥希望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对沈翰林依依不舍。

放心吧,到时候会有实习医生到,你们呀,就有眼福了。年级较大的医生调侃着。

好了好了,今天大家就好好的喝,也不知道啥时候还能再见到我们翰林呢。来,干杯。

夏家正忙着给夏暖暖和艾真准备行李,这次因为艾妈妈也一起回去,最后还是觉得坐火车回去比较好。

真真啊,这是我一个医院的朋友电话,要是你妈妈有什么不舒服,就打电话给他。夏天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艾真。

恩,谢谢叔叔。

路上小心着点。

好啦爸爸,你别担心了,有我照顾真真跟阿姨呢。夏暖暖拍着胸脯说着。

你照顾我更担心。夏天特不给面子的对夏暖暖表示质疑。得到的自然是夏暖暖一个傲娇的白眼。

夏天和梁吟秋一直到送他们上车才离开,在车上的时候,艾真有些咳嗽。

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艾真摇头,对了,你手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没事了,现在就是等伤口愈合就好了。回到上海就把纱布去拆了。

暖暖啊,阿姨家的事,总是要麻烦你们,阿姨觉得太愧疚了。

阿姨,您别愧疚啊,您这一愧疚我更愧疚,这我回去还得让真真照顾呢。夏暖暖挠着头,脸都红了。

确实,艾真一直是家中“保姆”的形象。

冷寒轩知道夏暖暖今天回来,早就在车站等着了,他站在站台口,几个女生分分钟的被电晕了。

那男生真帅啊。

是啊,诶诶诶,你看他在看我诶。两个女生看着冷寒轩,眼都直了。

车子乎乎的开来了,冷寒轩听到车子到达之后,整颗心都活了,这些天的思念,终于可以变为现实了。

他不会是在等女朋友吧。

天哪,他长这样了,女朋友得是多倾国倾城啊。

喂,冷寒轩来等你啦。艾真刚出战就注意到了冷寒轩。

其实夏暖暖也注意到了,只不过她表现的比较平静而已,但是心里早就忍不住想要扑上去了。

喂,你看他笑了诶,超帅的。两个女生一看到冷寒轩笑了,更加激动了。

其实冷寒轩在见到夏暖暖的那一瞬间,脸上包裹着的冰霜就化掉了。

两个行李,麻烦先生了。夏暖暖将艾真和自己的行李丢给冷寒轩。冷寒轩接的那叫一个高兴。

另一边,两个女生的脸都黑了。

你丫刚回来就使唤我了,也不给我一个拥抱啊。冷寒轩提着行李抱怨。

行啦,你们两个腻歪也看看场合啊,我妈在呢。艾真看不下去了。

咳咳。艾妈妈尴尬的笑着。

哦,阿姨,不好意思啊。冷寒轩笑的更尴尬。

阿姨打算住哪里?冷寒轩问起这个问题来。

当然是住我们那边啊。夏暖暖回答。

那你住哪里?

我妈跟我一件,暖暖还是自己房间。

哦~~~冷寒轩偷笑着,这个笑容让夏暖暖不寒而栗。

这家伙又打什么坏主意呢!夏暖暖警惕的看着冷寒轩。

冷寒轩这次开车过来的,这是为他自己好,不然陪这两个丫头坐地铁,搬行李都得搬死自己。

这么热的天穿什么长袖啊。冷寒轩虽然打开了空调,但还是看到夏暖暖一直在流汗。

哦,我怕晒。夏暖暖睁着眼睛说着瞎话,其实是害怕冷寒轩看到手上包的纱布。

车里又没太阳,脱了,看你热的。冷寒轩一手开着车,一手去拿纸巾给夏暖暖擦汗。

我自己来,你好好开车。

你说你穿这样也不怕中暑。

没事啦,你真啰嗦。夏暖暖抱怨着,其实也是怕冷寒轩担心。

艾真和艾妈妈坐在后面,看着前面的小两口闹着,总觉得自己在这车子上太多余了。

冷寒轩直到把他们几个送到家,还在不停的忙活,甚至拿出了菜准备秀一番。

啥时候买的菜啊。夏暖暖看他从车里拎出来的菜,感动满满啊。

本来打算把你拐骗去我那里再做给你吃的,但是看你今天也不会去了,所以就在这里做了。

哇塞,一直听暖暖说冷寒轩做菜特别好吃,今天总算可以尝到了,妈,咱们有口福了。

长辈在场,冷寒轩稳重多了,只是对着他两笑笑。但是心里笑的都颤抖了,原来自个媳妇在人家那边这么夸着自己呢。

吃完饭,冷寒轩在房间里逛来逛去,俨然把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艾妈妈看着眼前的小伙子,想着这要是自己的儿子或女婿该有多好啊。

妈,你上去休息吧。艾真整理好房间,下来扶艾妈妈。

那个艾真啊,要不让你妈睡暖暖的房间吧,你那个床这么小,你们两个怎么睡啊。冷寒轩提议道。

也是啊真真,要不阿姨睡我房间,我跟你睡。

这样不好吧,我跟真真睡没事的。艾妈妈觉得不好意思,急忙拒绝了。

你跟她睡?你那睡相能把人踢下床。冷寒轩不给面子的说道,听得方便艾妈妈都不好意思了。

那怎么办啊。

冷寒轩嘴角上扬,对夏暖暖使了使眼色。

。。。。。。

艾真是个聪明人,她还能不知道冷寒轩打什么主意吗。

暖暖,要不你去白卉家住一晚?艾真说着。

额。。。。。

这货是要把我卖了的节奏吗!夏暖暖心想。

因为艾妈妈在,艾真也不好说你直接跟冷寒轩回家算了,只能委婉的说去白卉家,但夏暖暖心里能不明白吗,这两人眼神交流的那叫一个起劲,当自己瞎啊。

夏暖暖最后没办法只能跟冷寒轩走了,也不见得自己真的要艾真和艾妈妈睡个小床吧。

晚安。夏暖暖说着走向白卉家。

冷寒轩急忙拦住。

冷寒轩急忙拦住。喂喂喂,你还真去那边啊。

对啊 。夏暖暖故意说着。

别闹啊。走啦。冷寒轩和夏暖暖嬉笑着回了家。

宝贝儿,你把衣服脱了。

你要干嘛。夏暖暖抓紧衣服紧张的看着冷寒轩。

想什么呢,就让你把外套脱了,都到家了,不嫌热啊。

不,不热。夏暖暖急忙摇头。

还不热,看你一直冒汗,快。冷寒轩上去拽夏暖暖的衣服。这会儿艾妈妈不在了,冷寒轩又开始肆无忌惮了。

不要,你别碰我。

有啥不能碰的。冷寒轩冲上去,两个人扭打起来,没想到一屁股坐上手机,电话拨了出去。

冷寒轩你别闹了。夏暖暖一只手护着另一只受伤的手,坚决不让冷寒轩看到。

小轩?于跃看到儿子竟然打开电话,那叫一个高兴,结果喊了半天都没有应答,只听见里面的吵闹声。

你丫到底有什么猫腻,今儿个我不把你衣服脱了我就不叫冷寒轩。

冷寒轩,你丫今天敢碰我我就不理你了。

行,不理我是吧,我叫我不理我。冷寒轩抓住夏暖暖的手,结果碰到了她的伤口。

啊,疼,疼。夏暖暖憋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没有很用力啊。

听到这于跃已经听不下去了,其实只是很单纯的一件事,可是于跃愣是想歪了。

太不像话了。于跃扔下手机。

咋了妈。冷寒月端着咖啡走过来,又看到自己老妈黑着一张脸。我说你以前没有这样啊,最近咋了是。

你说他们还在读书呢,玩没问题,这玩出事可怎么办啊。于跃想起电话里那些话,脸都红了。

妈,什么情况啊。冷寒月一头雾水。

他们两个,他们两个都。。。。。哎。于跃难以启齿。

哦~~~~冷寒月瞬间明白了。

你这手怎么伤了?冷寒轩看到夏暖暖手臂溢出的血,心疼的要死。

都是你啦,好不容易愈合的。

谁让你神神秘秘的不让我看,怎么伤的啊。冷寒轩一点点解开纱布,慢悠悠的,生怕再弄疼夏暖暖。

就是那天你走了之后的事。不小心摔倒了,就这样了。夏暖暖随便一说。

这也不是摔倒的伤口啊。冷寒轩也就想想,没说出来,他大概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以后少接近那个艾真的爸爸。冷寒轩说道。

没事啦。

这不是提醒,是警告!冷寒轩满脸威严。

哦!

直到帮夏暖暖上好药,换好纱布,冷寒轩的脸才有一丝放松。

冷寒轩,一定很爱我吧。夏暖暖微笑着看着冷寒轩,心里想着,忍不住抱住了他。

这一抱把冷寒轩给乐的云里雾里的。

呵,只是换了个纱布,就能让这丫头这么主动啊。冷寒轩心里傻乐呵。

真真啊, 我们让暖暖去人家家里住是不是不太好啊。艾妈妈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没事的妈,说不定人家还得感谢我们呢。艾真笑的意味深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