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三十二篇 被误会的夏暖暖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307 2016-04-08 16:08:07

  艾真的父亲在这里住了三天,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终于,艾真受不了了。

第二天一早,艾真只做了自己的早餐。

哎呦,今天天气真好,艾父伸着懒腰下楼。

艾真看了他一眼,继续吃自己的,一句话也不说。

诶,我的早餐呢,放哪了。

自己要吃自己做去。

你这孩子,给自己老爸做早餐还委屈你了。

艾真不爽的丢下手上的面包,拿起书包准备离开了。那个我没吃,要吃的你就吃,我上学去了。

这两天的艾真,上课无精打采,想着法让自己的老爹快点离开,结果某人死皮赖脸的,说什么都不肯走。

真真,家里怎么样了?夏暖暖不放心,所以每次看到她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帮我想想,怎么样才能让他赶紧走呢。艾真一脸苦恼。

要不这样吧,你也搬到冷寒轩家,这样他一个人无聊了就走了。

不行,那冷寒轩还不得吃了我。艾真警惕的朝着冷寒轩那边看看。

不会啦,你跟我一个房间,又不碍着他什么事。

你们两个人分房睡?艾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对啊,怎么了?

呵呵,没事。艾真笑的那叫一个尴尬。

对了,你爸爸那身衣服也该换换了,你带他去商场吧。夏暖暖想起艾父身上穿的衣服,忍不住跟艾真提起。

管他呢。

这样吧,这星期我有空,我带他去吧,你呀,就安心的去约会吧。

暖暖,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报答你啊。艾真将头在夏暖暖的肚子上蹭阿蹭。

你对我不是更好吗!夏暖暖傻呵呵的笑着。

周末,夏暖暖带着艾父去了商场。

暖暖啊,你比艾真孝顺。艾父说着。

真真今天有事,所以没空陪你过来,你看看喜欢哪件吧。

行。艾父笑呵呵的答应着,而夏暖暖,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

妈,爸这么多衣服,还要给他买啊。冷寒月陪着于跃逛街,这会儿已经彻底累瘫了。

你爸那衣服每年都换,多备着几件没错的。于跃说着,走进了一家店。

先生,您的付完钱才能走啊。一个营业员拉住艾父不让走。

我女儿在那边呢,你找她结款去啊。

不是先生,我们这边需要打下价格啊。

这是谁啊,这么没素质。于跃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种厌恶之心升起。她最讨厌这种蛮不讲理的人了。

怎么了怎么了,夏暖暖听到动静,也急忙跑过去了。

夏暖暖?于跃看到跑过去的人,也惊了一下。

您喜欢这件就先把衣服给她,我付完钱再穿好不好。

这,这衣服不是只要付钱了就好吗,哪来的这么多事儿,行了行了,不买了。艾父不爽的走进更衣室,脱下了衣服,结果太过用力,衣服撕出了一个口子。

还你。艾真将衣服粗鲁的扔到了营业员的身上。

营业员满脸怒气的拾捣着衣服。

先生,不好意思,这边有个口子。

艾父刚要走,营业员又叫住了他。

你们自己衣服有问题,怎么就是我的事了呢。艾父死不承认。

不好意思啊,那个衣服多少钱,我要了好吗。夏暖暖无奈的说着,只得掏钱买下衣服,因为他她知道艾父的为人。

我们走吧。于跃看着这一切,心里开始有想法了。

妈,你咋了,也不去跟夏暖暖打个招呼。

小月啊,我觉得我看错人了。

什么?

那天你爸爸跟我说你你弟把房子转到了夏暖暖的名下,我还觉得我多想了,可是今天看到夏暖暖的爸爸,哎。

妈,就算她爸爸是不怎么有“素质”,但是夏暖暖没错啊,你咋还对她有想法了呢。

你爸说的没错,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有这样一个父亲,她能好到哪里去吗?这个夏暖暖也不简单,你说她跟你哥才认识多久啊,你哥就能把自己的房子给她了。

哎呦妈,你想多了,可能。。。。

别说了,这事严重性得跟你爸爸商量一下。

两个人最后买了件破衣服回去了,夏暖暖已经没力气了,逛了一圈的商场,结果眼前这位觉得怎么都不好,尽是选贵的挑,还得防着他把衣服弄坏,脑力体力都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啊。

怎么了,买到啥了。艾真一天没出门,看到夏暖暖的样子,自己也觉得挺对不起她的,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和自己的父亲交流。

买了这个。夏暖暖把衣服给艾真,艾真拿出来一看,呵,一条口子,这,你们去买衣服了还是去捡破烂了?

夏暖暖无奈的跟艾真使了使眼色,朝着艾父那边瞥了瞥。

喂,你干嘛去。夏暖暖看艾真的眼神,简直就是想杀了自己老爹的表情啊。

你别管。艾真甩开夏暖暖。

你到底干嘛呢,暖暖带你去看衣服,你搞出这么多事儿干嘛,你要是这么多事儿,你就给我回天津去,别再这边给我丢人现眼的。

你说的什么话呢,谁家老爸在自己女儿这边住几天就看脸色的,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待?我真是白生你出来了,要是知道是这样,你出生的时候我就该把你摔死。

摔死我?是,你早该摔死我的,这样我也不用再这个世界上,忍受你这样的父亲。

叭~~~

重重的耳光声响起,惊到了夏暖暖。

叔叔,您别动手啊。

暖暖你别管,让他打,我告诉你,你今天最好打死我。艾真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父女俩的火花越擦越大,都快起火了。

你,你个不孝女。艾父怒不可遏,两人突然推搡起来。

啊————

可怜的夏暖暖,原本是劝架去的,结果这下子直接被父女两个推到了,头重重的磕在了桌角上。

暖暖,暖暖你怎么样。艾真惊慌的跑到夏暖暖身边。

没,没事。

你,你流血了,我送你去医院。艾真扶起夏暖暖,一边站着的艾父已经慌了。

没事,就是磕伤了,这两天伤口别碰到水就好了。医生微笑着嘱咐。

恩,我会注意的。艾真认真的听着医生的话,包括吃药吃多少,什么时候换纱布,都记得清清楚楚。

对不起啊暖暖。艾真愧疚的说道。

哎呦没事啦,你别难过,一点都不疼的。夏暖暖轻松的说道,其实她都快疼死了,只是不好跟艾真说罢了。

夏暖暖,你在哪呢。

刚出医院,夏暖暖就接到了冷寒轩的电话。

在医院呢。夏暖暖想也不想就说出来了,结果那头正在开车的冷寒轩,瞬间来了一个急刹车。

你怎么了,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不是,没事儿,你找我什么事啊。

你别转移话题,快跟我咋回事呢,行了,你在医院等我,我马上就来。

不是,我马上会回家了,我。。。。。。

嘟嘟嘟嘟~~~~

咋了?

冷寒轩说马上来医院。

那我们要在这里等他吗?艾真问。

等呗,等不到这家伙又得念叨我了。

还不到十五分钟,冷寒轩的车子就到了医院门口,他急慌慌的跑着进了医院。

喂喂喂,这里。看到冷寒轩跑过去,夏暖暖急忙叫住。

你咋了。冷寒轩看到夏暖暖头上包着纱布,好像是自己受伤了一样,捧着她的脸左看右看。

哎哟没事,就是头撞到了。夏暖暖被他看到特不自在。

咋回事呢,怎么好好的受伤了。冷寒轩对着艾真吼着。

我跟我爸吵架,不小心推到了暖暖。艾真老实的交代着,反正她觉得也瞒不住,不过就是被骂一顿。

出乎意料,冷寒轩并没有对艾真动怒,而是直接抱起夏暖暖,把她扔进了车子,然后扬长而去。

喂喂喂,你们走了,我咋办。艾真可怜兮兮的在后面追了几步,然后失落的打着出租走了。

喂,你干嘛不把真真带上啊。车里,夏暖暖又开始嘀咕起来了。

我没骂她已经够给面子了,还带上她呢,要不要再磕个头谢谢她把你脑门打了个洞啊。

我说我不是脚受伤,我可以自己走的。一到家,冷寒轩又是抱着夏暖暖上的楼,搞得夏暖暖不好意思起来了。

闭嘴,在说话信不信我在这边吻你。

冷寒轩这句话一说完,夏暖暖立马闭嘴了,从车库出去还有一段路,路过的人都会看一眼,要是这货在这边真的那什么,那还要不要再来这里了。

好好坐好,我把你的袜子洗了。冷寒轩帮夏暖暖脱下袜子鞋子,拿去了洗手间。

用洗衣机就好了,不用你手洗。

没有要洗的衣服,你家洗衣机就洗一双袜子啊。

这会儿冷寒轩去里面洗袜子去了,夏暖暖躺坐在沙发上吃着苹果,那叫一个悠闲啊。

于跃觉得这事不对,决定找冷寒轩好好的去聊聊,上楼发现门没锁,就自个儿不客气的进去了,结果一进去看到夏暖暖这种悠闲惬意的样子。

小轩呢。于跃铁青着脸问。

夏暖暖蹭的跳起来,擦了擦嘴角,连忙把苹果放下。

还没等夏暖暖说话呢,于跃就听到洗手间的动静,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这下子于跃受不了了,冷寒轩正坐在凳子上,洗着袜子,顺手拿起鞋子用刷子刷着。

你在干嘛呢。

妈,你怎么来了。冷寒轩说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里。

你给我出来。于跃看不下去了。毕竟是自己儿子,看到他给人家洗着袜子,心里忍不住心疼起来,而对夏暖暖的误会,就更大了。

没想到她是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于跃又大量起来夏暖暖,看的夏暖暖浑身不得劲。

小轩,我要跟你“单独”聊聊。于跃故意提高了“单独”这两个字的语调。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冷寒轩擦着手,直接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于跃的表情。

那要不我先出去一下?夏暖暖是个聪明人,看到于跃的表情就知道不对劲了,哪还敢在这里待着呢。

你受着伤呢,出去干嘛。冷寒轩虽然语气不好听,但是还是可以听出来是担心她。

没关系,你们先聊吧。夏暖暖对冷寒轩笑笑,径直走出了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