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十九篇 女生间奇怪的友谊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075 2016-03-31 13:01:50

  三个女人的风波在冷寒轩的“威严”之下总算平息了,但是白卉心有不甘啊,总觉得夏暖暖配不上冷寒轩,但是为了不让冷寒轩讨厌自己,她也不敢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自从夏暖暖受伤时冷寒轩的表情,白卉看得出冷寒轩是真的动心了。

今天是来到马尔代夫的第三天,还有两天就要回去了,结果这三人除了吵架,打架,哪都没有玩过,就看着其他人各种自拍,各种晒了。

暖暖,我们出去玩吧。

恩,好啊。这两天也憋的挺难受,这么好的阳光沙滩,我们几个竟然就这么浪费了。夏暖暖不甘心的想着。

两人手牵手的出门了,白卉看着这两人的嘚瑟劲,心里满是不爽,也跟了出去。

她也不走到前面,也不走到旁边,就是在后面跟着。

艾真感觉到后面有人:“喂,你跟屁虫呢。”

谁跟着你们了,大路人人走,碍着你们了呀。白卉挺着一张傲娇脸。

行,随便你。艾真翻了个白眼。

艾真看到海就有一股子冲动跳下去。我们去游泳吧,艾真建议。

不了,我在上面坐坐就好了。我头上还有伤呢。夏暖暖摆摆手。

要是以前她早就和艾真去海里了,但是现在不行了,冷寒轩千叮咛万嘱咐额头这几天不能碰水,要是被他抓到了要重罚,谁知道他又会干嘛,只能乖乖听话了。

可是一个人多无聊啊。艾真说着,转头一看白卉,又蹭蹭的跑了过去。

喂,去游泳呗。

不去。白卉直接拒绝。

我们来比赛嘛。

谁跟你比啊,降低了我的档次。白卉仰着她高贵的头颅。

切,我看你是怕输不敢比吧。艾真激着白卉。算了算了,不敢比就别比了,到时候输了可丢人了。

你,谁说我不敢比啊,比就比。白卉果然不经激。

喂喂喂,浪挺大的,别比了吧,你们下去游游就好了。夏暖暖跑来阻止这两人。

不行,一定要比。白卉为了自个儿的面子也是拼了。

行,比可以,都带上泳圈吧,安全点。

好。这会儿白卉答应的倒是痛快。

为什么这么痛快,呵呵,白卉也是个旱鸭子,来这里之前特地学了学,可是也就会扑腾两下,这会儿要不是被艾真的激将法刺激的,她是死也不会下水的。

两人套上泳圈,热身了一下,准备下水了。

你们两小心啊。夏暖暖嘱咐着。

两人看两眼对方,跑着就往海里去了。

艾真可是个游泳高手,看白卉挂着泳圈游着,艾真又想笑又不能笑,生怕呛水。

喂,他们干嘛呢。冷寒轩和袁沐鑫原本去女生房间找他们,结果一敲门一个人都不在,也跟了出来,结果一眼就看到夏暖暖一个人张望着海里,总算反应过来,两个人在海里游泳呢。

去看看吧。两个人悠闲的走过去。

结果,一个浪打过来,直接把白卉给打翻了,两只手扑腾着,夏暖暖看情况不对,急忙跑过去喊艾真救人,这会艾真早就游的老远了。夏暖暖一着急,冲的就往海里去了。

暖暖。冷寒轩看她这架势,连忙冲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夏暖暖已经冲到海里了。

白卉本来就游不好,这会儿一紧张更加游不起来了,整整呛了好几口水,就剩下两只手在水上不停的扑腾了。

喂,你干嘛啊。看冷寒轩也要往前面冲,袁沐鑫一把拉了回来。

你没看到她下去了吗。看到夏暖暖下水,冷寒轩比谁都激动。

你别急啊,你看暖暖游泳挺好的,应该没事的。冷静点。袁沐鑫拉着冷寒轩,生怕一不小心这货就跳下去了。

冷寒轩没办法,只能在岸上干着急。

夏暖暖可是艾真教出来的徒弟,技术自然不差,可是刚拉到白卉的时候,这家伙一直乱动,夏暖暖根本就使不上力。

你别动,放轻松。夏暖暖说这话喝了几口海水,嘴里特别难受。

可是不会水的人总是有一种恐惧心理的,不管救她的人怎么安抚,他们总觉得自己会被淹死,然后扑腾的更厉害了。

艾真看夏暖暖和白卉,也拼命的朝着她们游过去,可是力不从心啊,刚才的力气全用在赢上面了,这会根本没有力气游快了。

夏暖暖力气本就不大,这会儿连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白卉艰难的拉到水浅的地方。

这会冷寒轩和袁沐鑫跑了过去。

你傻啊,谁让你下水的。冷寒轩早就被夏暖暖吓得六神无主了,生怕她一起淹死在海里。

这不是救人嘛。夏暖暖虚脱的坐在水里,大口的喘着气。

你丫不会喊救命是吧。冷寒轩心里着急,可是看到夏暖暖这样,还是心疼多过于责备。快起来,水里多凉。冷寒轩一把拉起她抱在怀里。白卉还在大口的调整呼吸呢看到这幅场景,心里又酸又涩。

没事吧。艾真终于游了回来。

没事了没事了。夏暖暖挥着手。

你不会游泳不会说啊,白痴。艾真看到白卉没事了,也就放心了。

谁让你刺激我的。

你怎么这么不禁激啊。别叫白卉了,叫白痴得了。

呵呵,这两人这会又吵起来了。

回到房间洗了洗,三个人总算恢复个人样了。冷寒轩照常给夏暖暖擦药膏。

这会白卉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自己掉水里,人家最担心的夏暖暖,自己差点淹死理都不理一下,总算知道自己在他那边一点位置都没有了。

晚上,冷寒轩喝袁沐鑫在阳台谈着话,另一个房间,三个女生敞开了心扉聊着天。

今天幸好暖暖,不然这个白痴就淹死了。艾真剥着手里的橘子,一手递给了夏暖暖。

切,谁稀罕她救了。白卉死鸭子嘴硬着,其实她心里蛮感激她的。

你真没良心,早知道淹死你算了。艾真生气的说着。

好啦。夏暖暖用脚踢了一下艾真。

我告诉你哦夏暖暖,我不会感谢你的,你自愿救我的。白卉撇着头嘴硬着。

是是是,我自愿的。夏暖暖无奈。

三个人坐在自个儿的床上,谁都没有睡着。

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轩了。白卉想了想,先开了口。

那又怎么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艾真泼着冷水。

这一次,白卉没有激动的跳起来。

是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管我做什么,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妹妹看待,或者连妹妹,都是我自己定位太高了。

五岁的时候,我的爸爸就告诉我,冷寒轩会是我未来的男朋友,我们会结婚,生孩子,我特别喜欢他,因为小时候的他,很柔和,很善良,甚至一直小猫死掉了,他都会哭半天。可是在法国待了两年后,我渐渐发现他变得不爱笑了,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15岁,他遇到了袁,这两个大男孩,就这么趣味相投的成了好朋友,轩在学校是很出名的,他仗义,够兄弟,所以很多人都喜欢跟他混。我呢,就一直充当着小跟班的角色。白卉说着说着,叹了口气。

然后呢?艾真被提起了兴趣,夏暖暖也是,只是她想安安静静的听关于冷寒轩的事。

轩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隔了很久,再次见到他微笑,是在遇到汝湉姐的时候,那时候,汝湉姐就是学校男生的女神。她很漂亮,也很聪明,很多男生都喜欢她,可是她偏偏只爱轩,慢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轩对别人总是冷漠无比,但是对汝湉姐,却很温柔,温柔的想冬天里的阳光一样。

那后来他们为什么分手?夏暖暖开口道,他只在乎这个事儿啊。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后来就没有在学校见过汝湉姐了,而轩,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回国之后,再次见到他,我觉得有人改变了他,但是我怎么都不敢承认,是你改变了他。

夏暖暖沉默了,不是因为白卉说的话,而是冷寒轩。

他是不是只会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孩子气呢!夏暖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当然不是啊。白卉以为夏暖暖在问她。

轩是一个大男人,跟汝湉姐在一起的时候,他很成熟的,也不会耍什么小脾气。

不是吧,难道回国变异了?夏暖暖心里想着。

夏暖暖,我很羡慕你。白卉说了句。我觉得现在的冷寒轩很好啊,我好像更喜欢了。

什么!艾真和夏暖暖默契的从床上弹了起来。

不要紧张嘛,我了解轩,他认定的人,没有人可以改变的,我是没有期望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在心里默默爱他就好了。白卉会心一笑。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一星期的马尔代夫之行很快就结束了,自从那天彻夜聊天之后,这三人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在飞机上的时候,三个人又是说又是笑的,倒把冷寒轩和袁沐鑫给冷落了。

喂,他她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袁沐鑫挠着脑袋想不通。

女生的友谊总是很奇怪的。冷寒轩也是一脸的不解。

哈哈,估计是不打不相识,上次夏暖暖救了她,她估计把夏暖暖当成救命恩人了。袁沐鑫自己分析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