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十五篇 挑灯夜读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884 2016-03-31 13:01:50

  同学们,大家应该知道我们学校每年都有一次班与班之间的考核赛,这次的考核赛定在下礼拜三,我希望大家能够为班级赢得这一次的考试,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董栋一说完,地下开始大声的附和。

喂,什么是考核赛?冷寒轩戳了戳坐在前面的夏暖暖。

学校的考核赛一般分三种,一种是班与班的考核,一种是学生与学生的考核,还有一种就是学校和学校的考核。这次班与班的考核,如果哪个班的成绩位列第一,班级就有一次全体出游的机会,而且最后一学期的年级考核班里的每位同学都能在原成绩上加5分,所以同学们竞争心都很强。夏暖暖歪着头,小声的解释着。

这有什么吸引力啊,不就是加5分嘛。冷寒轩满不在乎。

也是,他可从来 没有在乎过成绩啊,毕不毕业对他来说又没有什么所谓的。

有吸引力的不是那5分,而是全体出游的机会。据说上一次11班是去了泰国。

呵,你想去啊,以后我带你去啊,想去哪都行。冷寒轩笑着说着。

夏暖暖彻底无语。

这一次的比分跟往年有些不一样,这次算的不是全班的总分,而是各位的单独分,一旦有一位学生不及格,那么就代表整个班级的失败,会变成直接淘汰的班级。董栋继续说。

啊,怎么这样啊。这下子,班里热闹起来了。

呵呵,我也帮不了你们了。夏暖暖无奈的摇头。

一下课,冷寒轩就跟在夏暖暖屁股后面各种腻歪去了,还得艾真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喂,学校怎么会有这种比分制啊。冷寒轩说着。

不知道,我进学校以前就有了,应该是为了鼓励学生的上进心吧。夏暖暖回答。

那去年为什么咱班没拿下啊。

因为去年不及格的人数是20个!夏暖暖说起这事儿,就觉得生无可恋了。

相当年考试,每个人都信心满满的打着夏暖暖的主意,觉得其他同学和夏暖暖的成绩一加绝对能得第一,结果,其他人都这么想的,结果全班除了夏暖暖,其他同学及格的都是60分左右,不及格的都是20分以下,简直一塌糊涂。

那如果这次不及格你会怪我吗?冷寒轩试探性的问。

我无所谓,但是其他同学估计会恨你的。夏暖暖故意笑了一下。

听说这次去的是马尔代夫哦。

天哪,真的啊,那我一定要用功了。

得了吧,有冷寒轩在,就算咱们考的再好,有他一个不及格,那就全军覆没了。

一到班级里,同学们都在议论着这个事情,而讨论对象,当然离不开冷寒轩喽,谁让他是班里的问题学生呢。

把你的书给我。夏暖暖伸出手。

干嘛。冷寒轩警惕的看着夏暖暖。

给我就是了。

冷寒轩乖乖的拿出一堆的书,夏暖暖在其中拿了基本重要的书,放进了自己的书包。

喂,你拿走我不看啦?

你会看吗?夏暖暖鄙视的看向他。

额。。。。。。

晚上,夏暖暖熬了个通宵,在一堆书里狂化重点,她知道让冷寒轩看书的几率很小,但是只要考个及格,也算是成功了一小步了。

暖暖,还不睡啊。一觉醒来的艾真上个厕所路过夏暖暖的房间,结果发现里面还开着灯。

哦,我还有一点就好了。夏暖暖打着哈欠,疲倦的不行。

你看看你这眼睛都快闭上了,快去休息吧,艾真劝道。

没事,你去休息吧,就一点点了,你回去吧。夏暖暖喝了口水,继续画着。

夏暖暖啊夏暖暖,你是真对冷寒轩有意思啊。艾真拍了怕她的肩膀。

没有,别胡说,夏暖暖起身推着艾真出去,关上了门。

夏暖暖脑子里突然全是冷寒轩的影子。

不可能不可能,我会为了全班同学的利益,夏暖暖挣扎着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继续将精力放到了课本上。

划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夏暖暖原本快闭上的眼睛一下子睁的大大的。

最后空白的一页,满满当当的写着字——夏暖暖。。夏暖暖。。夏暖暖。。密密麻麻。

第二天一早,夏暖暖拖着困倦的身子回到班级,一边把书递给冷寒轩,一边还打着哈欠。

你看啊,这些画着红线的都是重点,你把这些都记住了,考及格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昨天没睡觉?冷寒轩看都不看书本,眼睛全被某人的黑眼圈吸引走了。

睡了。夏暖暖说完,又是一个哈欠。

几点。

4。30。夏暖暖转过头说道。

几点醒的。

5。00。昨晚茶喝多了,到最后想睡睡不着了。夏暖暖解释着。结果这一解释,冷寒轩更心疼了。

其实你也不用给我划重点,只要你陪着我读不就行了!冷寒轩开着玩笑。

滚!夏暖暖不客气的回答。

看着书本上一条条的红线,在看看夏暖暖满眼的血丝,冷寒轩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对了,以后别在书上乱涂乱画的。夏暖暖说说趴在桌子上睡去了。

冷寒轩翻到最后一页,看着满页的“夏暖暖”,会心一笑。这可是那时候他上课不想睡觉的杰作。

夏暖暖就这么睡了一天,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连夏敏在课上喊她起来回答问题,她都没有理,气的夏敏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中午,冷寒轩很贴心的为夏暖暖打来了中饭,送到了教室。

乖,先把饭吃了再睡。冷寒轩叫醒了她。

恩。夏暖暖捻了捻眼睛,很听话的将饭吃饭了,然后,瞌睡也醒了。

我说你昨天到底几点睡的啊。冷寒轩看着她。

不是说了4。30嘛。

你这样像是两天没睡觉了。冷寒轩笑了一笑。

睡了一早上填饱了肚子,好多了。夏暖暖说着又打了个哈欠。你丫给我好好看,别拖后腿。

行,知道了。冷寒轩敷衍的答应着。

喂,今天去我那里吧。冷寒轩想了下,又继续说。

不行,今天要帮真真复习,明天吧,明天帮你复习。

行!冷寒轩高兴的答应着。

人家夏暖暖单纯的以为帮他补习,心里觉的还挺欣慰的,结果人家冷寒轩哪里有这个心啊,人正打着另一个主意呢。

隔天放学,夏暖暖去了冷寒轩的出租屋。

给。冷寒轩递过去一杯水。

恩,那开始吧。夏暖暖拿出书。

不是,等会嘛,咱们聊聊天。冷寒轩在夏暖暖身边坐下。

聊什么啊。

聊聊咱们的未来啊。

冷寒轩,你正经点。夏暖暖脸色不太好看了。

宝贝儿啊,以后你记住,如果有别的男生让你去他那边,可千万别去啊,谁知道那些人是不是居心不良。想到这么容易就骗着夏暖暖到了自己这里,生怕以后被拐跑了。

夏暖暖无语。这货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其实不是冷寒轩想太多,实在是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夏暖暖没有被污染过。在冷寒轩眼里,她纯洁的像快水晶,没有一丝的杂质,他当然害怕有天某个人跟他一样发现了夏暖暖的光芒,会让自己失去她。

快点看书,看完我来抽查。夏暖暖拿起书本,扔到冷寒轩的手上催促着。

。。。。。。

过了会儿,夏暖暖收起了冷寒轩手中的书本,开始提问。

《战国策》一书的整理编订者是谁?

司马刚?

啊?夏暖暖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货的知识是停留在了小学吗。

不是啊?那是。。。。哦,我想起了,刘向!冷寒轩自信的回答。

恩。夏暖暖点了点头。

“计中国之在海内”中的“中国”是指哪里。

中国,中国指,指。。。。。。冷寒轩又陷入了头脑风波。

夏暖暖沉着脸放下书。

哦,是指中原。

这货半天到底背了些什么东西啊。

再背两个小时,我再抽查。

什么?还背,那个,我想睡觉了。

冷寒轩看着这些题目一个就一个头两个大,在背下去头真的要爆炸了。

快点,不背我就走了。

别啊,背,背行了吧。冷寒轩看夏暖暖要走,态度瞬间变好。那你说如果我全背出来了有什么奖励啊。

奖励?如果你这次考试及格了,就奖励你去马尔代夫啊。

我说你给我什么奖励。冷寒轩又往夏暖暖身边靠了靠。

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能给你啥奖励。

我要你的命干嘛。冷寒轩无语。这样啊,如果我全背出来了,你就亲我一下,或者我亲你一下?

亲,亲你个头亲。夏暖暖拿起语文本字砸在了他的头上。

果然有“梦想”就会有动力的,两个小时后,夏暖暖再次抽查的时候,那过程叫一个顺利。

你是故意的吧。夏暖暖质问。

哪里,这不是有你在嘛。冷寒轩油腔滑调的说着。

行了,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回去了。夏暖暖收拾了收拾书包。

不是,你看都11。00了,要不在这边过夜吧。冷寒轩拦住她。

你这边怎么睡啊。夏暖暖随意看了一圈,呵呵。

那之前你喝多了还不是睡这里的,呐,你睡床,我睡沙发,行吗。冷寒轩说着,这想跟夏暖暖单独相处一会儿容易嘛。

犹豫了好久,夏暖暖终于勉强的答应了。

晚上,冷寒轩躺在沙发上怎么都睡不着。

暖暖,我们说说话吧。

说什么啊。

说说你的事情吧。

我的?我没什么事情可以说啊。夏暖暖想了很久,确实,自己没什么故事,除了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喜欢乐正宏,没有他会死,结果发现没有他自个儿还是活的好好的。

那我跟你说我的事吧。冷寒轩顿了顿,继续说道。

恩。夏暖暖应了一声。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父亲就胜任了秘书长的职位,因为他的事业心,我这个儿子就没有被他记起过,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就和我姐一起,被送到了法国,在那边生活了十几年,其中,一直只有一个保姆照顾。因为一开始的语言不通,我开始不爱说话,对谁都是沉默以对,他们觉得我冷漠,不近人情,久而久之,我就被公认成为一个没有情绪的人。在法国这段时间,我接到我爸的电话不超过五个,甚至每次都是我妈想我了,才会她拨通了电话,我爸才会说上几句。

那你对你爸爸一定很陌生吧。夏暖暖听完才觉得,他的心底还有一个自己没有见过的冷寒轩。

恩,陌生,甚至有时候他站在我面前,我除了抗拒,再无其他了。说着说着,夏暖暖从他语气里听出了淡淡的哀伤。

暖暖,其实我以前真的是个很正经的人。冷寒轩再次强调。

呵呵!夏暖无言以对。

我不喜欢和我爸爸吵架,因为我抄不过他。我的爸爸像个小孩,脾气又倔强,虽然他每次都使唤我,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他是爱我的。夏暖暖随意的说了一句,她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

恩,所以第一次看到你们一家在一起的时候,我除了羡慕,还有向往。冷寒轩想起来,觉得那是自己从来没有体验的家庭的温暖。

以后我允许你想要父爱的时候去找我爸,反正她好像也挺喜欢你的。夏暖暖慷慨的说着。

恩,反正你爸过不了多久也会成为我爸的。说着说着,冷寒轩又开始不正经了。

真难想象你正经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夏暖暖嫌弃的说着。

就这样,两人聊着聊着,夏暖暖先睡着了,冷寒轩听到里面没动静了,轻声轻脚走进去。

冷寒轩坐在床边,专注的看着夏暖暖。果然袁沐鑫阅女无数,他才看了一眼就知道夏暖暖是个清秀的女生,结果他却一定把她当成了一个“丑女”。冷寒轩无奈的笑笑,轻轻的吻了夏暖暖的额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