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十七篇 准备马尔代夫之行2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419 2016-03-31 13:01:50

  老公,我们让小轩搬回来吧,或者让他搬回世茂滨江,你让他住这么一个小出租屋,我看着都心疼。

你就是太宠他了,他住了这些日子也没说话啊。冷雄回答着于跃的话,嘴里边抽了两口雪茄。

他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能不宠着嘛,你看看他,现在回家说话都不超过3句,我这个当妈的看着难受。于跃说着眼泪就往下掉了。

这对孩子来说是个很好的经历,男孩子恃宠而骄,迟早会被惯坏。

是,你不在乎,你从来都没在乎过你儿子,可是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心疼啊。

行了行了,让他搬回世茂滨江可以,但是你不能偷偷的资助他,听到没。冷雄看到自己夫人这样,总算心软了一次。

行。于跃开心的一口答应。说完就给冷寒轩去了电话。

你看玩笑呢。冷寒轩说着。

儿子,没开玩笑,妈到时候给你送钥匙过来,你呀,从哪个又小又潮的地方搬出来吧。

行,知道了。

挂完电话,刚想给夏暖暖去电话说要搬家了,结果又进来一个电话。

喂。

轩,我回国了,你来接我好吗。电话里传来嗲声嗲气的女声。

谁啊。冷寒轩不耐烦的问道。

才回国多久啊,你就不记得我了。电话里的女人架势抽泣了一下。

冷寒轩无语,直接挂断了电话,还不到两秒钟,那个电话又进来了。轩,我是白卉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这会儿女人的声音真的有些难过了。

白卉?冷寒轩听到这个名字终于想起来了。

有事啊。冷寒轩问道。

我都说了我回国了,来接我呗。白卉撒娇着。

行了,我知道了。冷寒轩答应着。什么时候。

就这会儿啊,我已经下飞机了,在机场等你啊。

恩。冷寒轩应着,打着车去了机场。

如果是别的女人,就算再熟他也不会理,但是这个白卉,他没办法,说到底,白卉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呢。

白卉的父亲是和冷雄平级的官员,当初白卉可以说是在冷家长大的,于跃特别喜欢这个女孩子,觉得她乖巧懂事又长得水灵。所以就和白父订了娃娃亲。后来,五岁的冷寒轩被送出了国,白卉哭了好几天,结果在第二年,白卉就跟着去了法国,一直在冷寒轩身边照顾着他,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嫁给冷寒轩,怎无奈这么多年,冷寒轩却只把她当成了妹妹。

冷寒轩到达机场后,电话又来了。

轩,我猜你差不多到了吧,我在机场门口,看到我了吗。

冷寒轩抬头望了望,不远处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朝他招着手。冷寒轩淡定的走过去。

轩。白卉看到冷寒轩,激动地抱住了他。

你怎么回来了。

本来就是为了你去的,你回来了,那我修完课程自然就回来啦。白卉笑着。

这些年冷寒轩从来没有真正的好好看过白卉,结果这次看到她,发现这个小姑娘真的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行了,走吧。冷寒轩拉着白卉的行李往出租车方向走着。

你的车呢?

我在这里没车,还是做出租吧。冷寒轩自顾自的把行李扔上了车子。

一上车,白卉就紧紧抓着冷寒轩的手,让冷寒轩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抽了回去。

白卉有些尴尬。

这时候,冷寒轩的手机响了,白卉明显注意到冷寒轩脸上表情的变化。

你不在家啊?

恩,我搬家了,到时候发地址给你,今天有点事,明天给你送吃的过去。冷寒轩说着,语气愣谁听着都是慢慢的宠爱。

恩,好吧。夏暖暖应着,那你忙吧。

恩。冷寒轩说着,手机还放在耳边,直到夏暖暖挂了电话他才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现在他已经习惯在夏暖暖挂掉电话后才挂断,因为他生怕会错过夏暖暖说的每一句话。

是谁啊。白卉语气酸酸的。

女朋友。冷寒轩毫不避讳的承认。

当然,白卉的脸都快耷拉到腿上了,只是脸上来透着僵硬的笑容。

冷寒轩可没有那个心思注意白卉的表情,头一直撇着窗外。

夏暖暖今早发现自己的手链不见了,那条手链当时是她也要去世的时候留下的,她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到底去哪里了,这几天除了学校,家里,就是冷寒轩住的地方了,结果挺他说搬了,一口血都快喷出来了,实在忍不了,又给冷寒轩去了个电话。

那个,我还想问问你搬家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的一个链子啊,上面是玉珠子。夏暖暖开口问道。

链子?没有啊,是别人来帮我搬的,什么时候不见的。听到夏暖暖丢了东西,冷寒轩比丢东西的本人还要在意。

就是前几天不见的吧,今天才注意到的。夏暖暖说着,越发觉得自己脑子糊涂了。

被子你来的时候我都有晒,应该不在,这样吧,我到时候回去找找,你别着急。冷寒轩安慰着。

恩。谢谢。夏暖暖再次失望的挂了电话。

对了,你住哪啊。冷寒轩问着。

世茂滨江!白卉有些得意的说着,因为她知道冷寒轩已经搬去那里了,回来之前早就和于跃通了电话。

冷寒轩愣了愣,有恢复了自然。

冷寒轩帮白卉拿行李下车之后,自个儿又回到了车上。

我今天有点急事,你自己上去吧。冷寒轩说完,交代司机回了出租屋。

里里外外的找了一圈,就是没有发现夏暖暖的手链。

不会掉到别的地方了吧。冷寒轩想着,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真掉在别的地方,那可不好找了。

冷寒轩见过那个手链,普通但是做工却很精细。夏暖暖很喜欢那个链子,总是戴在手上,现在不见了,她一定很着急。

暖暖,你别找了,我们马上去马尔代夫了,准备准备行李吧。艾真说着。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的。艾真在一边整理着两个人的东西,夏暖暖各种搜罗,发誓一定要找到。

冷寒轩回到世茂滨江的房子,打算整理整理,结果原本找不到的手链这会儿已整理,竟然自个跑出来了,原来是裹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

冷寒轩拿着跟链子笑了半天才记起给夏暖暖打了电话。

真的?找到了?夏暖暖在那边喊得声音大的差点振聋冷寒轩。听到她这么高兴的样子,冷寒轩心里也舒畅了不少。然后转身收拾起东西去了。

校车停在门口,班级的人兴奋的提着大包小包的出来,期待着这一次的马尔代夫的旅行,结果,出现了一个“外人”。

你丫怎么来了。看到袁沐鑫提着行李箱,冷寒轩有一种不是那么好的预感。

干嘛,我自费不行啊。

另一边,艾真的脸都黑了。

轩。熟悉的声音想起,这下冷寒轩整个人彻底不好了。

只见白卉提着行李箱,踩着高跟,一路小跑着过来。

你丫告诉她的?冷寒轩一把扯过袁沐鑫。

她昨晚打电话给我的,我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袁沐鑫不好意思的说着。

哇塞,哪里来的美女啊。一群男生欢呼起来。

白卉一手抓着冷寒轩的手臂,亲昵的不行。

喂,这谁啊。艾真拉了拉夏暖暖。

不知道。夏暖暖表情很淡定,谁知道她心里已经骂了冷寒轩几百遍了。上车后,看都没有看一眼冷寒轩。

你说那女的是冷寒轩的女朋友吗。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议论着。

可是夏暖暖不是跟冷寒轩在交往嘛。

你傻啊,你看看人家,白富美啊,夏暖暖怎么跟人家比啊。

几个女生旁若无人的讨论着,夏暖暖越听越不是滋味,手上背包的肩带已经被拧出了好几道“皱纹”。

给。白卉剥好一个橘子,放到冷寒轩手上。

不用,你吃吧。冷寒轩这边早就坐不住了,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夏暖暖的背。

白卉朝他的眼神看起,还以为看的是艾真,脸上充斥着不满与浓浓的醋意。

真真,吃水果啊。袁沐鑫殷勤的递过来两个苹果。

喂,那女的谁啊。艾真开口问。

呦,这会有问题问我了。袁沐鑫故意打着马虎眼。

滚!看他这副德行,艾真越看越气。

暖暖,你别误会,就是他的一个妹妹。袁沐鑫轻声的对夏暖暖解释着。这祸是自己闯的,总得自己收拾残局啊。

听完夏暖暖的脸色总算好一点了。往后面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冷寒轩炙热的眼光。

同学们,你们按顺序有序进场,别再机场乱走啊,别走散了,大家拿好机票。董栋在前面说着,结果人家都是兴奋的讨论这次马尔代夫之行,谁还有空理他啊。

暖暖,我帮你拿吧。冷寒轩走过去,递过行李箱。

恩。因为袁沐鑫说那人是他妹妹,对于夏暖暖来说,自然就不生气了。

这会儿白卉受不了了,一开始以为是艾真,那也就算了,结果看到冷寒轩对夏暖暖这么好,一下子自信心受挫了,她看了半天,都没有瞧出来夏暖暖有哪里比得上自己的。

轩,我手好酸,你帮我拿下包呗。白卉凑过去。

。。。。。。

卉卉,我帮你拿吧,你瞧我也没啥东西。袁沐鑫凑过来,提过白卉的包背在了自个儿肩膀上。

这会儿轮到艾真不开心了。这货一边说着喜欢自己,现在看到别的女人,哈喇子都流下来了,这殷勤的样子,真恶心。艾真瞪了他好几眼。

不用了,我自己拿。白卉生气的拿过包,大眼睛瞪得圆鼓鼓的。

呵,白殷勤了吧,人家不领情。艾真幸灾乐祸的看着戏。

上了飞机,冷寒轩特意跟艾真换了位置。

白卉时不时的转头看看冷寒轩的动静,看到冷寒轩这么温柔的对待夏暖暖,白卉心里越想越气。

从来都没有这么对过自己,永远都是一副冰山脸,现在什么意思,跟我说找到真爱了?白卉心里念叨着。

夏暖暖一上飞机就属于到了冬眠的巢穴了,听着冷寒轩嘀咕了几句,就睡过去了,而冷寒轩,一直以来只要是飞机做的都是头等舱,这会坐个经济舱,突然觉得浑身不对劲,怎么坐都不舒服。但是夏暖暖靠在他的肩上,生怕吵到她,愣是这么笔直的坐了整整八个多小时。直到下飞机,冷寒轩的整个肩膀都是僵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