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七篇 艾真的桃花运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102 2016-03-31 13:01:50

  说起兄弟,冷寒轩绝对是讲义气的这种,虽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帮袁沐鑫追女人,但是说到底,他还是把能做的给做了。

这个给你姐们。冷寒轩没有直接找艾真,而是将袁沐鑫所写的字条给了夏暖暖。

什么呀,夏暖暖打开看了一眼。

哎呦,原来是艾真的追求对象啊。

这什么时候你变成传信的了。夏暖暖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睛,眯着眼问道。

兄弟所求,没办法。冷寒轩插着口袋,叹了叹气。

哦。夏暖暖学着冷寒轩的样子,潇洒的走到垃圾桶边,将纸条无情的扔了进去。

喂,你干嘛啊。看到夏暖暖的样子,冷寒轩气不打一处来。

对于这种纸条,我没有兴趣传递。夏暖暖说完,径直走向了座位。

好啊夏暖暖,跟我杠上了是吧。冷寒轩斜着嘴角,忍着气。

怎么样怎么样。看到冷寒轩出来,袁沐鑫一脸期待着拉住了他。

没怎么样,被扔了。冷寒轩说的倒挺自然。

啥?扔了?你丫到底行不行啊。袁沐鑫满脸写着鄙视二字。

得,我劝你啊,那个艾真,你真别追了。冷寒轩好意提醒着。有这么一个奇葩的朋友,那个艾真能正常到哪里去。冷寒轩心里想着。

哥们儿,你太不了解我了,越难追的女人,我越喜欢。哈哈哈哈。袁沐鑫贱贱的笑了起来、

冷寒轩摇摇头,无奈的看来他一眼,然后回到了教室。

今天,夏暖暖显得挺精神。

艾真看着夏暖暖给她的纸条,又将纸条扔到了垃圾桶,可怜的小纸条哦,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抛弃了两次。

暖暖,以后这种东西就别给我了。艾真说着。

夏暖暖斜着眼睛看了冷寒轩一眼,看到他正趴在桌子上,然后才轻声的说了一句,你的东西,我没好意思扔。

这句话虽然说得很轻,但是冷寒轩这耳朵可不是白长的。

好你个好你个夏暖暖,敢情是在我面前演戏呢。冷寒轩脸捂在两手臂内,牙齿咬得咯咯响。

终于熬到了双休,这是夏暖暖最喜欢的时候了,然后,呵呵,她睡了一整天。

喂,你说她喜欢玫瑰花还是百合花呢。别墅里,一个男人趴在沙发上,眼睛直盯着电脑,电脑里满屏幕的鲜花。

你有这些钱啊直接给我得了,我给你去公园采些野花,这钱都可以省了。冷寒轩抱着平板,说着话却没有看袁沐鑫。

我说你啥时候这么小气了。

小气?你要是被你老爹把卡全停了,一天就给你100块,我看你小气不小气。冷寒轩不爽的说着。

其实也怪不得他,谁让他以前大手大脚惯了,现在身上属于负资产,这哪能变得不小气了呢。

得得得,给你。袁沐鑫大方的扔过去一沓钱,看厚度估计有个两三千。

借着哈,到时候换。冷寒轩冷着脸,哪有感谢的意思。

我不指望喽,袁沐鑫的眼光回到电脑面前,继续选着花。

喂,你帮我问问,她到底喜欢啥花啊。袁沐鑫问着。

冷寒轩沉默了会,竟然随声答应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夏暖暖困意十足的声音。

喂,问你啊,你那朋友喜欢玫瑰花还是百合花啊,或者是其他什么花。冷寒轩故意放大音量问。

狗尾巴。夏暖暖说了一句,放下手机,继续找周公下棋去了。

喂,喂。冷寒轩喊了几声,听没有回答他,这小暴脾气又忍不住了。

丫得敢挂我电话。冷寒轩对着手机就是一通骂。

喂,喂,冷少爷,你问到了吗?袁沐鑫对于他的情绪可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只关心“花”!

狗尾巴。冷寒轩恨恨的回答。

Are you sure?袁沐鑫质疑道。

他说的。冷寒轩指指手机。

呵,喜欢狗尾巴?有个性,我喜欢。。。。。。袁沐鑫一脸猥琐的笑着。一边的冷寒轩,还从被挂电话的阴影里出不来。

大中午的,袁沐鑫换了身衣服,去找狗尾巴草去了。

喂,狗尾巴草在南方一般10月底就枯萎,生命力最旺盛的也撑不过11月,现在应该没有了吧。冷寒轩好意提醒到。

不怕,现在刚刚11月份,说不定还有呢。袁沐鑫自信的出门了 ,冷寒轩这边拦都拦不住啊。

冷寒轩一觉醒来已经傍晚了,袁沐鑫这时候满手泥土的捧着狗尾巴草进了门。

我去,还真有啊。冷寒轩看着袁沐鑫手上的狗尾巴草,满脸的无语表情。

都说了,有心的人总会被老天爷眷顾的。袁沐鑫笑着,到处找哦包装的纸,然后将狗尾巴草绑好,扎上了蝴蝶结。

愉快的双休总是过得很快,周一又来了。这一次,最亮眼的不是冷寒轩进校门,而是看到一辆豪车内,走出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手里拿着一把狗尾巴,还配着一身花花绿绿的休闲服。

冷寒轩站在一边,默默的往旁边退了几步,真他妈丢人,冷寒轩心里想着。

教室里,艾真和夏暖暖很早就到了,这边的夏暖暖还在喝着豆浆呢,就看到冷寒轩进了门,很快,她的视线又回到了自己的早餐上。

啊~~~突如其来的喊声又将夏暖暖的眼光移回到了门口。

噗——夏暖暖一下没忍住,直接将嘴里的豆浆喷了出来。好死不死,冷寒轩刚从旁边 走过。

你丫~~~~~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人啊,这么傻。冷寒轩还没有将话骂出口,看到夏暖暖这会儿的表情,竟然有些哭笑不得。

袁沐鑫一步步的走到艾真旁边,这下,夏暖暖彻底停止了大笑。

搞半天这穿的跟鹦鹉似得人就是冷寒轩的那个朋友啊。夏暖暖还想憋憋,结果还是忍不住问:“裸鼢鼠,你的朋友属鹦鹉的吗!”

冷寒轩擦着自己的衣服,一脸的无奈。这会儿他可不想承认那只“鹦鹉”是自己的朋友。

亲爱的艾真同学,我叫袁沐鑫,你可以叫我鑫鑫。

啊哈哈哈,猩猩,是金刚猩猩还是倭黑猩猩哪。夏暖暖轻声的笑着,结果还是引来了冷寒轩的白眼。

真真,我对你一见钟情,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或许你对我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你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说着说着,这货竟然还唱起来了。

艾真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整个目光全在那把狗尾巴上了。她微笑着走到夏暖暖身边,看了一眼她。

我去,她不会知道了是我说的送狗尾巴吧。夏暖暖后背直冒冷汗。

结果,人家艾真直接拿起夏暖暖没有喝完的豆浆,揭开盖子,直接倒向了袁沐鑫。

啊——班里发出一声尖叫。

你~~~被这么一泼,袁沐鑫的火气差点上来了,可是一想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泼的,这火硬生生的被压下去了。还陪着笑。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是,我是穷,但是你也不用这么侮辱我吧,你把我当什么了。再说了,我认识你吗,你就拿狗尾巴来糊弄我啊。艾真从来没有在同学面前发这么大的火过,结果楞被一把狗尾巴给惹毛了。

不,不是,你不是喜欢这个吗。袁沐鑫幽怨的看了一眼冷寒轩,百口莫辩啊。

冷寒轩向袁沐鑫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表示抱歉。

这场闹剧就在上课铃响的时候,结束了!

夏暖暖,你丫又整我!上课,冷寒轩拿着手机给夏暖暖发了一个信息。

夏暖暖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对上了冷寒轩怒不可遏的眼神,吓得她急忙转移了视线。

她默默的将手机放回了抽屉,假装听着课。

你什么意思,别给我装。看到夏暖暖不回,冷寒轩又不死心的发了一条。

夏暖暖只听到抽屉手机的震动声,愣是没敢看。

这下惹毛的可不是冷寒轩一人啊,还有那只鹦鹉呢。夏暖暖推了推快掉到鼻尖的眼镜,另一只手挡住了半张脸,不看冷寒轩的表情,冒了一脑门的汗。

放学后,冷寒轩生生挨了袁沐鑫重重的一拳,他也没还手,毕竟是他消息传递错误。

这一拳一定算在无敌的头上,冷寒轩想着。

当天晚上,冷寒轩回到了自己的小出租屋,不是因为袁沐鑫把他赶出来了,而是他接到消息,明天一早他老爹要亲自来看看他。

暖暖,你说那男的什么,猩猩?他什么意思啊。回到家,艾真又开始嘀咕起来了。

真真,对不起啊,其实这事儿我也有责任。夏暖暖主动承认错误。

怎么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啊。艾真疑问。

就是那天那只裸鼢鼠给我打电话问你喜欢什么花的时候,我就在睡觉嘛,然后也不想跟他说话,就随口说了个狗尾巴,想着这种天气总找不到吧。

你。。。。。。

对不起啦。还没等艾真骂人呢,夏暖暖就露出一脸委屈的样子,艾真想骂都骂不出口了。

算了,钥匙那个,那个什么猩猩再来找我,我就用这个电他。艾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棍子来,吓得夏暖暖后蹦了好几步。

这,这什么啊,你哪来的这东西啊。夏暖暖顶着张惊恐的脸问着。

这是防狼电棒,你说咱们两女孩住,总得有个东西防身嘛,嘻嘻。艾真笑了笑,将电棒收了回去。

我咋不知道你随身带呢。夏暖暖擦擦汗,这一天,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