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第三篇 绯闻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905 2016-03-31 13:01:50

  咳咳咳~~~

你没事吧。夏暖暖问了一句。

你说有事吗,你没事爬这么高干什么呢。冷寒轩本来还想问下她有没有伤者,结果说出来的话却是变了味儿的。

我爬这么高关你什么事啊,要不是你没事跟个鬼一样站在树下,我能吓一跳掉下来吗。

你。。。。。。冷寒轩正要说些什么,结果看到夏暖暖手上的血渍,一下子就闭嘴了。

你手流血了。

什么?冷寒轩一说,夏暖暖才反应过来,真不是不疼,实在是夏暖暖的反射弧太长了,还没感觉到。

估计是刚掉来啦的时候刮到树杈了。夏暖暖不在意的说。

不疼吗?

还好。夏暖暖对冷寒轩笑笑,这也是第一次她对冷寒轩露出这样的表情。冷寒轩一下子失神了。

喂,倒是你的脚没事吧。看着冷寒轩一瘸一拐的样子,真觉得挺好笑的,但是又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自己造成的。

没事,扭到了。停顿了一会儿,冷寒轩又加了一句,“我不疼”。

两个人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到医务室,随便检查了一下,包扎了一下,就回家了。

暖暖,你不会又摔跤了吧。 艾真看了眼夏暖暖手上的伤。

哦,没注意。她也没想把事情说出来,反正以前都是跌跌撞撞的过来的,所以也就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了。

第二天冷寒轩没有来学校。

艾真,寒轩去哪里了。

什么?艾真奇怪的看着来找她的女生。

别装了,我们都看到那天体育课寒轩来找你了,说吧,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交往。女生步步紧逼着。

不是,我没有啊。艾真百口莫辩。

真真,怎么了啊。夏暖暖走过去,挡在艾真面前。

这些人硬要说什么我跟冷寒轩在交往,你说他们是不是有病啊。艾真也有些气急了。

啊?我说你们应该误会了吧,真真一直都是跟我一起的,我么有看到他们有什么关系啊。

确实,没事的时候,艾真根本不会跟冷寒轩说话的,更何况艾真也不会喜欢冷寒轩,她的心早就给别人了。

误会什么啊,我们都看到了。女生还是一脸不好惹的样子。

一直到上课,别班来闹事的女生才带着人离开,一放学,夏暖暖跟艾真就灰溜溜的跑出了学校,生怕再惹到那些祖宗。

真真,你跟那个裸鼢鼠到底怎么回事啊。想想事情不对,夏暖暖还是决定问问清楚。

哎呦,就是那天体育课的时候,那个冷寒轩来找我问你去哪了,就这样啊。我们说了五句话都没有好不好。想起今天的情况,艾真就有些后怕。

对了暖暖,你离那个冷寒轩远点,你瞧瞧我跟他才说了几句,她们就想杀了我一样的,要是你跟他好了,那他们估计会直接冲过来扒了你的皮的。艾真提醒着。

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跟裸鼢鼠好啊。别瞎想了。

还不是那天冷寒轩找你的样子,我觉得他对你居心不良。

真真,你别瞎想了,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来来来,再看看我是怎么样的,你觉得他喜欢我有可能吗?夏暖暖往后面站了几步,对着艾真转着圈。

也是,照道理冷寒轩也不至于眼光这么差,恩,我放心了。艾真摸着下巴自顾自走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呼~~~屋子里,就剩下夏沫沫的大骂声。

第三天,冷寒轩还是没有来上课,但是来班里闹事的女生已经没有了,估计正打听着冷寒轩的下落呢。当然,只有夏暖暖知道冷寒轩到底怎么回事,她现在担心的是,冷寒轩的腿,是不是伤的挺重的。

其实,现在的冷寒轩,正被一群人给伺候着呢。

小轩,这几天一定很辛苦吧,你看都瘦了。于跃满是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说我要去学校了。冷寒轩正要起身,又被于跃生生的按了回去。

你这孩子,脚都受伤了,还去什么学校呢,甭管你爸,你爸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说着说着,于跃要开始吧嗒吧嗒的掉起眼泪来。

得得得,妈,你看啊,我,没事了,脚,没事了。看到于跃的样子,冷寒轩直冒冷汗,只能起身在于跃面前蹦了两下,证明自己已经恢复了。

那也不行,趁着现在,你就给我好好的修养,明白了吗。于跃一点也没有放人的意思。

算了,那我今天不去可以,但是明天,你必须让我去学校上课,成吗?冷寒轩妥协了。

成交。于跃这时候才露出了笑脸。

躲在一边的冷雄听到儿子这么说,倒是欣慰了,想着自己儿子总算是知道要学习了,还给主任打电话各种的夸他们学校的教育好,班主任懂得教育学生之类的话,谁能想到啊,冷寒轩想回学校,完全是因为某个人的关系。

另一边,李主任听到冷雄的表扬,那叫一个欢欣雀跃,当然,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表扬要传递给真正的班主任————可怜的董栋!

一早,冷寒轩整理了整理,竟然第一次这么期待去学校。

这一次冷寒轩自己主动跟冷雄要求坐出租车上学,换下了身上所有的名牌,特“朴素”的进入了学校。

寒轩,你回来了,我们都好想你哦。终于,寂静的两天的女生,花痴病又开始了。

面对这些“花痴症患者”,冷寒轩一如既往的黑脸,连打个招呼对他来说都是奢侈,可是一看到坐在位子上正认真写着作业的夏暖暖,就忍不住的想去戏弄戏弄她。

刚刚还是生龙活虎的呢,一进班级,这腿跟被截了一样,一拐一拐的走着。

听到外面的动静,夏暖暖就知道冷寒轩回来了,一抬头,刚好对上冷寒轩的眼睛,然后又尴尬的底下头了。

怎么脚还是一瘸一拐的啊,难道真的伤的很严重。夏暖暖看到冷寒轩的样子,愧疚感更加深了。

对不起啊。夏暖暖轻声的说了一句。

什么?冷寒轩觉得挺好玩,故意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这是夏暖暖第一次跟冷寒轩道歉,这货竟然还没听到,夏暖暖不再说话,只能低着头干自己的事。

这丫头,再说一遍会掉块肉啊。冷寒轩不爽着,但是看她手上还包着纱布,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是这两天的笔记,你抄一下吧。第一节下课,夏暖暖就将笔记本放到了冷寒轩桌子上。

这次这么大方啊。冷寒轩还故意找着茬。

不要算了,夏暖暖试图拿回来,结果冷寒轩一把放进了自己的书包。

今天不想抄,明天再给你吧。冷寒轩说完,又理直气壮的趴到了桌子上,继续睡大觉去了。

这样一来,班里的女生都以为夏暖暖跟冷寒轩在交往呢,谁让冷寒轩谁都不搭理,就愿意跟夏暖暖逗着呢。然后传着传着,学校里喜欢冷寒轩的女生,都知道了。

暖暖,现在学校都传开了,说什么你跟冷寒轩在交往了,我不是说过让你离那个冷寒轩远点吗,你怎么。。。。。。

你误会了,我就是借了个笔记本嘛。

其实本来就没什么,借冷寒轩笔记本也只是因为觉得愧疚,谁知道传到最后会变成了这样。

以前夏暖暖再好的成绩公布,学校的男男女女的同学都没有这么注意过她,因为一个冷寒轩,现在她变成了全校女生的公敌!

没看出来夏暖暖手段这么高呢,专挑我们学校的校草下手。班里议论纷纷着。

冷寒轩一进来,班里的人一下子都开始闹起来了。

夏暖暖的手段你们还不知道啊,人家长得不怎么样,可是心眼多啊。班级里原本就不好惹的女生林一,故意升了几个音调。

可不是。人家啊,一般的还看不上呢,你说之前乐正宏跟她在一起的,估计也是她倒贴上去的呢。印丽天跟着林一一唱一和。

这话冷寒轩压根就没听进去,可是夏暖暖刚从门口进来听到这些,心里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要知道当初是乐正宏追的她,现在他变了,到成了夏暖暖倒追的,也是,现在这种情况,毕竟差距太大。

夏暖暖心里虽然有不爽,但是这么多人,她能一个个的堵上他们的嘴吗,所以有些话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暖暖,我家里有点事情,要回去一趟,这两天你在外面吃点吧。放学准备回家的时候,艾真神色慌张的嘱咐了几句,就打算走了。

天津吗?夏暖暖拉住她。

恩。

艾真只要回家,只能说明她爸爸一定又在外面惹了什么事,夏暖暖也不便阻拦了。

这一天,她需要自己回去了。

还没走出校门呢,看到乐正宏搂着一个女人走过来,一脸的蔑视。

亲爱的,这就是你的前女友啊。女人上下打量着夏暖暖,看的夏暖暖浑身不舒服。

恩。乐正宏敷衍的应着。

你说以前你的品位怎么低成这样了,我哪里都看不出她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啊。女人挖苦着。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以前是瞎呢。乐正宏看着笑话。

这一刻,夏暖暖自己应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了,自己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是被眼前这个男人丢掉的,现在,这个男人却说看上自己是因为“瞎”,多讽刺。

在家里的时候,她用过很多词汇来骂这个渣男,然而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宝贝,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呀。

夏暖暖正愣在那边走不动道,肩膀被什么人搂住了。

裸鼢鼠?夏暖暖还没反应过来,挣扎了几下,结果没想到冷寒轩李起这么大。

天哪,你是冷寒轩?伊兰学院的校草?

乐正宏身边的女人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

干嘛呢你。乐正宏看到这种情况,愣是将女人扯到了后头。

暖暖,他是谁啊。乐正宏怒视着冷寒轩。

他是。。。。。。

男朋友。冷寒轩打断了夏暖暖正要说出的话。

什么?夏暖暖,你可真行啊,我们才分手多久啊,你就找别人了?

本来也没什么,一听到乐正宏这么说,夏暖暖的小心脏一下子受不住了。

我找别人?你还在我们没有分手的时候就找女人开房呢,我找别的男人怎么了。

呵,以前没看出来嘛夏暖暖,行,我小看你了。

哥们,这女人什么都不会,就是会装,怎么,你跟她在一起,她都不让你碰吧。乐正宏看到夏暖暖这种态度,又将矛头转向了冷寒轩。

那倒也不是,是因为她太纯洁了,我不舍得碰她。冷寒轩倒是装的挺像,一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抓着夏暖暖的手,倒是夏暖暖浑身不自在了。

行了宝贝,我们走吧。冷寒轩连看都不看乐正宏一眼,拉着夏暖暖离开了。只留下乐正宏一个人怒火中烧,还有身后的女人犯着花痴。

行了,别喝了。冷寒轩夺走拿在夏暖暖手上的酒瓶。

别担心,我不会喝多的。夏暖暖眯着眼睛说着,其实她已经喝多了。

嗯嗯嗯,不喝多,不喝多,来,先放下来啊。冷寒轩像是哄小孩一样的哄着夏暖暖。

我说啊,你跟那男人分手,只是因为你不让他碰你?冷寒轩想起乐正宏的话,一下子来了兴趣,正好这货喝多了,可是随意的问了。

才不是,我有让他牵手啊。夏暖暖还搞不清楚什么是男人世界里的“碰”,倒觉着委屈了。

呵呵,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你们没有那个吗?冷寒轩不怀好意的问。

哪个啊?夏暖暖喝的脸红红的,意识早就不清楚了,别说喝醉的时候不知道冷寒轩说的是什么了,就算是清醒着,估计对这些“知识”说知道,也悬。

成吧,冷寒轩无奈,只能停止问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再问下去估计会让自己对这个肉体社会的观点彻底崩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