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何止于青春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3-31上架
  • 39774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篇 水与火的碰撞

爱何止于青春 微微倾橙 3830 2016-03-31 13:01:50

  一早,夏暖暖被隔壁的砸墙声吵醒,一脸烦躁的起床,忍不住想要去隔壁大吵一架。

今天,是夏暖暖失恋的第7天。

暖暖,你就起来啦。合租的闺蜜艾真一早就起来了,就等着这位失恋的姑奶奶下楼吃早餐了。

不吃了,夏暖暖挥挥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起酒瓶。

我去,你又喝啊。艾真忍受不了了,直接将她手上的瓶子抢了过来。

暖暖,你昨晚喝了这么多,别喝了,伤身。

伤身?心都死了,身体还算什么啊。夏暖暖眼神迷离,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就跟我说出来,哭出来,别憋着。艾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一直陪着她了。

真真,他真的不要我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他怎么就不要我了呢。终于,夏暖暖还是抑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

下午——伊兰学院

一进教室,夏暖暖就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其实她并睡不着,只是不想别人问起她跟某位校草分手的事。

乐正宏是伊兰学院的校草,还是高中的时候,夏暖暖就和乐正宏开始交往了,以前的他并没有那么的吸引人,长得帅,但是帅的不突出,一直到上大学之后,他突然变了一个样,时髦,阳光。到校园后,有多少女生就这么火辣辣的盯着他,然后普通的夏暖暖,就这么活生生的成了一个摆设。

夏暖暖是学校的天才少女,不对,应该说出了在学习上是天才之外,其实就是一个生活白痴,智商高,情商低!在被乐正宏劈腿后,她仍一直坚信乐正宏爱的是她,直到抓到乐正宏和别的女人开房,她才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说真的,夏暖暖除了学习好一点,哪里配的上正宏欧巴呢。

班级里,几个女生嘀嘀咕咕的说着,虽然故意压低了音量,但是一句句尖酸的话语,还是到了夏暖暖的耳朵里。

傍晚放学,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站在学校的一棵大榕树旁,两眼无神的望着天空。

暖暖,回家吧。艾真看着她,于心不忍。

那种渣男你还想他干什么啊。艾真看她没有反应,继续说着,话有些刺耳,但是也是实话啊。

真真,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特别丑啊。

什么?对于夏暖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艾真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和夏暖暖从小就认识了,在她记忆中,夏暖暖永远是那个只知道读书的女孩,她的成绩永远是家人值得炫耀的资本,可是,原本长着一张普通的脸也就算了,偏偏还不愿意去拾捣拾捣自己,带着一副大黑眼睛,永远穿着宽大的衣服,将她的好身材挡了起来,脸上更是没有任何的脂粉味。

她看过夏暖暖打扮起来的样子,也是一个清秀的姑娘,只是不知道,她的脑子中,好像永远没有“美丽”这两个字。

暖暖,你应该开始打扮打扮自己了。犹豫了许久,艾真总算说出了一句话。

真的有这么糟糕吗?

想起那个站在乐正宏身边的女人,穿着低胸连衣裙,浓妆艳抹着,相比起她,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村姑啊。

那个,暖暖,我们还是回去吧,天黑了,怪冷的。艾真拉起她,拍了拍她的肩膀,领着失魂落魄的夏暖暖离开了学校。

冷家大宅

冷寒轩跪在地上,任由冷雄提着鞭子抽着自己。

你干嘛啊,这是你儿子,你真忍心。看着冷雄抽打着自己的儿子,一向贤淑的于跃憋不住了,硬生生的推开了他,抱紧了冷寒轩。

要是知道他现在这样,我就不应该生下他。冷雄怒视着两母子,眼里藏不住的失望。

冷寒轩在法国留他人吸毒被抓,遣送回国,对于冷雄来说,这是莫大的耻辱,自己一向严于律己,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让自己这么不省心。冷雄是政府要员,如果传出去这事,他这张老脸,在自己的同事、朋友面前,估计也丢尽了。

要不是你当初硬要把他送出国,儿子会这样吗,你从来都只有国家,工作,你对儿子照顾过一天吗。想起自己儿子所过的生活,于跃忍不住心疼起来了。

得,你想让他留在国内是吧,好,我这就给他安排到伊兰,你就给我好好的待家“教育”他把。说完,冷雄扔下鞭子离开,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第二天伊兰学院的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别克,从里面出来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瞬间,校门口炸开了锅。

于跃总说自己的儿子是“祸害”,当然,专门祸害女人。冷雄和于跃的好基因,完全都给了冷寒轩,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分分钟杀死这世上所有的雌性生物;还有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虽然穿着简单朴素的白T牛仔裤,却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让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再难忘记了。

为了不让他知道他是冷雄的儿子,冷雄故意让人将他打扮的低调,结果,还是引起了围观。

别克的外表已经掉漆了,后视镜还少了一个,后面的尾灯也碎了一个,冷寒轩一脸无语的看着快散架的车子,心里不由的佩服起自己的父亲,要不是昨天亲眼看到司机将一辆崭新的车子变成现在这样,他还真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破烂的车子呢。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包里传来了难听的铃声,冷寒轩无奈的拿起。

靠,这是什么鬼。冷寒轩看着手里的山寨机,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妈,有事吗?冷寒轩一路向学校走去,一路都有女生的尖叫和围观,这让冷寒轩有些烦躁。

到学校了吗?怎么这么吵啊。电话那边的于跃都听到了,以为自己儿子还在路上呢。

到了。冷寒轩应着。说这是学校,还不如说像个精神病院呢。冷寒轩心里想着。

你爸爸帮你安排好了班级,你直接去教务处找李主任就好了,知道。。。。。。

行了。还没得于跃将话说完,冷寒轩不耐烦的将电话挂断了。

一大早班主任就让夏暖暖将作业拿到李主任办公室,结果夏暖暖因为失恋阴影还没有走出来,愣是将作业本拿错了,还没进到李主任办公室呢,发现不是,又急匆匆的跑着回去。

砰——一声响声过后,传来了夏暖暖的声音。

哎呦。夏暖暖倒在了地上,眼睛也甩了,作业本散了一地。

无敌?冷寒轩看笑话的表情看着地上的人。

谁?夏暖暖拿起眼睛带上,看着眼前的人。好帅啊。这是夏暖暖心里的第一感觉。

喂,你撞到人不知道道个歉拉一把啊。夏暖暖吃力的起身,边捡作业本边说着。

呵,现在搭讪都用上碰瓷的了?现在林无敌都来勾搭男人了?冷寒轩的嘴里蹦着难听的话,一下子将夏暖暖惹恼了。

同学,我知道你长得还不错,但是你在我眼里就是裸鼢鼠,没礼貌还毒舌。

什么叔?冷寒轩没听清,还以为对方在叫自己叔叔呢,还一脸骄傲。

真倒霉。夏暖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推开冷寒轩,拿起作业本快步离开了。

小轩啊,来来来,快坐。李主任殷勤的给他倒着水,像是他才是个学生。

李主任,您是老师,我哪受得了您这般待遇啊。冷寒轩倒也客气,转身走到了一边。

虽然冷雄有交代过李主任,要他像对待普通学生一样待冷寒轩,但是一个小小的学校主任,再怎么样也得罪不起冷家的少爷啊,只能这么恭恭敬敬的对着冷寒轩。

冷寒轩从小就被人伺候惯了,自然也觉得正常,便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喝着茶,一副“我才是领导”的架势,随后,又起身在办公室里晃悠了几圈,停在一个窗口。

咚咚咚。。。

夏暖暖换了作业本后重新回到李主任办公室,看到李主任对着一个人点头哈腰的,实在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李主任可是出了名的难搞啊,这到底是哪个大神把他治的这么服服帖帖的呢。

李主任是一个40多岁的老男人,秃顶,略肥,整天查纪律,查的学生看到他就躲得跟什么似的,钥匙今天让他们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呵呵。。。

行了,你放下走吧。李主任下了逐客令。

哦。夏暖暖点点头,急忙离开。

上第一节课,班主任董栋很兴奋的介绍起了新来的同学。

听说是一个帅哥呢,哎呦,我好激动啊。

班里的女同学都开始热血沸腾起来。

同学们安静下啊,今天我们有新同学要来。

冷寒轩同学,来,进来吧。董栋特别热情的将他迎进门。

董栋本来就很和善,对同学也是一视同仁,但是没有到这种有些乱辈分的地步吧。他年纪30,却一直单身着,性格也是软软弱弱的,对于今天他的这一种行为,一定是主任给他下了什么命令了。艾真像侦探一样分析着。

裸鼢鼠。夏暖暖抬了抬眼镜,看清楚了讲台上的人。

哇塞,好帅啊。班里的女生都开始激动起来。倒是台上的人,脸上露出明显的蔑视。

果然都有病。冷寒轩心里嘀咕着。定眼一看,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正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无敌!冷寒轩嘴角斜着,这一下子,班里的女同学晕的晕,倒得倒,一发不可收拾了,这邪魅的一笑,威力真够大的。

那个冷同学啊,你就做到那个空位置上去吧,可以吗?董栋征求着他的意见。

我去,不要啊。夏暖暖看着旁边的位置,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她身旁蔓延着。

果然一下课,冷寒轩就踱步到夏暖暖的身边,大声的说了一句,这不是在教务处门口勾搭我的无敌吗。

这一下子,教室里的声音更加沸腾了。

女同学A:天哪,就夏暖暖这样,眼光还挺高的嘛。

女同学B:我去,她是专挑校草勾引是吧。

女同学C:就是一个书呆子,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裸鼢鼠,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勾搭你了。夏暖暖受不了了,起身对冷寒轩说着,原本在同样是女生的队伍里,164的夏暖暖也不算矮,但是现在在冷寒轩面前,夏暖暖一下子变成了小矮人。

裸鼢鼠?这一下,冷寒轩彻底听清楚了。你丫说我是裸鼢鼠!冷寒轩第一次听到一个女生说他是这么丑陋的动物,这小心脏一下子接受不了了。

无敌,我看你比较像裸鼢鼠吧。冷寒轩从小哪跟人家吵过架啊,这下子连句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无敌?一开始夏暖暖也没有注意他在喊什么,这下明白了,丑女林无敌嘛,呵呵。不过夏暖暖倒也没有多大的抵触,要知道林无敌可是夏暖暖心中的偶像呢。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 人而无止,不死何俟!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夏暖暖可是个高材生啊,说起文绉绉不带脏字的骂人,这哪会难到她呢。

可怜的冷寒轩,从小在法国生活,对于中国的古文哪有什么了解,这下子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冷峻的脸一下子黑了,听了半天这货还是骂他老鼠呢。毕竟他就听懂了鼠字!

林无敌,你丫有种!冷寒轩带着愤怒的脸走出了教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