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九章;针锋相对2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005 2016-10-25 19:42:36

  有香气!那么就有蜜蜂。

若水眼睛弯成月牙,心思一转,完美无缺的计划,骤然浮现在脑海:“蓝谨修,我答应你不走,可是……你要解开我的穴道。”

蓝谨修安静的看着她,仿佛如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

“哎呀……我脚麻了,哎呀……该怎么办,都没知觉了……”若水装模作样,可怜兮兮道。

“白若水,你当我傻啊!放了你,指不定一个不留神,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于这种事,你觉得我会自找麻烦?”蓝谨修看着她。

“要是我再跑,被你逮到之后,甘愿到你府中,做三个月听你使唤的丫环,行吗?”若水口不对心郑重其事道,心中却打着小算盘。

“好!”蓝谨修痛快地应了一声。

得到解放的若水,赶紧动了动身子,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在周围看了一圈,突然目光一喜,远处一个树上,正有一只大马蜂路过,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为了感激你配合,我给你跳支舞。”若水笑道。

“你会这么好心?”蓝谨眼中毫不掩饰的怀疑。

若水冷哼一声,便不知看他,转过身,朝着停靠在树上的大马蜂吹了一个口哨,眼角高扬,以舞御兽,比以音驾兽还要高深的功夫。

她在前世整个家族,百年来唯舞独尊。

凡是起舞之后,不论是谁,顷刻间,心神便会被捕获其中,随意摆动。

伴随着风声,一身绯色舞衣,随风舞动,

她的舞姿如梦如幻,全身的关节灵活得象一条蛇,可以自由地扭动,一阵颤栗从她左手指尖传至肩膀,又从肩膀传至右手指尖,每一个动作都极致柔美,撩动心魂。

如百花绽开,如万鱼出海,如花间蝴蝶,如天上浮云,嘴角不经意间绽放的轻盈微笑,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甘愿为之臣服于脚下。

饶是一向视女人为枯骨的蓝谨修也,不得不迷失在如梦如幻的舞姿之中。

那一刹那,心魂好似没有任何预兆的被撞击了一下。

情不知所起,却已不能自拔。

眼前那道令世界所有东西都黯然失色的身影,印再深邃无底幽黑的眼眸中,同一时间,一抹淡淡的白光掠过。

风中携带着微弱的沙沙声,尽管风轻,很淡,几乎难以察觉。

只是,这不包括武功高强,心思如尘的蓝谨修。

随着舞姿的加快,前一刻还在几十丈之外,这一刻就到了几丈之远,若水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他,嘴角勾起。

来了!

花香,会很容易招惹吸食花粉为生的昆虫。

心中才一个念头刚刚闪过,那嗡嗡的声音越发的靠近,抬头一看,蓝谨修脸色一变:“大马蜂。”

只见那参天大树之间,笼罩着一层铺天盖地的黑色,正飞速的朝着放心像受到了召唤一般,快,但井然有序的包围着四周。

天罗地网已经撒下,若水立刻停下舞动,双手抱胸得意洋洋的看着蓝谨修:“你不是会医术?这些东西有多毒,相信你应该很清楚。”

大马蜂的尾针,那可是毒中之王,被一个两个刺了不要紧,但要是一下子面对数以万计虎视眈眈的马蜂,纵使武功出神入化,不死,也没天理!

身子才刚刚一动,密密麻麻的大马蜂便将他和若水隔离在两端。双目一凝,脸色铁青的看着,坐在自己马背上人。

该死,用兵如神的他,没有想到今日,居然被一个还未及第的小女孩算计。

“蓝谨修,再见!”若水眨了眨眼睛,横眉吐气的大声道。

“白若水,不错不错,是个人才!”蓝谨修不怒反笑。

“多谢夸奖!”

话落,若水策马而出,踏踏踏的马蹄声响起,她很快便消失在人眼竟有的视线中。

“主子,我不要我去追回来。”隐在暗处的姚千树,身影翻动间,出现在他身后。

“不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蓝谨修看着消失在道路尽头的身影,嘴角微勾,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做好了准备。

“可是,你的马很快,不出半柱香的时辰,白小姐会赶上的。”姚千树道。

蓝谨修拿出火折子,扔下身后的杂草堆中,原本星星点点的火光,在遇到身旁的枯草后,瞬间升起熊熊烈火,神色如常道:“无碍,前面已有安排。”

“安排?”姚千树抓了抓头发,愣了片刻,对呀!他怎么没有想到还要王锦城那一伙人。

蓝谨修道:“走吧!时间不多了。”

“可是被马蜂包围……”姚千树话音还未曾说完时,原本笼罩着这方天地的大马蜂,感受的烟雾弥漫后,纷纷惊慌失措的各自逃离。

姚千树刚想称赞自家主子一番时,却发现他的人已经,距离自己足足十几丈远,旋即快步赶上。

若水因为不识路,一路都你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大路直走,所过之处,马路两旁布满了苍劲的乔木,重重叠叠的枝丫间,树干苔藓地衣密布,丝萝悬挂似美飘逸,印下斑斑点点细碎的光影。

三叉入口,突然一块一尘不染的木质路标,映入她的眼中,若水勒住马绳,毕竟她对这里不熟悉,要是在深林中不小心走错了路,定会让风擢沉等上好半天。

旋即翻身下马,挥开杂草,看着字迹模糊,箭头指向最边上那条大路,刚要抬步就走,却注意到了路标下刚刚松懈不久的泥土,眉头一皱,有人动过。

思索了片刻,眉尖挑了挑,还好她视力不错,不然一定会被糊弄过去。

“驾。”

大概行了一小段路后,若水眉头一皱,前方的树林太过安静,依照前世的经验,手里握着的缰绳紧了紧,乌黑分明的双眸中带着警戒。

看来前面的路并不好走!

不过,风擢沉在等她,再难她都有信心与他汇合。

“沙沙沙……”的声音,偶尔从草丛中传出。

若水鹰利的目光一扫,一只伺机而动的老虎,正潜伏在草丛中,等待下手的时机。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虎孙子。”若水双手抱胸道。

“不会吧!一个人竟然在跟我对话。”老虎摇了摇头,自我否定道。

若水目光冷冷的落在老虎身上,声音略加厚重:“尔等小辈,见到本山神还不前来觐见,更待何时。”

山神?老虎一听,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一个黄毛丫头,是山神,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旋即想到世间流传的各种传说,嗖的一下,从草丛走了窜了出来。

“你是山神?”老虎道。

感受到身下的马,对于老虎的害怕,抬手摸了摸马的背脊,抬起头,声音冷硬的冲着老虎吼道:“我不是山神难道你是?”

老虎,万兽之王。

它一但发威势不可挡,凶猛无比,虎啸声如雷鸣般,万兽都会恐惧,任何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都屈服于老虎,面对如此强大的食肉动物,任何动物都无法抗拒老虎的力量。老虎对环境要求很高,适应环境能力强,老虎不但是最顶级的猫科动物,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地肉食动物之一。

它生性谨慎,尤其记仇,若是不能相信,在这丛林中就等于一个定时炸弹。

所以,她要先声夺人。

“呵呵……”老虎干笑两声,如此有气势,应该错不了,更何况她还听得懂自己说话,如此一想,老虎便确信无疑。

“去把前面藏在暗处的人通通引出来,然后你再去通知,林中同伴,叫他们好好的藏起来,免得被误伤。”

“三月三,今天是三月三,难怪会惊动山神,”老虎喃喃自语后,嗜血的目光落在前方不远处的森林。每年这一天那些贪恋的人类,总会在此大量的杀戮。

今天也是该给这个人,一个教训了!

老虎点了点头。

朝着密林方向奔跑而去。

 “吼……“狂啸一声。

  震彻山谷,摄人心魄。

  众人惊愕。

  逃命要紧,其它都是浮云!

 从不远处的半空中蹿了下来,两只前爪在地上略略一按,坚硬的土地被硬生生撕出几道宽窄不一的裂缝出来,全身往下一扑,它那凶恶的大眼睛,咆哮的看着对面四个身穿华服依然留在此地的人。

王锦儿尖叫道:“老虎…”

“蓝谨修那害人不浅的家伙……”慕容时拔出身上的长剑,骂道。

“谁上。”王锦城道。

“吼……”老虎尽管心中很愤怒,但是却没有忘记若水的吩咐,咆哮一声后,转身向着密林深处跑去。

“这是怎么回事?”走了,就这样走了,后背惊出一声冷汗的王锦城,一脸的茫然。

一直没有啥反应的慕容光,扭头道:“很明显,老虎志不在此。”

“我倒是觉得那老虎看见了王锦儿这个母老虎,自认耸了,所以才掉头就跑。”王锦儿头揽着自家妹子的肩头,开玩笑。

“滚,一边去。”王锦儿佯装生气道。

“哎呀,生气了!”王锦城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