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八章:针锋相对1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404 2016-10-25 17:13:34

  看蓝谨修的架势,是不打算让她去第二座山。

若水翻身下马。

打不过,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催眠夜对着这人也没有作用!她现在该怎么做,才能把眼前这个拦路石,不动声色的移走?

面对这样的情况,饶是一贯以处变不惊,冷静理性著称的她也不免崩溃。

蓝谨修,你大爷!

新中国伟大的领导曾经说过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不求大胜,只求骚扰,积小胜为大胜,可是他没有教打不赢也跑不赢该怎么办?

“在你前面一步之远的地方有一颗大树,若是在不停下,脑袋长包,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蓝谨修抬眼看着若水,好心提醒道。

“靠,你是在开我玩笑?为何要在一步之远的地方,才提醒?”“砰”的一声,响起,若水捂着受伤的额头,横眉冷竖的朝着蓝谨修瞪过去。

蓝谨修一个起身,轻飘飘地落在地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若水温声道:“我叫了你几声,都没反应,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怪谁。”

若水气的跺了跺脚,极度愤怒的眸子狠狠地挖了一眼,靠在树边席地而坐的蓝谨修,若是每一个人都有灾星的话,那么眼前这个人渣,绝对是她的劫难!气冲冲几步走到他面前,低头俯视:“说,你为什么总是喜欢变着方的针对我?前前后后都想一下,我也没对你做过啥伤天害理的事,可什么你就像一块怎么甩都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一样缠着我?说出不出原因。你让我不好过,我也让你不好过。”

蓝谨修再次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只要答应嫁入蓝谨王府,我就放过你,怎么还问,如果不是我说话方式有错,那就是你的理解有问题。”

“蓝谨修,你混蛋,我不是早跟你说过的了吗,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怎么就是听不懂了呢!看看我身上那一点吸引你,我改还不行?”若水一鼓作气的吐出一长串话,凑近蓝谨修,板正他的头,正对着自己。

蓝谨修不动声色的由她摆布,目光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气的快要跳脚的女子。

“虽然我长得还算漂亮,可是天下比我漂亮的人多了去,为啥你一个大名鼎鼎,百战不殆的大将军,眼界只有芝麻般大小呢!”若水将蓝谨修的头,一百二十度的转了一个遍,让他好好看清楚。

“其实不用看,你也跟白菜没啥区别。”蓝谨修目光从那两座凸起之地,不自然的别开,声音依旧不咸不淡。

这一句话落,气的若水抬头望了大半天的天空,世上还有比这更打击人的话?答案,没有!忍住脾气,拍了拍蓝谨修的胸膛:“兄弟,你总结的确实不错,所以,你是不是打算把目标从我身上移开,就此不在停留?”

“现在一想……”蓝谨修挑了挑眉。

若水迫不及待的打断他的话:“怎样,是不是就此放过我。”

“我常年征战在外,要是娶一个天仙回家,夜长梦多,不免会担心,可是娶一个像你这种清汤寡水,如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白菜一样廉价又不突出的女人,就不会担心被人给惦记。”蓝谨修道。

若水咬了咬牙,风中凌乱了。

感情不是因为她有魅力,而是放在家里,放心。

“知道通常喜欢光顾白菜地的是什么?”若水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什么?”蓝谨修微微动了动唇。

“猪啊!”若水大吼道。

白菜被猪给拱了?蓝谨修愣了愣神,这女人还真是够嘴损的!

“蓝谨修你的思想有问题!”若水一脸很严肃,朝着他道。

“怎样?”

“举例说明一下,两个人要是在一起,必须要两情相悦,情投意合才过的幸福长久,”若水目光一转,见蓝谨修优雅第坐在那里,就连地上倒影的影子也是华丽雅致,她忽然觉得这个人是因为不懂情爱,才这样盯着她不放的,若是他明白了,事情就圆满解决了,如此一想,她“啵的”一声,在蓝谨修的脸颊重重的亲了一口,义正言辞道:“有没有什么感觉?或者心跳加速之类的。”

“……没有。”蓝谨修看着地面,反应有些迟钝。

若水一听,心中大喜,急忙拿着他的手放在脸上、身上:“这样,这样也没有?”

蓝谨修神色如常道:“没有!”

“哈哈……看到没有,这就是不爱的原因,我告诉你,当你爱上一个人时,她随意一个动作甚至是一瞥一笑,都能让对方搅起深浅不一的漩涡,”若水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情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难以自拔的东西,你赶快出去找一找,说不定很快就能遇到。”

“可要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怎么办?又或者只是一厢情愿,该如何自处?”蓝谨修眯了眯眼睛。

有喜欢的人!

我的天,从来没有因为一句话如此高兴过。

蓝谨修不愧是云川拔尖的才子,总算没有白白浪费她的开解。

“名花虽有主,锄头更无情。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兄弟你看看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试问咱云川还有谁能与你争锋?”若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建议我动手抢。”蓝谨修似笑非笑道。

若水激动的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噢!”蓝谨修看着眉开眼笑的若水,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呵呵……不枉费我说得口沫横飞,总算是明白了。”若水傻笑两声,当下哼着歌,迈着欢快的步伐,转身就要朝前走去。

一个石子掠过。

若水踏着还没有迈出的右脚,被定格在原地。

怎么回事,咋突然就不能动了?脑中一清,若水破口大骂:“靠,蓝谨修你玩我!”

“我准你离开?”蓝谨修看着她笑了笑。

若水心中那个憋屈到底极点,她怎么忘了,蓝谨修那个人渣,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黑心狐狸!

“这种动作确实不是很美观,也不是很舒服。”蓝谨修步伐不紧不慢走到她身边,上下打量一番后,评判道。

若水道:“蓝谨修我要挖了你家祖坟!”

“去吧!前些日子我正惆怅要给我家那些死去的前辈们,换一块位置,既然你如此热衷,那此事就交给你了,反正天下的风水宝地,你们白家也有不少,尽管挪,我不介意。”蓝谨修道。

“你母亲当年生你的时候,一定撞过邪。”不然,怎会生出一个害人不浅的人渣,若水心中一阵恶寒。

“邪撞没撞到我不知道,人倒是撞过,而且那个人还不是别人,正是白老爷子。”蓝谨修扬了扬眉,不露声色的完美回击。

若水咬了咬牙,提醒自己要沉住气,这样耗下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看着眼前表情多变的女子,蓝谨修目光充满柔和,黑发之下冷硬的脸庞居然带着一丝丝柔和的美感,纤薄的嘴唇微微一扬,带着一抹奇异的弧度。

沙沙地风吹过郁郁葱葱的灌木丛,携带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笼罩着整个天地,浓郁且清雅的花香在他们彼此之间回荡,一点一点渗透各自鼻息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