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七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8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000 2016-10-24 22:51:18

  “……啊!”

“伤了罗绯然,她竟然伤了罗绯然!”

“天,那可是太后最疼爱的侄女……”

那些原本抱着看好戏的女子们,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霎时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彻响四周。

若水冷眼一扫,冰冷的黑眸所过之处,原本尖叫的人们一个个住了嘴,身子不停的打颤,好似怕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要想报仇的话,随时恭候。”深深地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罗绯然后,也不废话,冷冷地扔下这句话,直接挥袖而去。

突然的变故,让那些养在深闺中没见过这些场面的千金小姐,一个个……

战战兢兢,毛骨悚然。

“主子,白小姐也太彪悍了!真不愧是雪姬的女儿,还好她没有丧失理智杀了罗绯然,不然的话,太后娘娘那里恐怕会,不好交代。”一直和蓝谨修在远处观看的姚千树,忍不住惊叹道。

“皇宫的亲情向来是薄如蝉翼,只要是没弄出人命,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倒是,白若水身边突然多了那么多老皇帝身边的影卫,此事定不简单,”蓝谨修眉头皱了皱,朝着姚千树命令道:“你从现在起,秘密潜伏在那些人身后,看看老皇帝到底打得什么注意。”

“是!”姚千树道。

……

早膳过后。

三月三,皇家狩猎正式开始。

皇帝一声令下,呜呜的号角声彻响天地,惊得树上的鸟儿纷纷惊慌失措的飞离,顿时以蓝谨修和风擢沉,太子为首的各路人马霎时纵马朝着林中而去。

若水骑着一匹枣红马,慢悠悠跟在队伍的最后,黑眸的余光扫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影卫,嘴角缓缓勾起一抹轻视,想要跟着,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

“驾…” 刹那间,枣红马仿佛腾空而起,疾驰如飞的消失在七八个藏身于暗处的影卫眼前。

“糟了,跟丢了。”藏在暗处的影卫,忍不住焦急道。

“乱吼什么,赶紧给我追。”

“是!”

……

若水一路纵马沿着与风擢沉约定的方向而去。

“喂,白若水。”站在岔路口的王美云和王美绮两姐妹,抱着一只被箭射伤的兔子,神色焦急的朝着纵马而来的她,喊道。

“干嘛!”看着抱着兔子的两人,若水停下马问道。

“有没有伤药,这只兔子受伤了。”王美云碍于手中的兔子正在不停的流血,当即选择放下身段,朝着她问道。

若水看着地上一只沾着血的弓箭,再看看她们手中的兔子不停的喊痛后,便什么也没有说的,将怀中的伤药扔给两人。

接过药瓶的王美绮,一脸感谢道:“谢了,白若水!”

“不用!”淡淡地扔下两个字,便不再过多的停留。

“哎,听说里面很危……”王美云那个“险”字,还没有脱出后,便意思到有些尴尬,但是一想到若水第一次来这里,对于路线一定不熟悉,怕她遇到凶猛的野兽想,当即把个人恩怨抛到脑后,大声的提醒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去第二座山,找死?”

若水回看了一眼,这才发现王美云脸上泛起了不好意思的红晕,嘴角微微轻扬,王美云和罗绯然虽然但同样刁蛮,可至少王美云心善!这也是她那天,为什么不愿意真正伤害她的原因。

“知道了,啰嗦!”若水用着手背挥了挥手,继续策马向前,眼眸微微眯了眯,流风等她!

“知道了还去?你疯了?”两姐妹异口同声道。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两姐妹美丽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相信,这个人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的女孩。

“别担心,有人在等我。”若水见这两人着实可爱,当下扔下这句话,加快赶马,进入第二座山林。

“谁担心你了,自作多情……”王美云大声的反驳道,可是在话还没有落完的时候,前面那道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丛林中。

沿着这林间笔直的大路行了一段时间,眼前的景色骤然一变,奇花树木映入眼帘,令人目不暇接,两旁原本杂乱品种的树木全都变成了粗壮、高耸的不知名的乔木。

高高挺立,郁郁葱葱,如同一把利剑,直插天空,穿进云霄。

“嗖”的一声响起,在若水身边不远处,一只獐子应声而倒,而原本那只黑色箭却还是没有停下,直到硬生生穿过两颗大树,深深落在第三颗树上。

一切不过转瞬之间。

若水见状,目光移向射箭之人,确发现来人不是被人,正在跟她分开不久的蓝谨修,微微点了点头后,不敢过多的停留。

“第二座山,时常有比较凶猛的野兽出入,你还是不要进入,比较好!”蓝谨修驾马横在马路中间,清远的目光从箭身子转移到她的身上。

冷冷地望着多管闲事的蓝谨修,若水收了收马绳,语气极为不友善道:“你管我!”

“白老爷子把你交托给我,自然,你归我管。”蓝修说的大义凛然。

靠,这是要拦路的节奏啊!若水微微锁眉,旋即调转马头:“噢,那我改道。”

“等一下,你难道要两手空空去打猎?”说着就把身上的弓扔给了她,道:“既然进来了,就应该遵守规则。”

“又没人规定,进来的人必须打到猎物。”若水接过弓箭,箭头对准他,语气充满威胁道:“听说你的身手很好,要是拿来当活靶子,一点会很有趣。”

“呵呵……不妨试一试。”瞧着若水眼中的危险,蓝谨修双眼带着邪肆却充满严谨的光泽,深黑色长发,在风中放肆飞扬,他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马上,却说不出霸气,仿佛天生的王者般。

那种淡淡地语气,好似携带了某种心有成竹的气息,宛如对于即将要发生的时,在已预料般淡然。

“算了,你的弓很重,我不想浪费力气。”若水收回弓箭,瘪了瘪嘴,蓝谨修绝对不是一个善茬,在没有必胜把握下,动手是最蠢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