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五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6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210 2016-10-23 20:56:08

  若水朝着姚千树竖了一个中指:“你说,蓝谨修那个人渣,会不会因为你的忠心,多给你发一个子。”

姚千树刚想说话,便看见了站在白若水身后黑着脸的蓝谨修,身子一颤,但碍于自家主子示意继续,咬着牙道:“不会。”

“这样算来,你多不划算,反正那家伙还没有来,不如趁这个时间,我们早去早回。”若水继续锲而不舍引诱道。

“太冒险了……你并不了解那苍龙神庙的可怕,你还是在这里等主子吧,万一出了啥差错,我可承担不起责任。”姚千树看了看自家主子,继续硬着头皮道。

“哼,你一口一个主子,而你主人恐怕现在指不定在跟谁花前月下,那人渣依我看,八成今晚不会来,与其在这里坐着干等,倒不如出去溜达溜达,说不定,那苍龙神庙中藏着什么金银珠宝,足够你翻身做主的财富。”若水再道。

“不管你说什么,奴才也不会心动的。”

“确定 不会心动吗?”

“非常确定!”

“好!既然你要做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去溜达溜达,你应该不会打小报告吧!”若水作势就要走。

“在往前迈一步,我保证你会后悔!”站在若水身后的蓝谨修忽然大喝一声,目光中依稀可以看到几根血丝闪过,这个不安分的女人,叫她在这里等人,不仅想拐走他的手下,竟然还敢骂他。

若水猛地倒退一步,身子随即颤粟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目光转向身后的蓝谨修,笑着问道:“你来了多久了,怎么也不吱个声,还好我向来胆子大,不至于被吓死。”

“苍龙神庙,不是你可以去的地方,最好别打私自跑去那里的注意,要是被我一旦知晓,定饶不了你!”风擢沉的目光盯着她,声音很严肃的警告道。

“不过就是一座建立再深山里的寺庙,其实现在想一想,也没什么还看得,你说不准我去,那我不去就是了。”若水很是认真道,只是那不停转动的眼珠子,出卖了她的口不对心。

“你说的话,可信度很低,为了避免你出尔反尔,”蓝谨修拿出一个赤红色的脚链,扔给她,道:“把这个戴在脚上,我便相信。”

“这是什么,软绵绵的,好像活的一样。”若水接过红禾的脚链,拿在手中仔细观看,全身都是红色,摸上去很软很滑,就像婴儿的肌肤般,如果不是这条链子上挂着很多不规则的蓝宝石,她一定会以为这是某种未曾见过的蛇类。

姚千树打了一个冷颤,主子呀,主子!你真是太腹黑了,要知道戴上赤练追影镯的人,就等于随时随地被监控的一丝不漏。

离谨修瞥了一眼,茫然的若水,道:“戴上后便告诉你。”

“依我还是算了!这东西一看就是宝贝,肯定很值钱,我就是一个俗人,你还是收回吧,苍龙神庙我保证,一定不会去。”明明就是一条手链,而他们却说是镯子,其中肯定没那么简单,为了安全起见,果断选择把东西硬塞回他的手中,拍着胸脯保证道。

“对你的保证,我很难放心,除非……”蓝谨修看着她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

“你画画的手法别具一格。”蓝谨修缓缓地道。

“所以。”一股很不好的预感,猛地向她笼罩而来,熬了一会,她望着蓝谨修问道:“是怎样?”

“为我画一幅画。”蓝谨修扔下这句话,转身向着马车里而去,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嘴角微微扬了扬。

若水白了他的背影一眼,但一想到自己有求于他,原本略带不爽的眼睛,重新归于平静:“可以是可以,但要是我画的不好,你可不要怪我。”

“看情况。”蓝谨修坐下,目光转向她,似笑非笑道。

若水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但旋即压了下去,走上马车,拿起毛笔,看着凝固在一团的墨,愣是大半天的都没有动。

蓝谨修瞥了一眼她,忍不住地摇了摇头,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这丫头不会研磨,从而画手链和现在握笔的姿势就可以清楚判断。

“在盛放水的水盂中,取一小铜勺水放入墨床,手握墨锭,将墨锭在砚堂画圆圈研磨,研磨浓了之后,可以再加一勺水继续磨浓。如果还要更多墨汁,则可以将前面磨浓的墨汁先用墨锭直接推到砚池之中,然后重复前面的研磨方法,切近要一气呵成,免得多做无用之功。”蓝谨修看着她,叮嘱道。

研磨要加水!这么简单的问题,她怎么没有想到,若水听闻,立马取了一勺水,放在墨床,按照他说的做。

一圈,两圈,三圈……七八十圈以后,原本分离的水墨,逐渐的融合起来,却没有想到,“啪”的一声,墨锭,断了!

若水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一幕,张了张嘴:“断了!”

蓝谨修看了她一眼:“我知道断了,用不着你提醒。”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刚才一直很用心做的,是你东西质量不好,不能怪我。”若水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

“动作太粗鲁,且用力不均匀,磨墨之法,重按轻推,远行近折,把这个清洗掉,重来。”蓝谨修揉了揉太阳穴,看起来很累的样子,而那紧促的眉心,好像透着看不懂也看不透的疲劳。

“可是,已经拿不起来了。”若水看着因为她,没有及时把墨锭拿出来,造成了两者粘连在一起。

“手镯在桌子上,自己戴上。”蓝谨修道。

若水对着他讪讪地大笑:“兄弟,我这是第一次做这个,变成这个样子,真的很情有可原。”

蓝谨修斜了她一眼:“刚才我不是把方法都给你说了,如此简单的一件事你都搞不定,白白浪费了我说话的时间,反正画画和戴手镯,两者之间,你任选一个。”

若水鼓着腮帮子,瞪着他,怪不得人们说他是修罗大将军,果然没错,如此不近人情的家伙,怎么就取了一个如此好听的名字,干脆将蓝谨修改命为,蓝冷血得了。

“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服气呀!”看着若水生气的脸庞,原本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下,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稀稀疏疏迷人的色泽。

不是不服气,那是相当的不服气!可是她不敢说,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他的脸,脸带笑意道:“没有,一点都没有不服气!”

“既然如此,那你就开始吧。”蓝谨修说完就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