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六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7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987 2016-10-23 20:59:01

  看着他闭了眼睛,若水正大光明的瞪了一眼这个独断的人,然后看着已经变干的墨汁,深吸了一口气,加了一点水,吸取了上一次经验过后,再次拿起那半截没有被粘在一起的墨锭,重新动作轻柔的研磨。

可是墨汁的问题是解决了,但笔却成了一大发麻,在扔掉无数张纸以后,若水果断的折断笔头,用匕首将毛笔改造成铅笔的样子,便很认真的画着蓝谨修的模样。

眼睛不对称,扔!

鼻子歪了,扔!

画的很猥琐,扔。

……

第二天清早。

“白若水,请问这就是你熬了一个晚上,画出来的东西?”蓝谨修看着一张画着乌龟下蛋和写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的白纸,眼带冷意的质问道。

“奇怪,这一张我不是扔了吗?怎么就出现在你手中?”若水头脑一清,眼睛瞪着大大的,忽然向着蓝谨修扑去。

“想毁灭证据?”蓝谨修将画举得高高的,黑眸喷火道。

若水低走头,非常委屈的说了一句;“什么是证据,你别乱猜好不好,早就跟你说过我画的不好,是你自己为难我的。”

“即使是那样,可……那也,用不着画一只正在下蛋的乌龟呀!”蓝谨修咬牙切齿道。

“那不是,这才是我给你画的画。”若水从桌子上拿出自己画了大半晚上,认为很是满意的一张画。

蓝谨修接过一看,忍不住嘴角狂抽,过了片刻,才将画转过面,旋即大笑道:“我只看到了一坨,被口水染过的痕迹。”

看着原本画着蓝谨修鼻子眼睛的部位,此刻全部被她的口水,染成了黑黑的一坨,唰了一下,脸从脖子红到了头顶,立即把画揉成一团,健步如飞般的跑下来了马车。

苍天啊!

大地啊!

这回脸可丢大了!

“你们看,你不是白若水吗?她怎么从蓝世子的马车里跑出来了?”

“哎呀!还真是她。”

“大清早的从蓝世子马车中,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一定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名身穿华丽衣服的女子,似乎是这群人的领头人,她听得大伙的窃窃私语,不由的娇嗔一声:“出自经商之门的女子,自古以来有那个不是狐媚子,看她那脸颊上的红晕,指不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可是蓝世子是出了名的凉薄,能被一个黄毛丫头迷惑吗?”一个少女犹豫了一下,有点怀疑道。

“与其在这里瞎猜,去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其中一个女之提议道。

“对,去问一下。”几位女子纷纷附议道。

“绯然妹妹,你觉得怎样?”衣着华丽的女子,目光转向身边,一直未曾说话的罗绯然。

话音一落,刚才那几位女子,同时想起太后的侄女绯然,一直都还没有发话,所以,再次齐齐询问道:“依你看,我们要过去问一问?”

“当然要问,而且要好好问一问。”罗绯然闻言目光一凝,手中的美人扇,被她捏的不成样子。

这边正在在踢着树,沉迷在发泄中的若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在身后正走来一大群莺莺燕燕来找茬的人。

“呵呵……姿色平平,前后不分的,怎么就好意思走在太阳底下,难道不怕太阳被你吓怕!”尖酸刻薄的话,忽然从若水身后传来。

若水目光扫向身后那一道道来者不善的人群,皱了皱眉,除了太后侄女罗绯然,别的一个也不认识。

杀气滚滚,极不友善!看着她们着阵势,是要集体讨伐她。

若水目光看向她们身后:“蓝世子,你好!”

话音才刚落,那群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女子,全部统一的向后看去。

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机智,不然一下之应付这么多怕是有点扛不住,耸了耸肩,转身就走。

“站在。”

“丑八怪,你给我站在!”

“好你个丑八怪,我还没有找你麻烦,就开始耍人,是不想活了?”罗绯然朝着身边的女子,挥了挥手:“姐妹们,给我包围她。”

“是!”一声命令后,在她身后的跟班立马将若水团团围住。

“白若水,我警告你,以后离我的蓝世子远一点。”罗绯然冷声冷气地说道。

“你不说我也会远离它他的。”若水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声,心想为了她继续潜伏的计划,这场飞来横祸能避则避。

“呵呵……看不出来你倒是还蛮识相,方才为何会从蓝世子马车里慌慌张张的跑出来,是不是就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罗绯然冷笑两声,一副大姐大模样皮笑容不笑的冲着她盘问道。

靠!她以她是谁,竟敢如此尖酸刻薄的盘问自己,若是放在前世的话,早已是一具死尸,若是叹了一口气,这真是给脸不要脸的节奏啊……

“其实仔细一看,你和蓝谨修完全属于天生一对的那一种,不过,就你现在这副模样,你比他还要令人倒胃口。”嘴角缓缓勾起一抹讽刺,黑眸中蕴藏着风雨欲来的冷冽。

原本还一脸笑意的罗绯然,在听到若水的先捧后讽的话以后,脸颊上的笑意立马收回,一个低贱的商户之女,竟敢爬到她头上,大庭广众的讽刺于她,当下一股怒火冲天而起。

抬手就朝着若水的脸招呼而去,一边怒声道:“你那是什么口气,居然敢用那种口气对着本小姐,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昨天在宴会之上已经忍你很久了,今天再不动手给你一点教训,我就不姓罗。”

劈头盖脸的巴掌,夹着着破风般的呼啸声,冲着若水的脸急速挥下。

“打,使劲打……”

“罗小姐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的病秧子,”

“一个低贱的商户之女见到罗小姐不行礼就算了,竟然还敢顶嘴,实在是讨打。”

一时间叫好的声音,如海般汹涌澎湃,霎时间在这方天地激烈的炸开。

“能打我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没出生,你好大的胆子!”若水当下脸色阴沉,手如闪电般截住即将要挥下来的手,扬起冰封一般的小脸,乌黑分明的眼眸中,凝固了一股低寒的杀意。

“呵……手劲不错,但是你也别忘了,我罗绯然是云川女子中,公认的打架第一高手,就你这点银灰之力,也想与皓月争锋。”罗绯然不屑道。

“需要跟我比试一下吗?”若水松开握着她的手,语气淡淡地道,但是眼眸中却是泛着不屑的光泽,

“你不配!”

“世上没有配不配,只有行与不行,罗绯然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当心那天会不小心,一命呜呼哀哉也说不定。”

“你竟敢危险我!”

“不是威胁,而是陈述事实。”若水眼角微勾,在罗绯然的耳边森冷低语道:“你很喜欢蓝谨修吧,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在听到有关蓝谨修那三个字以后,罗绯然睁大着眼睛,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旋即急忙问道。

“蓝谨修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如水般女子,就你这副泼妇模样,他是看不上你的,识相的,赶快离开此地,他就在马车里,趁着他还没有出来,嘿嘿……尽有可能的保住你,千金小姐的高贵姿态。最后警告你一句,别再来招惹我,不然你不是完璧这件事,恐怕会瞒不住!”若水的声音极小,小到只有她和罗绯然两人知晓。

“你……”听完这番话,罗绯然的脸色骤然惨白,一直以来,白若水在她眼中,就只是一个卑贱如泥,扶不上墙的病秧子,虽说刚才那口口声声的反驳,很出意料,但此刻听完那小到只要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后,才发现那从心底对白若水的轻视有多可笑。

三年前被人**的事,原以为只有她一人知晓,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并不起眼的病秧子,竟然会知道。

她,简直太可怕了!

她,可怕到让人胆寒的地步。

那一刻,眼前的白若水,让她联想到了,蛟蟒若遂凌云志,俯瞰九州撼苍穹。

“是不是很吃惊,不过你也别太担心,那个人是三皇子的事,只要你以后离我远远地,那么便不会东窗事发。”若水后退一步,眼神淡漠的盯着已经木乃的罗绯然,一字一句,缓缓地道。

“白若水,你……”罗绯然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

“砰。”只听一声大响,刚才还盛气凌人的罗绯然,在所有人都还未曾看清时,突然从原来的位置重重的倒在了,离刚才站立的位置足足十米远的位置。

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那怕是没有学过武功的人都知道,那是骨头断了的声音。

“你是什么东西,我的名字你也配提。”若水双眼一凛,冰冷的声音带着令人心惊胆战的肆虐。

也该,时候杀鸡给猴看了!

她从来都遵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处事原则,今天就是让那些潜伏在暗处的人,看一看,她白若水,可不是吃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